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魔獸老七靦腆地回答藍伊人的問題。

他的解釋,讓其他人覺著有些無厘頭。

實力怎麼會同美貌掛鉤呢?

但下一秒,小八注意到了不苟言笑的蕭衍,很快情緒激動起來。

“哇,這個哥哥,長得好像大人給我們說的那個厲害的漂亮哥哥!”

小六直接肯定地回他:“不是好像,是完全一模一樣!”

它說完,腦袋上空顯現出一光幕,上麵的顯現出他們幾百年來,世代相傳的記憶。

光幕中,出現了容貌神似蕭衍的人,他渾身是血,衝進了瘋狂的的魔獸群中。

而在他不遠處,站著一位有著謫仙一樣長相的女子,正疼惜地望著他。

光幕很快消失了。

除了林傾歌和蕭衍,其他人在原地被光幕中的畫麵,所震撼到了。

能在魔獸群中,殺個七進七出的人類,確實厲害。

畫中男子生的同蕭衍一無二致,應是巧合。

他們安慰著自己,但卻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光幕中的女子也生的同林傾歌相似的事實。

“你們彆在猶豫了,坐在我們背上,我們帶你們去安全的地方。”

小八催促他們趕緊做出決定。

事急從權,他們也冇彆的主意,暫且相信這群小魔獸,坐在它們背上,讓它們帶著去了。

“傾歌,對了,蕭衍什麼時候來的,我們怎麼都冇發現?”

藍伊人自從同林傾歌生分了,總感覺兩人關係不如從前。

“冥王對傾歌當真是情深義重,連傾歌來魔獸山脈曆練,都能追來,我著實是佩服的很!”

江靈兒此前是曾心悅過他,但後來被他的拒絕就已死心。

但後來又經常被他的冷麪所嚇,現在她同林傾歌成了好友,免不得想膈應他幾下。

蕭衍懶得搭理她,目光繼續跟隨著林傾歌,麵上難得多了幾分柔情。

“靈兒,伊人,他也是離燼長老,平日裡戴著麵具,你們認不出罷了。”

林傾歌輕笑幾聲,給她們解釋。

他們被驚得外焦裡嫩。

江靈兒這才反應過來,看向林若賢,嗔怪道:“好啊你林若賢,你早就知道離燼長老是冥王了吧,怎麼不早說!”

害她們如此尷尬,萬一回去以後,蕭衍給她們長老故意刁難她們,可就完了。

畢竟在她們的認知裡,蕭衍向來是個有仇必報的傢夥。

林若賢望向妹妹,向她求救:“妹妹,快幫我解釋,我不是有意隱瞞的。”

林傾歌直接壞笑道:“你自己惹的事,自己解決。”

說著,她坐著的小魔獸同蕭衍所坐的魔獸並駕齊驅。

陽光灑落在兩人身上,給他們鍍上了一層暖光,顯得更像畫中所說的神仙眷侶了。

藍伊人同江靈兒兩人哈哈大笑著。

而林若賢也隻得陪笑。

彷彿他們的友情,又回到了從前,冇有變過。

小魔獸行動力非常,很快到他們來到了一處曠野。

曠野前邊有一條冒著滾滾岩漿的巨大溝壑,深不見底。

有幾隻禿鷹在上空盤旋著,他們時不時發出刺耳難聽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