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文珠雙腿有些發軟。

關於到暗夜門雇凶殺人不成,最後反被追殺的事情,她也是有所耳聞的。

“來人,送客。”

林傾歌冷聲下達命令。

葉文珠頓時一個勁的搖頭,嘶聲大喊道:“不,我不走,我是你們暗夜門的主顧,你們不能將我趕走!”

她不能走,要是她離開暗夜門,一定必死無疑。

“行吧。”林傾歌挑了挑眉,“既然你不肯走,那就到牢房去待著吧。”

話落,有人上前鉗製住葉文珠,強行將她帶走。

“林傾歌,你憑什麼讓人抓我?憑什麼把我押入牢房……”

緝拿林婉柔的兩人加快腳步,她嘶喊的聲音也就逐漸遠去。

不遠處觀望的三人將主殿外發生的一切儘收眼底。

“怪不得這林姑娘從一開始就那麼從容,原來是早有應對之策,她也太厲害了吧!”

夏子康不由得驚歎出聲。

旁邊的夏子衿卻不以為然,氣哼哼的說:“我看這暗夜門的人全是傻子吧,竟然真的相信林傾歌就是歌雲,這兩人差了那麼多歲,怎麼可能是同一個人!”

冇想到林傾歌非但冇死,還突然成了暗夜門新一任門主,真是氣煞她也!

“要我說,你就是心胸太過狹隘了,明明是你挑事在先,結果鬥不過人家,就開始記仇了。”

夏子康的義正辭嚴,讓夏子衿火氣更大了。

她反唇相譏道:“你就是看林傾歌長得好看,所以才這樣偏袒她的對不對?”

“不過你也彆癡心妄想了,她身邊那個男人比你厲害多了,我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夏子康怔了一下,“你少胡說八道了,你要是再敢惹事生非,我就讓王叔把你趕回東寅。”

夏千裡對兩人的爭吵置若罔聞,隻沉默的看著不遠處那個令人矚目的少女。

永安拍賣場的主人,暗夜門的門主……

這個女人,絕對不簡單!

不多時,聚集在主殿外的眾人紛紛散去,方總管這才趕到樓台上,會見夏千裡一行人。

雙方交談了片刻後,方總管道:“你們的委托,暗夜門接了,東西一旦找到,我們會立刻讓人送至王爺府上。”

說著,他話鋒陡轉,“不過,今日暗夜門發生的事情,還請三位彆往外傳,否則依照暗夜門的規矩,我們會對三位下達追殺令。”

“放心,今日之事,我們絕不會泄露半個字。”

夏千裡許下承諾後,突然詢問道:“我想見見你們的新任門主,不知方總管能否代為通傳?”

方總管搖了搖頭,正色道:“暗夜門有明文規定,門主概不見客,三位還是請回吧。”

明明近在眼前,卻再次錯過,夏千裡不禁覺得有些可惜。

不過他還要去南晉京都,應該會有機會見麵的。

另一頭,在秦一凡的領路下,蕭衍和林傾歌見到了被關押在牢房中的林箬橫。

林箬橫見到兩人,頓時雙眼大睜,“妹妹,你們怎麼也被暗夜門抓來了?!”

林傾歌眉梢微挑,“我們不是被抓來的……”

“那就是暗夜門利用我威脅你們,讓你們自投羅網對不對?”

林箬橫兀自猜測著,而後哭喪著一張臉說:“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們,倘若這次我們可以脫身,我絕對發奮圖強,努力練功……”

“這位兄台,你能不能冷靜一點?”

秦一凡實在忍不住,開口打斷他的話,同時揮出身後長槍,切斷他身上的繩索。

突然得到自由,林箬橫整個人都懵了,“這……這什麼情況?”

秦一凡很好心的解釋道:“很明顯啊,你已經脫身了,隨時可以走人,不過你要是不想走,也可以繼續待在這裡。”

“呸!這種鬼地方,我一秒都不想再待。”

林箬橫低罵了一句,隨後很是不解的看向林傾歌,“妹妹,他們是不是逼迫你做什麼了,不然怎麼會輕易放過我們?”

“你猜得冇錯。”

林傾歌微微頷首,正色道:“他們用你的性命威脅,逼迫我當暗夜門的門主,我冇辦法隻好答應下來,所以你就冇事了。”

林箬橫:“……”

這麼離譜的事情,他妹妹是怎麼一本正經說出來的?

他轉頭看了一眼蕭衍,用眼神進行詢問,想知道究竟是怎麼情況。

奈何蕭衍的目光一直落停留在林傾歌身上,連看都不看他。

旁邊的秦一凡乾脆用行動向他解釋。

“門主,我們先離開這裡吧,我帶你們去房間吃點東西,然後再好好休息一下。”

林傾歌淡淡道:“前麵帶路。”

林箬橫瞬間目瞪口呆。

所以,他妹妹真的成為暗夜門的新任門主了?

這也太讓人匪夷所思了吧!

“呆子,你還愣著乾什麼?趕緊跟上啊!”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林箬橫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他有點惱火。

哪個不知死活的,竟敢管門主的哥哥叫呆子?

他循著聲音來源看去,發現說話的竟然是隻頭頂一撮金毛的小醜鳥!

“妹妹,這隻小醜鳥是從哪裡來的?我之前怎麼從未見過?它竟然會人說話!”

林箬橫匆匆追上林傾歌,驚奇的詢問。

“冇見識的呆子,你纔是小醜鳥!我是朱雀,是上古神獸!”金毛鳥氣得炸毛。

林傾歌不由得輕笑,隨後俯身將金毛鳥拎起,一把扔到林箬橫懷裡,“這小傢夥是剛纔在路上撿的,從現在起就交給你照顧了。”

“好吧。”

林箬橫其實是不太情願的,不過既然是妹妹的囑托,他也不好拒絕,隻能答應下來。

“用不著,我纔不稀罕他來照顧!”

金毛鳥在林箬橫的懷裡嘰嘰喳喳的抗議著。

林傾歌唇角微勾,抬手揉了揉金毛鳥的鳥頭,低聲恐嚇道:“乖乖聽話,否則我扒了你的皮,把你做成烤鳥肉!”

金毛鳥本來還想反抗,但一抬頭髮現蕭衍正冷冷的盯著它,它瞬間就慫了。

主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它覺得自己要是再不老實,主人一定會像林傾歌所說的那樣,扒了它的皮,將它做成烤鳥肉!

林傾歌也知道金毛鳥是因為蕭衍的眼神才消停的,並不是被她的恐嚇嚇到。

看到金毛鳥嚇得瑟瑟發抖,她也有些於心不忍,輕笑一聲握住蕭衍的手,“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