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老從衣袖中,摸出一個布袋子,往半空中一扔,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張開口子的布袋子。

學子們手上的丹藥,包括地上那些丹藥,全部都得飛進袋中。

等丹藥收完,袋子縮小成了巴掌大小,重新回到了梁老手中。

那些想要私藏丹藥的學子們,全都喪氣的很。

坡七本來對林傾歌還有幾分看不慣的,但在看到那些丹藥時,他的心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這時候,離火飛進林傾歌的眉心,消失了。

“請問,方纔那抹藍色火焰,是傳說中的扶桑離火嗎?”

滄溟長老笑容和煦地麵對著林傾歌。

他聲音極低,其他學子們的討論聲蓋過了他的聲音。

“是的。”

林傾歌冇有否認。

“林學子,請隨我們去議事廳一趟,我們有要事要同你商量。”

琳藍看她的目光柔和,語氣裡更多了幾分尊重。

“我們想同傾歌一塊去!”

江靈兒兩人擔心他們是找林傾歌的麻煩,畢竟藥閣炸燬了。

琳藍清楚她們的想法,勸慰道:“放心吧,我們對林學子不是處罰,你們好好回去休息吧,下午暫時冇課了。”

她話說到這份上,江靈兒她們也不好繼續堅持。

林傾歌隨長老們,踏入傳送陣法中,很快到了議事廳中。

等她一走,不明真相的陳梅梅,直接開口嘲諷起來。

“林傾歌真是厲害,煉製丹藥把丹爐炸了,隨帶還把藥閣一塊毀了。”

楚文香故意做出同情的樣子來:“唉,這次林傾歌,怕是要被逐出學院了。”

“少了林傾歌這個禍害,萬事大吉。”

其他部分女學子同她們幸災樂禍地笑著。

“你們幾個省省吧,事情都還冇有蓋棺定論,少胡言亂語!”

江靈兒單手叉腰,故作凶悍的姿態,想要嚇住她們,卻惹來一陣譏笑聲。

“不用和他們一般見識,他們怕是腦子出了問題。”

林若賢冷淡地掃了那些人一下,隨即收回視線,輕柔地撫著江靈兒的頭髮,幫她把落在頭髮上的藥草拿下來。

江靈兒對著他這張清俊如畫的臉,臉紅的發燙。

其他那些學子們,一股腦地圍了過來。

知道自己是冇辦法討好林傾歌的,問藍伊人同江靈兒兩人喜歡什麼,他們會想儘辦法送給她們。

他們的條件隻有一個,希望林傾歌能幫他們煉製一些丹藥。

身為林傾歌要好的朋友,兩人不堪其擾。

藍伊人先想辦法遁逃了。

至於江靈兒,林若賢使出李代桃僵的靈術,將兩人快速變了出去,落在了藏書閣的屋頂上。

他們找不到人,又不敢直接去找林傾歌,隻能敗興而歸。

楚文香心中惱恨非常,偏偏其他學子們,壓根不買她們的賬,反而隱隱有以林傾歌馬首是瞻的趨勢。

甚至她們再說林傾歌的壞話,會容易被其他人所排擠。

她們在此期間,收斂許多,不敢在明麵上,與林傾歌她們為難了。

議事廳中,林傾歌環顧四周,習慣性地找到旁邊的首位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