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院長,尋找離雲的事,還得從長計議。”

梁老走到滄溟院長的身旁,同他一塊夜觀天象。

“嗯,梁老所言甚是,你看,那是歌雲的命星,之前還黯淡無光,現在竟有了光亮。”

滄溟指著一顆閃爍的光芒最為耀眼的星星說著。

“當年,我們之中,她一直耀眼。”

梁老釋然地笑著,想到了部分過往。

滄溟聽著他的話,心緒難平。

“對了,閔行山長老剛剛回來,他現在又去了後山閉關。”

梁老剛想起來,隨即說道。

“由他去吧,我們之中,唯有他,其實最看不開了。”

他們兩人互相笑笑,笑意中藏著兩人其他的心思。

學子獨立庭院中。

林傾歌望著屬於自己的命星,在夜空中閃閃發光。

她忽然想到了幾百年前,自己剛來到這裡時,這裡還是一片荒蕪的山地。

她再往下想,卻怎麼都想不起來了,索性回去睡覺。

次日清晨,藍伊人風風火火地闖進林傾歌的房內。

“傾歌,完了,今天是梁老的煉藥課目,我緊張!”

林傾歌剛收拾好,換上合身的淺藍色院服,反將她清冷的魅力完全地襯托出來,讓人不敢直視她的美。

“緊張什麼,有我在,不會讓你掛科的。”

林傾歌簡單地給自己梳了個雲鬢。

“傾歌,我……”

門外,又衝進來一個人,此人是江靈兒,同樣也對煉藥一事緊張,將想法說了。

“你名醫世家,煉藥對你來說,不難吧?”

林傾歌平靜地直視著她一眼,將梳子放下。

“嗚嗚嗚,傾歌,我爹平時勸我煉藥,我都偷懶來著。”

江靈兒哭喪著臉說著,期待地望著她。

林傾歌頓覺頭疼,扶額無語。

“罷了,到時候再說吧。”

她們三人一同來到了專門供學子煉藥的藥閣。

藥閣處絕大多數珍稀草藥的庫存很多。

學子們都早早來到了藥閣,選好了自己覺得煉藥能用的稱手的丹爐。

這些大小不一的丹爐,還是能夠將靈力轉化為靈火用來煉藥的靈器。

據說,這些丹爐,還是幾百年前一位煉藥大能,心血來潮時,隨手將它們煉成了靈器。

學子們熱烈地討論著關於這些大能的厲害之處。

林傾歌她們來得晚了,隻剩下小的可憐的丹爐。

眼看江靈兒又要急哭,林傾歌剛想開口,就看到自家哥哥林若賢笑意柔柔地走了過來。

“江靈兒,冇拿到大點的丹爐就哭,真冇出息。”

林若賢毫不留情地說著。

江靈兒冷哼一聲,冇有搭理他。

“妹妹,我這偷偷留了幾箇中等的丹爐,和你換換好了。”

林若賢說著這話的時候,卻忍不住偷瞄幾下江靈兒,看她的反應。

“哥哥,煉出好的靈藥的關鍵,不在於丹爐的大小,你先回去吧,我們不換。”

林傾歌看出兩人不對勁,笑著拒絕了他。

“傾歌,這……”

藍伊人有些心急了,她想換,但又不好意思開口。

這時候,梁老摸著下巴的長鬚,咳嗽了兩聲,笑容滿麵地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