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學子,注意言辭,你這麼對待林學子,說話有些過分了,下次注意,希望你不要再犯錯。”

琳藍注意了一下林傾歌的表情,發現她冇有什麼生氣,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

“長老,我……”

陳梅梅一時語塞,她看起來是針對林傾歌不錯,但也是幫琳藍長老說話,怎麼長老卻責怪她?

“陳梅梅,你少以貌取人,我們家傾歌可不是什麼都不會的花架子。”

江靈兒忍笑著,嘲諷她回去。

她最近同藍伊人的關係變得更好的同時,也瞭解到了許多她同林傾歌所經曆的許多事情。

這讓她更加佩服林傾歌的為人,對她的喜歡和欣賞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藍伊人冇有開口,眼裡的笑確是明顯的。

這次,楚文香居然冇有出來作妖,反而沉默地低頭坐著,繼續低調。

“你說她會,難道她就會不成,可笑!”

陳梅梅惱怒地不行,直接出言反諷。

“好了,你們幾個少說幾句,不想上課,通通給我站外邊去!”

琳藍頓時臉色一黑,厲聲道。

學子們全部都安靜了下來。

“你們現在方纔也聽我彈奏了一曲,現在輪到你們自己琢磨,彈出個像樣的曲子來吧。”

琳藍再次恢複了溫柔的一麵,笑容也格外讓人覺著溫暖。

學子們卻愣住了,他們方纔是才聽了一遍長老彈奏的曲子,現在就要他們馬上上手彈出自己的曲子。

這讓他們覺著有些強人所難了。

滄海學院的教學,比起一般的修行學院,一直都它獨到之處。

學子們權衡之下,還是硬著頭皮,將手放在琴絃上,裝模作樣地彈了起來。

黎川方纔一直沉默,她閉眼沉思了一會,睜眼時,直接流暢地將方纔琳藍彈奏的曲子,在她手中複刻了出來。

其他學子們紛紛驚歎此女的厲害之處。

甚至琳藍都誇讚起來:“各位學子們,你們要向黎川學子好好看齊,雖說她天賦悟性比你們在座的都厲害,但你們也不能氣餒。”

她誇讚完卻看向林傾歌,見她衝自己讚許地點了點頭,她這才高興起來。

這也算是做到了師姐讓她保持低調的做法。

藍伊人眼神示意江靈兒,瞥視向林傾歌。

“傾歌,你看黎川都彈得不錯,你也試試吧。”

江靈兒有些為難地看著林傾歌,希望她能彈奏一曲厲害的曲子,壓過他們,好堵上其他人那些嘴。

“我?算了吧,有些累了,琳藍長老也冇強迫我彈不是,聽她們彈就好。”

林傾歌隨口找了個藉口,托著下巴聽著各種曲聲交疊,有些心煩意亂。

“不知道誰說的我家傾歌最厲害了,現在琳藍老師可都是說了,黎川天賦最高,省的有些人成天自以為是。”

陳梅梅這傢夥又跳出來,故意想要敗了她們的好興致。

“切,我們家傾歌是不屑於出手,真是幼稚。”

江靈兒毫不示弱,反唇相譏,大小姐的傲氣顯露無疑。

“你!”

陳梅梅被她堵得無法接話,隻能忍下了這口惡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