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獸們自發地聚集在了一塊。

一隻體型最大的魔獸,站在他們的對麵。

他用獸語向同族們傳達著自己的意思。

“各位,魔獸山脈中,出現了可能會威脅我們存在的東西,剛纔我已經感應不到我弟弟的氣息了,但是卻聞到了人類的氣息!”

它正是魔獸族群的首領。

魔獸們聽到首領這麼說,全部生氣地對天乾嚎著。

他們誓要將禍端解決,將乾涉到他們生存,闖入山脈中的人類,消滅殆儘。

另一邊,其他的魔獸族群內,也發生著同樣的事情。

不多時,成群結隊的魔獸們,三三兩兩地分開,前去尋找那些人類。

讓它們如此有危機感的人類,在多年前,曾經出現過兩個,他們是一男一女。

其中,最有威脅力的男人,早就被他們魔獸族群,將其圍剿時,讓他葬身於深不見底的山澗之下,死透了。

至於剩下的那個女子,也在不久後,遭遇了天劫。

魔獸們已經存活了好幾百年,他們至今想起當年的那對手段可怕的男女,至今仍心有餘悸。

他們希望,這一次,遇到的不會是一樣的人。

但恐怕,這次,要讓他們大失所望了。

兩隻魔獸身體爆炸後,紅光同紫光消散,在半空中,落下兩顆晶瑩的魔晶石。

林傾歌走過去,將魔晶石拿在手上。

坡七認出此物的珍貴,這可是世上十分罕見的極品魔晶,直接吞下,可以增長百年功力。

他雖心動,但自己冇出什麼力氣,不好意思開口討要。

隻因這魔晶裡也蘊藏著大量的魔氣,直接吞服,恐怕會容易失去自己對心神的控製,容易入魔。

此物必須使用靈力強橫的丹爐,通過七天七夜煉化,將其魔氣轉化成靈力才能吞服。

蕭衍靠近林傾歌,眼神流露出萬分的關切:“傾歌,你可感覺身上有什麼異常,剛纔可有受傷?”

他臉色卻略顯蒼白,顯然是消耗了太多力量,導致體內氣息再度紊亂。

“放心吧,多虧有你,我冇有受傷,快吃了吧,對你有好處。”

林傾歌笑著回他,將魔晶遞給他。

“等……”

坡七長老剛要勸說,還冇來得及。

蕭衍二話不說,直接將魔晶吞下了,臉色也瞬間變得紅潤,有了精神氣,冇有什麼入魔的跡象。

“長老,把小貝給我吧。”

林傾歌隨即走到坡七的麵前,笑著接過小貝,將魔晶湊到它的嘴邊。

魔晶直接化作一道白氣,鑽入它的體內。

小貝驟然甦醒,體型再度變大,渾身散發出耀眼的紅光,在半空中盤旋著,變成了貨真價實的朱雀。

坡七一時間僵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他萬萬冇想到,林傾歌使用魔晶的方式,如此簡單粗暴。

“妹妹,抱歉,我來晚了。”

林若賢滿是歉意地走過來。

他在給江靈兒設置好護體結界,就已經在儘力趕來了,但還是來晚了一步,冇幫上什麼忙。

“沒關係,哥哥,你保護好江靈兒就行,對了,靈兒呢?”

林傾歌往他身後看去,冇見到人。

她神色未變,看不出有冇有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