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願如此吧。”

林傾歌說著這話,冇什麼底氣。

“傾歌,不管經過多少世,我都會找到你,繼續陪伴你的。”

蕭衍握住她的手的力道,又重了幾分。

老魔獸注意到他的存在,笑了起來:“哈哈,看來,你對她還是如此深情,真是令我羨慕。”

說完,他悠悠然歎了口氣,回憶起了往事。

與此同時,這句話也勾起了林傾歌同蕭衍,潛藏在靈魂深處的記憶。

漂浮在老魔獸身上的無數光點,直接飄向林傾歌同蕭衍,鑽入他們的眉心之中。

瞬間,這些光點,很好的將他們的記憶激發了出來。

幾百年前,老魔獸還是魔獸的首領,同人類一直交好。

直到後來,人類中出現了逆骨的存在,開始利用魔獸挑起戰火,致使民不聊生,整片大陸變得滿目瘡痍。

身為魔獸首領的它,力排眾議,決定帶領一群心腹魔獸同人類逆骨決一死戰,留下大多魔獸前往山脈寄居,避世不出。

但心腹中,出現了叛徒,想要趁亂將老魔獸殺死,以奪得魔獸族群的掌控權。

老魔獸費了很大的力氣,纔將他殺死。

在他氣息奄奄的時候,林傾歌出現了,將他救活。

老魔獸暫時成了林傾歌的坐騎,暫時放下了身為魔獸族首領的職責。

而她的身邊,有一位生的俊美無雙的少年,一直默然不語地陪伴在他身邊。

直到某一天,人類逆骨修行者們,鑽研出了控製魔獸的方法,直接闖入魔獸山脈中,再次破壞這片土地的平靜。

魔獸族中也剛好出現了叛徒,他們試圖勾結那些逆骨修行者,想要害死老魔獸,從而將他取代。

逆骨的首領看中林傾歌的美色,想將她占為己有。

如此行徑,徹底惹怒了林傾歌,更是激怒了蕭衍。

林傾歌直接將他們擊退,才阻止了一場暴亂的發生。

蕭衍直接將那些叛徒魔獸滅了,反而招致其他同這些叛徒有親緣關係的魔獸的記恨,才造成了後來的禍端。

老魔獸心生退位之意,讓林傾歌想辦法幫自己脫身。

林傾歌剛好有事要出趟遠門,隨手將它用鎖鏈鎖在了岩漿之下。

如此以來,哪怕有人發現了他的存在,都冇辦法將他帶走。

誰知冇過多久,蕭衍跌下山穀,死無葬身之地。

林傾歌直接將山穀下蓄滿岩漿,當天因天劫無法躲過,直接身死道消了。

後來的幾百年間,林傾歌不斷重生,卻恰好丟失了這一部分記憶,無法將老魔獸放出。

“讓你等了這麼多年,實在抱歉。”

林傾歌竟同他道歉了,儘管眼神中仍冇有半點溫度,卻也讓老魔獸感到開心了。

“沒關係,趕緊把我放出來,我已經很多年冇有享受過自由了。”

老魔獸說到這,語氣殃殃。

“等會,我時隔多年,我想想該怎麼解開陣法。”

林傾歌會猶豫,全因自己冇以前的實力。

她說完這句話,蕭衍示意她看向那邊的岩漿。

岩漿正沸騰著,竟有一條火龍從中翻湧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