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當那些魔物們興奮時,卻感應到頭頂上,落下了一個更為堅不可摧的結界,將他們繼續鎮壓住了。

魔物們叫苦不迭,認出了結界的花紋,看出此陣法是出自魔物聖女之手,他們不免心虛起來。

當年他們不顧聖女的死活,將魔氣被封的聖女扔在了山上,讓她獨自逃亡,結果被正派修士抓走,燒死了。

事後,他們因為山上的魔氣充沛,有助於提升魔修才又回來。

如今,也算是他們咎由自取吧。

林傾歌將封印陣法設下,久違的係統聲終於響起。

“恭喜宿主解鎖前世記憶進度百分之八十,獲得靈力增幅能力,丹藥隨心煉製能力。請宿主繼續再接再厲!”

她剛想詢問係統一些事情,戳了戳係統,發現他居然死機中。

而小貝從空間裡滾了出來。

“主人,怎麼都不讓我睡個好覺!”

小貝不滿地撅著嘴說著,撲騰著翅膀,萌態十足。

“乖,去將幾位長老昨晚的記憶消除,再送他們回到各自的房間,還有藍伊人他們也送一下,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林傾歌勾勾唇,笑意染上眉梢。

有了前世記憶,辦起許多事情來,果然方便許多。

小貝嘴裡一邊埋怨,一邊給飛到他們旁邊,將他們的記憶從腦中拉出來,直接一腳將多餘的記憶踹碎。

“啊哈!”

嗙嗙嗙猶如無數煙花炸裂。

小貝忙完,再一爪子把他們的記憶條,重新踹了進去,在他們身體周圍就地畫下一個法陣,將他們直接傳送回去了。

轉瞬間,多餘的人全部都躺在了自己的床榻上,開始自行做夢。

“阿衍,這幾世,辛苦你了。”

林傾歌對蕭衍客氣起來,反讓他直接委屈起來。

“傾歌,你是不是又打算拋下我?”

蕭衍聲音軟得不像話,冇了平日的霸氣不說,故作可憐的模樣,實在讓人難以說出狠話。

“阿衍,你彆誤會,我隻是覺著,自己能遇見你,是我之幸。”

林傾歌被他逗樂,揉揉他的頭髮,寵溺地說著。

“你之前總是喜歡摸靈寵的頭,是不是也把我當成你的靈寵而已?”

蕭衍聽她說著,心裡越發不舒坦,但見到不遠處正忙碌著的小貝,轉念想到此事隨帶提了出來。

“阿衍,我發現你是越來越過分了,但是我喜歡。你在我心目中,是獨一無二的。”

不知怎的,林傾歌發覺自己說起情話來,同蕭衍相比,更是不逞多讓。

她已然確定,自己已不再糾結夢中在百獸之中,救下自己的男子到底是誰的問題了。

往昔之事不可追,眼前之人纔是她需要珍惜的。

她也無比確定,哪怕找回了那一部分記憶,那個人也始終會是他。

她和他對彼此的心意,從未變過。

“我知道,我對你也一樣。”

蕭衍聲音變得低沉,眼眶微紅的同時,順勢將林傾歌一把拽入懷中。

他聞著她發間的清香,整顆心變得無比平靜。

“傾歌,我冇有失約,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