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林學子,這兩隻魔獸凶險異常,你臨危不懼,可是有什麼應對的法子?”

坡七長老短短的一句話,就將林傾歌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大多學子們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林傾歌不以為意,輕描淡寫道:“冇什麼應對應對之策。”

學子們渾身抖了抖,試圖站起來,隻覺腿軟發麻。

地麵上不斷傳來震盪聲,讓學子們越發警惕了。

他們見那兩隻魔獸爭鬥的位置,離他們又近了幾寸,他們迅速起身,四散奔逃。

陳梅梅稍有猶豫,還是拽著楚文香一塊逃了。

但她拽錯了人,將藍伊人拽上了,至於楚文香,隻得在後邊追趕她們。

危難之際,連林若賢也是直接扛著江靈兒就跑。

江靈兒在他肩上晃得頭暈:“你趕緊放我下來,我們不能拋下傾歌不管!”

“放心吧,有我那厲害的妹夫在她身邊,她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林若賢信誓旦旦地說著。

他這段時間,對蕭衍的實力的認知,在不斷地重新整理,故此纔有了這個想法。

“那也不能……”

江靈兒仍是擔心得不行。

自從她真心將林傾歌視為朋友,很多事情也開始設身處地為她著想,不全是因同林若賢在一起的關係。

“放心吧,我會回去幫他們的,但是你的安全,我也要保證好。”

林若賢一番話說出來,讓江靈兒更加害羞,她一時不好多說其他。

他也深知她是關心林傾歌,心中著實是高興的。

坡七長老一時間無話可說。

麵對著如此不爭氣的學子們,他隻能仰天長歎。

誰能想到魔獸還冇和他們戰鬥,這群學子開始逃跑了呢。

林傾歌換了個姿勢,繼續坐著,靠在蕭衍的肩上,繼續觀賞著兩隻魔獸的對打。

她饒有興致地看著,從空間摸出一袋子丹藥,當做零食啃著玩。

小貝這時候也從空間裡跑出來,他通身的羽毛變得越發的有光澤。

它的外觀總算接近一隻體態輕盈纖長的朱雀。

“主人,你怎麼把給我的丹藥給吃了?”

小貝一心隻記得他的丹藥,畢竟這是唯一能夠儘快恢複實力的法子。

“小貝,這不是你最近在休養生息,萬一那兩隻魔獸衝過來,我也好有抵抗的能力。”

林傾歌嬉笑道,繼續往嘴裡扔丹藥。

這些丹藥加了蜂蜜,吃起來同糖丸無異,不會苦的讓人反胃。

小貝既然出來了,她也就將剩下的丹藥留給它。

那兩隻魔獸似乎注意到了他們。

魔獸們停止了爭鬥,對那些人類膽敢把他們當猴戲看,氣不打一出來。

他們奔向林傾歌她們,目標統一,就是要一蹄子將他們通通踩死!

兩隻魔獸咆哮了幾聲,鼻中因為憤怒不斷冒出白氣。

地麵搖晃不已,發出轟鳴聲。

林傾歌抽出鳳羽,身體站了起來,腳尖猛踮幾下,身子輕盈地飛至半空中。

風吹動她的衣服,宛若天仙下凡。

蕭衍不過腳下輕踮,身體也行至半空,落在了一隻魔獸的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