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傾歌,你二哥怎麼回事,什麼也不說直接把靈兒帶走了!”

藍伊人剛反應過來,找林傾歌來問問情況。

學堂內的學子們,陸續往外走去。

他們深知自己的實力不如他人,一塊結伴去試煉場上先組隊pk練手。

“他們呀,可能有什麼事情,需要好好講清楚吧。”

林傾歌說的模棱兩可,但眼裡的笑容卻是極其溫柔。

仿若初雪冰融的萬年雪山,給人帶來初春的感覺,卻不覺寒冷。

這讓不遠處的楚文香見了,都忍不住有想要接近的衝動,但她按耐住了這份心情。

陳梅梅見自己的好友的變化,拽著她往外走了。

她多少還是有些吃味的。

“好吧,那我隻能獨自回去了。”

藍伊人故作難過地歎氣。

“等會,不是還有冬琳同黎川嗎?”

林傾歌不太明白,她最近同阿衍待久了,這幾人的關係發展的如何,連她也不太清楚了。

門口處,戴著暗藍色花紋的離燼長老按時出現了,目光深情地緊盯著林傾歌。

在他眼中,其他人的存在宛若空氣。

“你看,你有離燼長老,黎川最近有邵陽江,連冬琳最近也同戚風長老走得近,可不就剩我一人了?”

藍伊人不滿地挑挑眉,從她麵前走過。

“傾歌,我今日學做了點心。”

蕭衍走到她身旁,輕輕握起她柔若無骨,又細膩柔滑的手,對她溫情笑道。

“點心,那我可要嚐嚐了,不合我的口味,我可不吃!”

林傾歌話是這麼說,笑容卻越發燦爛,耀眼地猶如暖陽。

“傾歌……”

蕭衍認真地喚著她的名字,一時間語塞了。

“怎麼了?”

“冇什麼,我是希望你能一直都隻對我一人熱情。”

蕭衍的話,讓林傾歌笑得停不下來。

學院中的藏書閣後,林若賢神色陰沉地鬆開了江靈兒的手,轉身麵對著她。

“怎麼,林若賢,幾天不見,你想乾嘛?”

江靈兒恢複自己平日的傲氣,對他冇什麼好臉色。

“你昨夜同幾個男學子一塊喝酒,怎麼不知會我一聲,萬一出了什麼事……”

林若賢朝著她步步緊逼,語氣沉鬱。

晌午過後的烈日已經躲進了厚厚的雲層後。

微風吹來,帶給人一陣清涼。

江靈兒伸手推著他的胸膛,不想讓他多靠近一步。

“關你什麼事,我好歹是江家大小姐,我爹都冇怎麼管我,你憑什麼管我!”

江靈兒語氣生硬地回著他的話,眉頭緊蹙。

“靈兒,你彆生氣,我隻是……”

林若賢神色落寞,不忍再對她惡語相向,想要走了。

“等會,你不是有話要同我說,現在又要走,算什麼事?”

江靈兒叫住了他,氣惱地雙手叉腰,心口不斷上下起伏著。

下一瞬,她猝不及防地被帶著涼意的懷抱圈住了。

“靈兒,我想要娶你為妻!”

前世因林家的緣故,向來對感情之事畏畏縮縮的林若賢,竟對她坦白了心意。

“林若賢,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江靈兒心跳不止,麵上緋紅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