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忘了,已經過去好幾百年,老朋友你不記得我,也是正常,但是我是不會忘記你的。”

蒼老卻帶著威壓的聲音,再次出現。

所有人都還是一頭霧水的狀態。

曠野的邊緣處,岩漿劇烈地沸騰著,無數泡泡破裂。

“魔獸爺爺是誰?”

林傾歌對小魔獸們也多了幾分戒備,沉聲問道。

“他是給我們講故事的爺爺,隻有在大人們睡著的時候,纔會出現。”

小七天真地望著她,給她解釋原因。

“妹妹,此地甚為古怪,我們還是小心為上。”

林若賢靠了過來,好心提醒。

而一道冷冽的眼刀飛了過來,不滿他的人正是蕭衍。

林若賢趕緊同自家妹妹隔開距離,連他的心裡也同樣生出了和其他人一樣的鬱悶。

冥王這喝醋的方式,太過特彆,對他妹妹的佔有慾也太強烈了吧。

然而,林傾歌卻習以為常,不以為然。

與此同時,前幾座山的山腰處,坡七長老率領眾學子們,遇到了魔獸群們。

他們同魔獸拚殺,好不容易殺出一條血路來。

期間,陳梅梅有些失控,將楚文香推了出去,害她慘死在了魔獸的鐵蹄之下,直接變成了肉片。

場麵一度血腥,讓人想要作嘔。

魔獸們見到成群的禿鷹出現,全部朝著天上使出聲波攻擊。

強大的聲音將禿鷹喝退了不少。

但仍有一群禿鷹,絲毫不懼,直接將離他們最近的魔獸啄食乾淨,留下一副完整的骨架。

學子們驚駭不已,全部合力製造出一個強大結界,將他們同魔獸都護在了其中。

大師兄見狀,頗為無奈道:“你們把魔獸也困在我們的結界裡,怕不是想得更快一點!”

這句話聲音不大,卻還是落入了魔獸們的耳朵裡。

他們還是能分出事情的好壞的,首領走了出來,對他們表達魔獸族的誠意。

“諸位,多謝你們救下我們,為了報答你們,我們會選擇放你們一條生路。”

魔獸首領停頓了會,才繼續補充:“但是,這山脈中,除了我們,還有一群嗜血成性的魔獸,恐怕他們不會放過你們。”

“不妨事,我們是本意是來此山脈曆練的。”

坡七長老走出來,麵對著它,氣勢完全不輸。

兩者對視大笑,算是達成了共識。

“既然如此,是我多慮了。”

魔獸首領不再多勸他們。

結界外,禿鷹們任憑怎麼使勁,以魔力灌入尖喙中,也不能啄開結界半分。

學子們平時還是有好好研習護體結界的,有此啟發,全靠入學時,林傾歌的表現太過令人驚羨。

他們從小受到了家族教育,都是如何克敵製勝,還真冇有學過如何保護自己的辦法。

現在看來,以退為進的防禦,纔是能降低傷亡的最好辦法。

陳梅梅躲在角落裡,眼神晦暗,她身上的魔氣越發濃鬱了。

然而,有魔獸的魔力的襯托,她纔不至於很快被人發現異常。

學子們一邊防禦,一邊惋惜楚文香的死。

她就差那麼一時半刻,可以和他們一塊安全地待在結界中,一切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