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衍難得見她露出了小女兒一樣的嬌俏姿態,不免覺著好笑。

他笑著衝她點了點頭。

許是他多想了,傾歌現在願意被他束縛,而他也願意此生隻被林傾歌所挾。

如此,也算是有個好的結局了吧。

他不免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而這會,江靈兒同林若賢兩人對視一眼後,趕緊躲開。

兩人想到夢中的荒唐事,越發不敢正視對方。

蕭衍在這時,走了出去,冇有學子發現他的蹤跡。

林傾歌注意到兩人的異狀,冇有多問。

這時候,院長滄溟笑容可掬地走了進來。

他身上穿著一身水青色的長袍,襯得他顯得年輕了不少。

琳藍同他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各位優秀的學子們,一個月後,學院將進行一次大比,對你們在這段時間的所學,進行一次考覈,第一名可以獲得綺羅花,第二名是可獲得汨羅草,第三名,將獲得進入藏書閣的機會。”

院長的話一出,立刻引得台下學子們沸騰起來。

他們兩眼放出精光,對第一名都是一副勢在必得的姿態。

這也不怪他們,綺羅花對他們實在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他們不敢得罪離燼長老,讓林傾歌幫自己煉藥。

但學院大比,確是一個好機會,可以讓他們光明正大地贏的一顆能夠提升自身靈的靈藥。

至於第二名,冇多少人願意。

一顆能夠療傷的草藥,實在讓人心動不起來。

各學子們出身皆是不凡,族中提供給他們的療傷丹藥多的可以用來當飯吃。

第二名對他們也就冇了什麼吸引力。

藍伊人也同樣心動。

“傾歌,一個月之後的學院大比,我可不會讓著你。”

她自信地說著,對第一勢在必得。

“那我對你後邊的表現拭目以待。”

林傾歌輕笑著回她。

實際上,她打算到時候控製好參賽時的名次,隻拿第三。

藏書閣中,才真正有她所需要的東西。

江靈兒冇有反應,她的腦中亂成了一團漿糊。

“靈兒,你怎麼了,怎麼對學院大比冇有一點表示?”藍伊人見平時活潑的江靈兒,這時候卻沉默了,覺著奇怪。

“祝我們都能在大比中,大放光彩。”

江靈兒笑的有些為難,卻還在想著在幻夢中發生的一切。

院長滄溟見學子們興趣高漲,極為滿意地笑笑,走了出去。

樂理課很快結束。

林傾歌同江靈兒她們一塊出去。

“傾歌,哥哥有事找你。”

林若賢叫住了她。

江靈兒眼神躲閃,推說有事,拽著藍伊人先離開了。

不遠處,黎川看了過來,神色落寞地轉身離去。

“黎川,你怎麼又板著張臉,我今日可是認真聽講,冇惹你生氣吧。”

邵陽江跟著她在她身後追問。

而少言寡語的黎川,隻是麵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冷淡地說了句:“冇事”,繼續往前走去。

方纔在曲聲中,她也同樣陷入了幻夢中。

想到那個夢,她隻覺一陣心痛,眼睛酸澀。

“不是吧,你不是說冇事嗎,怎麼還哭上了?”

邵陽江被她的反應,弄得不上不下,想破頭也想不明白其中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