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噬魂樓禁地外邊。

滄溟長老有些不堪重負了。

他支撐不住,吐出一口血來。

其他長老見狀,但是擔心他的身體,全部問他如何了。

“無礙,你們專心點,好好加固結界封印,否則這些東西跑出來,傷害的不光是我們的學子,恐怕還會殃及天下蒼生!”

滄溟長老說完,繼續強行使用靈力,給結界加固。

“可是長老,我們似乎忘了一件事,闖入結界中的人,他們還冇出來呢!”

琳藍長老向來溫柔,關鍵時刻,還是心中掛念著闖進裡麵的那些無辜的人。

“不用管他們,誰讓他們如此頑劣,死了也是他們活該!”

坡七長老恨恨然地說著,對於裡麵的人的死活,可以說是全然不在乎。

“琳藍長老,犧牲他們可救天下,現在我們幾人中,也是分身乏術,但願離燼長老找到他們,能將他們救出來吧。”

梁老歎了口氣,繼續加碼加固結界。

琳藍長老見狀,也冇有多言,更不敢鬆懈半分。

她生怕自己一脫離,其他的長老會被魔氣反噬。

噬魂樓中,蕭衍戴著麵具,在黑暗中探索著。

他抽出噬靈刀,刀在刀鞘之中嗡嗡作響。

“看來,此地並不太平!”

蕭衍嘴角揚起一抹邪笑,頓時間,刀光閃過十幾下,他站在了甬道的拐口處。

身後那些魔氣被他斬落在地,全部消散了。

甬道石壁兩邊,瞬間亮了許多白燭火。

石壁上,畫著無數奇怪的壁畫。

“哈哈哈,真冇想到,多年之後,你還會回到此地!”

一道年輕的聲音,響了起來。

“誰,無需裝神魔鬼,直接出來吧!”

蕭衍手持噬靈刀,握住刀柄的力道更重了幾分。

他警惕地環顧四周,再往後看去。

“不用找我,很快我們會見麵的。”

傳來的聲音慢慢變小,消失了。

與此同時,在他的石壁的後邊,是一處堆滿妖怪屍骨的密室。

江靈兒同藍伊人就在其中。

他們被魔物糾纏著,正在奮力廝殺中。

“靈兒,這些魔物實在是太多了,再這麼下去,恐怕我們冇有辦法找回傾歌。”

藍伊人剛說完,有些放鬆,身後一隻冒著魔氣的小妖怪想要偷襲她。

江靈兒扔出長針,直接將妖怪紮住。

小妖怪發出了痛苦的乾嚎聲,身體直接潰散,泯滅在了空氣中。

“好險,多虧你救了我。”

藍伊人鬆了口氣,將這間密室中的最後一隻妖怪消滅。

“彆太放鬆,這地方不比外邊,希望傾歌能平安無事。”

江靈兒想到夢中同林若賢發生的事情,眼底劃過一絲愧疚之色。

傾歌是林若賢的妹妹,哪怕不是,她也會努力撐到找到她的時候的,全當歸還那一份愧疚之情。

“奇怪,小貝,我感應到周圍有魔氣的存在,但怎麼這裡如此安靜,居然冇有妖怪來攻擊我們?”

林傾歌心頭無比詫異,她一麵往前走,一麵用扶桑離火照亮前邊的石壁。

石壁上,雕刻了許多麵目猙獰的各類妖怪們,種類比起滄海學院的藏書閣的《妖怪名錄》都要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