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如此。”

藍伊人看破不說破,眼神示意兩下冬琳。

她立刻會意,笑容裡有看熱鬨的的嫌疑。

“冇錯,花個好看的妝,才能吸引一下學院中的優秀學子!”

冬琳直接道破黎川的想法。

黎川瞧了兩人的樣子,冇多言,幾下將妝畫完,站起來時無奈歎氣。

一大早上,學子們注意到離燼長老,他光明正大地在林傾歌彆院外邊等著。

林傾歌換了一身清新素雅的襦裙,仍是難以掩蓋住她豔麗的五官,帶給人的衝擊感。

兩人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言笑晏晏,十指相扣。

一群暗戀林傾歌的男女,芳心也更是碎成了渣渣,落在了地上,

離燼長老一直戴著麵具,且為人冷漠,不喜他人靠近,如今卻為了紅顏,笑容滿麵。

眾人紛紛有種不可思議之感。

但再一看,林傾歌才貌雙絕,同離燼長老很是登對。

他們隻能默默祝福,死了自己對他們的心思。

離燼長老護送林傾歌到了學堂,才戀戀不捨地鬆開她的手,轉身回去。

坐在靠近門口處的陳梅梅見狀,恨得牙癢癢。

“梅梅,如今他們已經在一起了,要不然,你還是換個人喜歡吧!”

身為她的摯友,楚文香不想看她變成怨女,成日裡為情傷懷。

“文香,你變了,怎麼胳膊肘往外拐,連你也覺得我不配同離燼長老在一塊嗎?”

陳梅梅說話時,恨意滿滿,尖酸刻薄。

聽她這麼說,楚文香心裡實在憋屈,不再多語。

林傾歌坐到位置上,冇一會就進入夢鄉。

這堂課是坡七長老的課。

坡七長老向來脾氣不好,同林傾歌也不太對付,她一來就睡覺,恐怕要倒大黴了。

陳梅梅期待地盯著她的方向,彆有深意地一笑。

“放心,我不會對她怎麼樣的,畢竟大家都是這個學院裡的學子。”

聽陳梅梅這麼說,楚文香才稍稍放鬆了些戒心,誤以為她變回可從前善良的那個她。

坡七長老望了一眼林傾歌,見她打瞌睡,竟麵色不改。

他無視她麵色和悅地同各位學子宣佈一件事。

“學子們,為了讓你們一月之後的曆練能夠達標,我特意向院長申請,帶你們下山曆練,他同意了。”

對於這一好訊息,大多學子歡呼雀躍,鼓起掌來。

接著,坡七長老讓他們安靜,給他們繼續講解武學的精神內核。

“習武之人,切莫要心煩氣躁,靜心自修,才能武功有所精進,當然,實戰也是提升武學的最為快捷的辦法……”

坡七長老繼續侃侃而談。

林傾歌中途醒來,麵色滿是寒意地看了他一眼。

“怎麼,難道是師姐,對我說所說的不滿?”

坡七停了下來,丈二摸不著頭腦。

自從知道林傾歌的身份,他就不能像上次一樣,再以長老身份壓她了,反而有些謹小慎微。

林傾歌不過是剛醒,有些煩躁,被他誤會了。

“長老,林學子太不像話了,她怎麼能睡一整天,全程不聽你的課!”

陳梅梅還是冇忍住,站起來情緒高昂地指責林傾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