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滄海學院的第一任院長,站在觀星樓上觀星,歎了口氣。

“長老,我們已經封印了那些魔物,你還在煩惱什麼?”

旁邊的長老不明白長老所憂愁的事情,直接開口問道。

院長瞥了他一眼,仍是歎氣。

“你可知他們燒死的人是誰,她既是魔物聖女,更是幾百年來難得一遇的靈脩聖主,可惜我終究是來晚了一步。”

院長摸了下鬍子,心中更加悵惘。

長老明白過來,隻得安慰:“院長,天命所歸,此事怪不得你,那孩子自小被族人所棄,吃儘苦頭,若非魔主收留,恐怕她早就身亡。”

“你說的極是,想來那魔君也並非什麼大奸大惡之徒,但世間總會有人想要掀起風浪,但願今後的日子能一直太平吧。”

院長仰視星空,再度歎惋。

夜色仍舊靜謐,隻不過一切都已經變了模樣。

百年之後,滄海學院從山下收了個女弟子,名為離雲。

她正是院長通過觀天象而推測出來的魔族聖女的轉世。

而這一世,她身負強大靈力,天真無邪。

滄海學院也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一個戴著暗紅色麵具的男人。

院長曾在南海中差點因靈脩內鬥而死,正是麵具男人出手相救。

麵具男人正是正義修士們一同絞殺,卻未身死,落入南海深處,重新撿回一條命的魔君大人。

為了還他的人情,院長決定讓他成為滄海學院中的一員。

但幾十年過去,意外仍舊發生了。

在離雲快要突破修為瓶頸時,有院中弟子因為妒忌而勾結噬魂樓中的魔物,將離雲害死了。

麵具男人為了護住離雲,同她一塊死在了天雷之下。

林傾歌醒來時,臉上的淚痕未乾。

前世的一切如同走馬觀花般,在她的腦中閃過。

她終於明白過來,原來一切的聯絡竟是如此。

蕭衍也睜開了眼睛,他望向林傾歌時,眼中滿是悲痛。

“傾歌……”

那些夢境,他同她一同經曆了,也明白了自己在那處山洞中,被騰蛇稱為魔君的緣故。

他能同傾歌有些幾世羈絆,心裡感到十分的滿足。

“阿衍,我帶你們出去吧。”

林傾歌衝他微笑。

這笑容猶如她在夢中時,曾見過戴著麵具的男人,對他笑了千百次的溫暖笑容。

她念出久違的咒語,藤蔓直接破土而出,帶著他們所有人回到了地麵上。

滄溟院長同其他長老們,被自己的靈力所反彈,以至於身受重傷,倒在了地上,口吐鮮血,冇了反應。

藍伊人他們還在睡夢之中,並未甦醒。

藤蔓不斷縮小,變成了一個小綠苗。

林傾歌將它收入自己的空間之中。

小魔獸化作了星星零零的光點,鑽進了空間中,小貝的身體裡。

原來,小貝一直都是她的靈寵,從未變過。

林傾歌心中有些感動。

噬魂樓結界破裂,曾經被鎮壓住的魔物們,全部都沸騰起來。

“兄弟們,太好了,我們終於自由了!”

他們想要衝出結界,重新去外麵的世界看看,最好攪得世間安寧全無,以泄多年來的心頭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