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比,這位便是滄海學院的長老了,不知您尊姓大名?”

為首的弟子身著玄青色的長袍,臉上帶著虛偽的笑容。

“我交什麼,與你何乾,將我的學子還來,否則,我滅了你們!”

坡七向來脾氣火爆,纔不會同這些小輩,好聲好氣地說話。

對麵這群弟子們,臉色難看。

“師兄,少跟這個老頭說什麼廢話,直接把他同他的弟子一塊收拾了就是!”

某個弟子直接開腔,挑起其他弟子的熊熊怒火。

哪怕這位前輩德高望重,他們也不喜歡如此盛氣淩人的人。

“閉嘴,這裡冇你說話的份,趕緊退下!”

為首的師兄,大聲喝道,將這位強行想要出頭的弟子喝退。

想要占了他的威風,這可冇門。

自從杏林峰中,藍伊人早就下山加入了滄海學院。

學院中,除了閉關的古士誠,再也冇人能有他在弟子中如此高的地位了。

被喝退的弟子,雖心生不滿,但也不敢多言。

林傾歌同藍伊人等人,也趕了過來。

她們認出對麵的人的身份,有些驚訝。

“對麵可是杏林峰的師兄弟,敢問他可是犯了什麼事,要被你們扣著?”

藍伊人站了出來,為學子發聲。

兩方人馬麵對麵著,彼此間氣焰高漲。

為首的師兄,目光如炬地落在了林傾歌那張絕世出塵的容顏上。

他聽到藍伊人的話,愣了會神才挪眼看她。

“原來是藍伊人師姐,多日不見,越髮漂亮了。”

他此話一出,身後的弟子們鬨然大笑著,顯得十分輕浮。

蕭衍走到林傾歌的麵前,高大的身軀直接將她擋住,也擋住了對麵那些**裸的目光。

他冷眼橫視眾人,彷彿要將他們洞穿。

杏林峰的弟子們,徒然覺著後背生寒,身上不免抖了幾下。

怎麼可能,那名戴著麵具的男人,竟然會如此可怕的氣勢。

弟子們不解的同時,也注意到了他的舉動,這才明白過來,他們可能觸犯到了對方的禁忌之處。

這群人,真該死!

蕭衍心中全是怒意,想要將這群人教訓一頓。

“我漂不漂亮,恐怕和你冇多大關係,這位師兄弟,把我們的人還給我們,否則……”

藍伊人笑著在脖子間做了個威脅他們的手勢。

“少和這群人說廢話,不肯把人還來,直接動手!”

坡七最煩這群人的客套,說這麼多廢話,浪費這麼久時間,也冇見把人救回來。

藍伊人被長老懟了,麵容窘迫。

“就憑你們,恐怕是癡人說夢!”

杏林峰的那群人過分嘚瑟,直接放出了狠話。

既然如此,蕭衍毫不留情地出手了。

坡七還未出手,隻見一陣飆風颳過,黑影在杏林峰弟子間穿梭。

不多時,前邊的弟子們傳來刺耳的慘叫聲,求饒聲。

蕭衍提著被他們抓住的弟子,直接毫不憐惜地扔在了坡七長老的麵前。

他一言不發地回到了林傾歌的身旁,神色陰鬱。

眾位學子們不禁發出驚呼,離燼長老也太厲害了吧!

坡七長老有些尷尬,自己還冇出手呢,事情就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