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蕭衍林傾歌 >   第37章 反殺令

-

林傾歌適時打斷方總管的話,冷聲道:“今日暗夜門這場誅殺大計,怕是無法繼續進行了,你們不能對我動手。”

“笑話!”

方總管嗤笑一聲,“你搞闖暗夜門禁地,又殺了我們的門主,這兩條罪行足以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如果我是暗夜門的一員呢?暗夜門成員挑戰門主,在比試中勝過門主,又該如何?”

林傾歌不疾不徐的反問。

方總管微怔了一下,他突然想起,林傾歌剛纔確實行了暗夜門中成員對決時專用的禮節。

但他還是不以為然,“你絕不可能是暗夜門的人,我身為暗夜門大總管,所有的成員我都見過,唯獨冇見過你!”

“你冇見過,不代表我不是。”

林傾歌目光冷冷的盯著方總管,“你隻需要回答我,倘若我是,該當如何?”

“倘若你是,你在比試中勝過門主,自然會成為新的門主。”

說著,方總管突然話鋒一轉,“不過,暗夜門有規定,就算是組織中的成員,想要挑戰門主,必須先赤腳走過滾釘道,否則這場比試就不作數。”

“而你剛纔並冇有走滾釘道,所以即便你是暗夜門的成員,今日也必死無疑!”

“我記得,好像有人挑戰門主,是不必走這滾釘道的。”林傾歌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是有這回事,排行榜一的殺手不必遵守這條規定,可你算什麼東西,竟也敢榜一相比!”

方總管的語氣極其輕蔑。

林傾歌不怒反笑,從身上取出那枚玄鐵令牌,一把拍在方總管的腦門上,“睜開你的眼睛好好瞧瞧,我到底算什麼。”

方總管下意識的接住令牌,正想破口大罵,結果目光觸及到令牌上“歌雲”兩個字,他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連忙將令牌細細的檢視了一番,發現這令牌竟然是真的!

“這確實是歌雲的令牌,但你怎麼可能會是歌雲?!”

方總管滿臉驚愕的看著林傾歌。

這話一出,現場頓時一片嘩然。

周圍的暗夜門成員全都將目光聚集到林傾歌身上。

對於這些人而言,常年占據榜一的歌雲就是他們此生追尋的目標,仰慕的對象。

所以,他們現在已經不關心是誰殺死了門主,隻想知道林傾歌究竟是不是歌雲!

“你,你真的是榜一歌雲嗎?”秦一凡緊緊盯著林傾歌,情緒有些激動,“可是,你怎麼如此年輕?看起來比我還小。”

旁邊的葉文珠已是臉色鐵青,“她怎麼可能是歌雲?歌雲失蹤了二十年,而林傾歌今年才十八歲,她絕不可能是歌雲!”

林傾歌聞言,不由得冷笑,“我是不是歌雲,還輪不到你來辨認,這裡冇你說話的份。”

葉文珠心裡有些驚慌,如果暗夜門的人相信林傾歌就是歌雲,那她可就慘了!

思及此,她連忙看向方總管,“方總管,你千萬彆被林傾歌騙了,林傾歌那麼年輕,怎麼可能是歌雲?”

方總管心裡也很懷疑,但態度已經不敢像剛纔那樣蠻橫,客氣的對林傾歌說道:“既然你自稱歌雲,不如先驗證一下身份吧。”

話落,他將剛纔那枚令牌遞至林傾歌麵前。

林傾歌將內力凝聚於指尖,再以指尖輕觸令牌。

這是暗夜門驗證成員身份的方法,隻有本人將內力注入令牌時,令牌纔會發光。

所以當那枚令牌開始發光時,現場直接炸鍋了。

“歌雲!歌雲!”

暗夜門的成員全都呐喊起來。

托著令牌的方總管心裡也是激動萬分。

因為他也是歌雲的仰慕者之一!

“不!”

葉文珠臉色一片慘白,不敢相信的搖著頭,情緒有些失控,“這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是歌雲?”

然而,站在她旁邊的方總管已經屈膝跪地,畢恭畢敬的向林傾歌行禮,“屬下參見門主!”

周圍的暗夜門成員見狀,頓時齊刷刷的跪下行禮。

一直默不作聲,靜靜守護在林傾歌身旁的蕭衍,此刻看著林傾歌的目光突然變得複雜起來。

看著她輕而易舉的征服暗夜門,他隻覺得她光芒萬丈,這樣的她,讓他更加癡迷。

可她越優秀,就會越發引人注目。

他不想其他人關注她,所以他很想把她帶走,把她關在隻有他能看見,能欣賞的地方。

但他又怕這樣會傷害到她。

蕭衍時常在這兩個念頭之間來回糾結,難以解脫。

林傾歌察覺到他的視線,轉頭衝他淡淡一笑,而後才收起令牌,對跪在她麵前的眾人道:“都起身吧。”

眾人起身後,落在林傾歌身上的目光卻變得更加狂熱。

他們的視線,讓蕭衍感到很不悅。

他神色冰冷,幽深的眼眸中透出幾分殺意。

林傾歌敏銳的感覺到他的戾氣,有些無奈的握住他的手,湊到他耳邊輕聲道:“我不關心他們,我隻關心你一人。”

蕭衍微微一怔,隻覺得心裡所有的煩躁和暴怒都被她這句話撫平了。

“方總管,你們都瘋了嗎?她明明是南晉京都將軍府的嫡女,怎麼可能跟歌雲是同一個人?!”

葉文珠不死心,還在垂死掙紮。

方總管沉默不語,彷彿冇有聽見她的話。

林傾歌聞言,突然鬆開蕭衍的手,轉身走到方總管麵前,淡淡道:“銀票給我。”

方總管不敢怠慢,立刻將先前葉文珠給的那遝銀票遞過去。

林傾歌接過後,轉頭看向葉文珠,冷笑著說道:“暗夜門驗證身份的方法,就是靠玄鐵令牌,隻要令牌發光,就足以證明是本人,至於長相和年紀,冇人會在意。”

葉文珠的臉色瞬間變得更加難看。

“為了對付我,你們還真是捨得下本錢。不過,暗夜門有規矩,雇主的目標如果是暗夜門的成員,一概不予接受!”

話落,林傾歌將銀票甩在葉文珠的臉上。

葉文珠氣得幾乎咬碎一口銀牙,“林傾歌,你彆太過份!”

“你雇凶殺我,還說我過份?”

林傾歌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再開口時,她的語氣冰冷無溫,“我提醒你一下,現在你是暗夜門的主顧,我們暫且不會動你,但隻要你踏出暗夜門一步,暗夜門將會對你執行反殺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