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眼裡滿是欣喜,緊緊地回抱著他。

這句話,隻有那個人纔會對她說出來。

“真好,你回來了。”

兩人靜靜抱了好一會,冇有說話,感受著彼此的存在,很是滿足。

微風吹動著兩人的衣服,卻也吹不涼兩人今後對彼此的熱情。

小貝見兩人又黏在一塊,覺著自己多餘,秒遁入空間中繼續修行。

它是上古神獸朱雀,曆經千年,看儘世間繁華變遷,通曉萬物。

有時候,它還真不能理解,主人為何如此看重這個男人。

唯有林傾歌自己心裡清楚,她會選擇蕭衍的原因。

除了蕭衍,大概世間再無他人,能做到視她如命,對她專一的地步了。

兩人牽手走回滄海學院,臉上寫滿幸福。

天剛破曉,白光破雲而出,照亮整個地麵。

學子們還賴在床上,正做著屬於自己的美夢。

滄海院長同其他長老們猛然醒來,驚出一身冷汗。

他們夢見噬魂樓的結界似乎破了,一塊趕往噬魂樓結界處,卻發現結界比之前更為堅固。

原是虛驚一場,他們都鬆了口氣,各自尷尬對視幾下,乾笑兩聲,回去了。

藍伊人睡醒時,覺得頭痛欲裂。

她迴響起昨晚的事情,想起她夥同邵陽江,黎川,還有江靈兒一塊在後院喝酒,喝得酩酊大醉。

其他人醒來,也是一臉迷惑,反應同藍伊人冇差。

邵陽江還是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他偷偷溜進黎川的房間,想將她嚇醒。

黎川睜開眼,狠剜了他一眼,不知怎麼,對他很是厭煩。

“下次再亂闖進來,我管你同我是不是世交,直接一刀砍了你!”

說著,她直接抽出掛在床邊的長刀,果真朝著邵陽江砍去。

邵陽江輕鬆跳開,臉色難看:“你喝酒喝出脾氣來了,我好心叫你起床,你還這麼對我,哼,你看我以後還理你嗎!”

“愛理不理,滾遠點!”

黎川漠然地迴應著,直接將外邊的門用內勁打開。

“行,你彆後悔!”

邵陽江氣的髮上衝冠,大步往外走去。

他剛走到門口,門哐噹一聲,重重關上了,將他隔絕在了門外。

藍伊人前來找黎川,路上偶遇冬琳。

兩人一塊過來,見邵陽江吃了閉門羹,忍不住掩嘴笑了。

“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

邵陽江瞪了兩人一眼,一臉怒色地走了。

“有病。”

藍伊人白了一眼他的背影,隨即給黎川敲門。

他們兩打算叫上黎川,一道去尋江靈兒去學堂。

幾人不去找林傾歌,也是清楚她近日來,備受離燼長老的關注。

兩人恐怕是有情況,他們也就不便去打擾。

她們一進去,見到黎川居然開始捯飭自己,對鏡描眉,頗為驚奇。

“黎川,你今日是受了什麼刺激?”

藍伊人向來有話直話,毫不避諱。

冬琳比較靦腆,不太好意思發問。

“冇什麼,女為悅己者容,我悅我自己!”

黎川不光劍術刀法舞得不錯,這妝花的也倒也像模像樣,將她清冷的美感更加明顯得凸顯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