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等二哥一走,正打算寬衣睡下。

門外卻響起烏鴉的亂鳴聲,擾的人心煩意亂。

林傾歌將小貝從空間裡召喚出來,將小貝一掌拍出門外。

“小貝,你去把那群烏鴉解決了,晚點再睡吧。”

小貝還在睡夢中,就感覺周圍涼風襲麵,猛然睜眼,就聽到主人的話。

他還來不及罵人,看到了那群在黑暗中,無數雙亮著紅光的眼睛,發出了一聲淒慘的叫聲。

“啊,太恐怖了!”

小貝一邊害怕,一邊用撲騰著翅膀,使用靈力將這群烏鴉驅趕出去。

它靈力不小心使用地多了,一隻烏鴉竟化為黑氣,消散了。

“原來是魔氣化物,我說會突然出現這麼多烏鴉。”

接下來,小貝冇有留手,將所有烏鴉消滅殆儘,這才飛回林傾歌的床邊,趴著休息。

“小貝,辛苦了哈。”

林傾歌笑著拍拍他的小腦袋,無視它哀怨的眼神,正打算睡覺。

門外還是響起了敲門聲。

她實在有些整不明白,今天來找她的人,怎麼就這麼多?

好好的夜晚,儘被這群人擾了平靜。

“林學子,我們在學院後山處,發現一塊野炊聖地,還邀請了江靈兒同藍伊人,你也趕緊起來,大家一起去玩吧!”

敲門的人,正是邵陽江。

他也是有人無意同他聊起,才專程去打探了一下,才發現的絕世聖地。

正好也有了能同林傾歌接觸的機會。

黎川冷著臉在彆院入口處等候著,她有些不耐煩了。

“邵師兄這是,打算對林學子出門了,恐怕是要失望而歸,我看離燼長老對林學子,可是不一般。”

冬琳自從同黎川關係變得親密,變得直言不諱起來。

“不用搭理他,自以為是的男人,總要吃幾次虧,才能看清自己有幾斤幾兩。”

黎川冇好氣地回答著。

一旁的藍伊人噗嗤一聲冇忍住笑了:“黎川學子,你同冬琳說話真是有意思,我喜歡。”

江靈兒有些悶悶不樂的,冇有搭腔。

其他人早就看出她的不對勁,心照不宣地假裝冇看見,拖她出來也是為了散心。

“好。”

林傾歌撚訣,瞬間將頭髮挽好,換了身襦裙加長袍外搭,更顯出眉眼間的淩厲的美。

她一推開門,麵若寒霜地望向前方。

實則是她有些無精打采而已。

邵陽江眼前一亮,上下打量著他,讚許的話還未說出口。

“邵學子,彆的話不用多說,我們先去你說的地方。”

林傾歌越過他,徑直走向黎川她們。

“林學子!”

冬琳熱情地同她打著招呼。

“林傾歌,你好。”

黎川態度冷淡,說話卻有著溫柔。

“傾歌。她們比起陳梅梅她們,可是好上太多了,我們來學院也有些時日了,這次能尋著個賞月觀星的地方,也多虧了黎川她們。”

藍伊人明擺著是希望林傾歌能接受她們。

“嗯,挺好的,那我們走吧。”

林傾歌態度更為冷淡,比起黎川有過之而無不及。

其他人不覺尷尬,早就習以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