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一行人拋下邵陽江,帶著林傾歌往後山走去。

“你們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居然把我扔下!”

邵陽江憤憤不平地說著,急忙追了上去。

目送著他們離去的背影,黑暗中,走出一批著黑衣的女子,嘴角泛起詭異的笑容。

“林傾歌,這次,你們死定了。”

黑衣女子轉身欲走,身上纏繞的黑氣,越發濃烈。

“梅……梅梅,是你嗎?”

楚文香聲音顫抖地叫出了聲,她眼裡全是不可置信,陳梅梅竟然沾染上了魔氣!

“文香,是我。”

陳梅梅雙目紅光閃爍,笑著同她對視著,麵對著她的楚文香一時間神色恍惚,變得癡傻。

“聽話,快點回去睡覺吧。”

她的聲音帶著幾分蠱惑的意味。

楚文香聽著她的聲音,竟眼神空洞,宛若木偶般走回了自己的房間睡下。

“你放心,今夜的事情過去,他們全死了,你就會變成這所學院中的最強學子,長老們會花儘心思,來培養你的。”

陳梅梅的腦中,出現了一道蒼老低沉的聲音,在不斷引誘著她,墮入深淵之中。

“這位學子,大晚上的,怎麼還在外邊閒逛?”

閔行山在後山洞中修煉地煩悶,收到院長的靈書,說過幾日他要上課。

他也就提前出關,下山了,剛好碰上了陳梅梅。

陳梅梅轉身望向閔行山,身上的魔氣瞬間鑽進她的後頸中,眼中的紅光也消失了。

她神色迷茫,詫異道:“長老?奇怪了,我怎麼會在這,這衣服好醜!”

陳梅梅嫌棄地將身上的長袍脫下,扔在了地上。

“你……”

閔行山被她這一舉動整得有些莫名其妙。

“長老,我先回去了!”

陳梅梅說完,很快溜得冇影。

夜深露重,寒風四起。

閔行山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他仰頭看向群星璀璨的星空中,一輪明月高懸,引得他心中又多了幾分哀怨。

“不知道小師妹如何了,應該說是師姐,真想再見她一麵。”

閔行山歎了口氣,往自己多年未曾住過的彆院走去。

路上,他遇到了從觀星閣中下來的梁老。

“喲,閔長老,你居然會提前出關,真是難得!”

梁老平日待人嚴肅,但在同門師兄弟麵前,卻較為和善。

他從以前起,同閔行山是不太對盤的,見麵肯定要打趣他一二。

“當然是下來,看看你這個老頭子,最近有冇有因為煉藥又走火入魔,炸了丹爐。”

閔行山斜視他說著,確是開玩笑的口吻。

“我可冇炸過丹爐,那是大師姐纔有的本事,你果然是魔怔了,忘了說了,大師姐她快回來了。”

梁老的臉色慢慢變得嚴肅認真起來。

“大師姐,真的要回來了嗎?”

閔行山聲音帶著哭腔,有些激動。

他多年來的執念,無非是想要同大師姐一較高下罷了,並非是兒女之情。

而此事在大師姐身死道消時,變成了他心底的執念。

“是真的,我夜觀天象,發現大師姐的命星的光芒,越發亮了。”

梁老冇全說實話,隻是給他先鋪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