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坡七長老注意到學子們的反應,也想到了剛纔楚文香的離逝,深表惋惜。

同時,他也有關注到陳梅梅,似乎冇有半點傷心的樣子,這讓他大為奇怪。

曠野處,禿鷹再次大麵積地飛過。

他們彷彿看不到林傾歌他們的存在一般。

林傾歌擔心有什麼潛在的危險出現。

她直接塞給每人一瓶丹藥,要他們隨意消耗靈力,合力製造出能掩藏所有人蹤跡的結界來。

比起另一邊學子們的吃力,林傾歌這邊相對來說挺鬆許多,可以無限度地嗑藥來達到靈力的持續輸出。

而且,這幾瓶靈藥,已是林傾歌改良的第三版,對身體無害。

“老朋友,看來你當真是忘了。”

從地底傳來了一聲若有若無的歎息聲。

他們的腳下,直接裂出一條深不見底的溝壑來,地底的熔漿不斷翻滾著冒著泡泡。

不斷有熱氣從地底冒出來。

林傾歌見到這樣地景象,忽然有個衝動,想要往下跳。

“傾歌,快醒醒!”

蕭衍眼疾手快,出手擋住了她。

“冇事,讓我下去吧,阿衍,我不會有事的。”

林傾歌輕鬆笑著,想讓他相信自己。

但怎麼看,她這話都很難讓人放心。

“妹妹,彆衝動,誰知道下邊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林若賢也出言勸阻,他是真心不希望自己的妹妹以身犯險。

“爺爺說過,他一直在等一個人,那個人答應過等他辦完事情,就回來給他自由的。”

小八神色變得嚴肅,說話也變得正經起來。

“姐姐,爺爺說的那個人,是你吧!”

小七也想到了什麼,隨即開口道。

其他的小魔獸們,全部望向林傾歌,滿是期待。

江靈兒她們更是發懵,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幾百年前的事情,又怎麼會同林傾歌扯上關係呢?

“是我。”

出乎意料的是,林傾歌竟直接承認了。

“傾歌,我陪你一塊去。”

蕭衍知道自己攔不住她,但他不希望她出半點意外。

他已經不能承受再次失去她的那份錐心之痛了。

“好。”

林傾歌凝視著他清雅俊俏的臉,微笑著。

“二哥,你在地麵上好好保護好靈兒和伊人,還有魔獸們,我同阿衍先下去了。”

冇等林若賢及時阻攔,林傾歌牽著蕭衍的手,直接往岩漿下跳去。

展現在他們眼前的上層岩漿,不過是道障眼法而已。

林傾歌和蕭衍落在了深處的石頭地上。

在她們的身後,有著真正的岩漿。

而在岩漿的中心,有一塊高出岩漿的寬大石頭上,無數條鎖鏈將一隻體型巨大的蒼老魔獸束縛住了。

魔獸見到林傾歌,抖了抖鎖鏈,發出了些鐺鐺鐺的聲音。

“幾百年了,你終於來了。”

低啞的聲音裡,夾帶著幾分憂傷。

“抱歉,我這些年來,也是身不由己。”

林傾歌同他解釋著,還是副波瀾不驚的神色。

“你這一世倒是挺幸運了,擁有了靈丹,相比過不了多久的天劫,你也能安然度過了。”

老魔獸同多年未見的好友般,同她說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