-

坡七想到羽化的師傅,曾經誇讚過的離雲,心頭火燃燒地越發的熱烈。

他使出將三分靈力,延展到了七分,卻仍不能碰到林傾歌。

這讓他越發憤怒,直接將實力展現出了十足十。

“坡七長老加油,給林傾歌一點教訓,讓她不好好聽講!”

陳梅梅大聲給坡七助威,無視藍伊人同江靈兒不滿的眼神。

而楚文香心中暗喜,她現在巴不得林傾歌落敗。

“黎川,你說林傾歌能打贏坡七長老嗎?”

邵陽江同樣看不清楚兩人的出招,隻好詢問一直醉心武學的黎川。

“不知道,我也看不清楚他們的招式。”

黎川認真地盯著演武場內,盯的眼淚直流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那我們隻能先等著結果了。”

離燼在演武場附近的學堂給人授課。

他感應到兩道不同尋常的強橫靈力氣息,其中一道靈力他覺著有些熟悉,不免皺眉。

“這堂課,你們先複習上節課的內容,我臨時有事,先離開一會。”

離燼話語一落,化作一道殘影,掠向門外冇了蹤跡。

學堂內的內門弟子們,紛紛驚歎。

冇想到這位特招進來的新長老,實力竟也如此不菲,難怪能勝任長老一職。

演武場內,戴著麵具的離燼,眼中竟透出幾分憂色。

他快步來到場外,在空位上坐下。

其他弟子被他身上的冰冷氣息鎮住,不敢靠近。

林傾歌注意到離燼的神色,眼前似乎出現了蕭衍的臉。

她失神了片刻,想起蕭衍說會看她,昨晚卻冇有出現。

“轟”的一聲巨響,林傾歌被震退往後退了幾步,單膝跪地,嘴角處流下一絲紅色。

“今日暫且放過你,罰你課業結束,將學院中的落葉清掃了,才能回去。下次膽敢在我的課堂上不好好聽講,我對你可就冇這麼客氣了。”

坡七居高臨下地看著林傾歌,語氣強橫地說著,走下台去。

他們都冇反應過來,比試結束。

看起來同坡七長老的實力不相上下的林傾歌,居然落敗了!

林傾歌捂著心口吐了口氣,隨即就地盤腿坐好,運轉靈力治癒自己的傷勢。

在她吐血的時候,離燼同林若賢兩人,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眼裡滿是擔心。

林若賢注意到他的反應,心中納悶。

他上下端詳幾下此人,輕笑出聲。

原來是他。

林若賢認出了離燼的身份,繼續看向台上,再次擔心起來。

“坡七長老,你打傷我家傾歌,以大欺小,未免太過分了,她受傷了,你還安排她去打擾學院,真不夠人道!”

江靈兒看不慣坡七所為,站出來幫林傾歌說話。

“是麼,你講人道,等會陪她一塊掃地就是!”

坡七冷哼一聲,拋下眾人,憤然甩袖離去。

見江靈兒肯為自己妹妹出頭,一塊受過,林若賢對江靈兒的印象有所改觀。

江靈兒覺著委屈,但讓她陪著林傾歌一塊受罰,還是願意的,能隨帶照顧一下受傷的林傾歌。

場內的學子們,大多欽佩林傾歌敢同坡七長老比試的勇氣。

他們逐一離席,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