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龍掀起的岩漿,飛濺地到處都是。

林傾歌同蕭衍用身體內的力量化作結界,擋住了飛濺而來的火光。

“喲,幾百年了,漂亮的小娘子,你又回來了。”

火龍言語輕佻,他直接落在林傾歌麵前,搖身一變化作一個模樣清秀卻不失英氣的青年男子。

他的衣服顏色很是騷氣,花花綠綠,過分俗氣。

“住口,她可不是你該惦記的人!”

蕭衍目光冷酷,抽出噬靈刀朝他示威,擋在了林傾歌的麵前。

“彆衝動,我是來給你同你的心上人一些考驗的,總不能讓你們白白將老魔獸放出去吧!”

火龍見到蕭衍,眼裡竟閃過幾分懼意。

但他再多打量了幾下對方,心中暗喜,不再害怕了。

蕭衍聽他這麼說,仍對他嚴陣以待,不肯退步分毫。

“我自己設的陣法將老魔獸困在此地,我想放出來,就放出來,何時需要他人幫我,還在這裡指手畫腳?”

林傾歌冷冷瞥視他,淡然說道。

見這兩個傢夥油鹽不進,果然是天生一對,他氣的鼻子噴出粗氣來!

“你們兩個,不要太過分了,難不成是怕自己過不了我的三關不成!”

火龍特意出言挑釁他兩。

“彆答應他,我怕你們兩等會回不去。”

老魔獸這會開口了,沉悶的聲音聽著讓人昏昏欲睡。

“老魔獸,閉嘴,這裡冇你什麼事,她要真有辦法把你放出來,早放了!”

火龍惱怒地斜了他一眼。

聽著他的話,老魔獸心中鬱悶地不行。

好像他說的,確實是有幾分道理。

“不就是三關,有什麼難的,我們闖!”

林傾歌就不信了,自己過不了三關。

最主要還是她實在是忘了,該如何解開困住老魔獸的陣法。

當時她設置地太多複雜,想的是到時候回來直接用靈力傾瀉而出破了陣法就是。

目前尷尬的是,她冇有那麼多靈力可以供她驅使。

“這可是你說的,彆反悔,我這第一關便是你們其中一人同我對戰,隻要能接下我三招就算你們過了這一關。”

火龍說完,忍不住對他們騷氣地吹了兩下口哨。

“我同你比試。”

蕭衍將火龍推出幾丈遠,這才落在了地上。

他麵色發寒地盯著對方,彷彿在看一個死物。

火龍不由自主地心生畏懼,但麵上還是強作鎮定,免得輸了氣勢。

“傾歌是吧,我建議你們換個人同我比……”

他話未說完,一道劍氣從他的臉側劃過,直接劈斷他的頭髮。

“你!行,你們不聽勸,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火龍直接同蕭衍對打起來。

一開始,蕭衍都能夠遊刃有餘地接下他的招式,到了後麵,越發吃力起來。

無數火光不斷在這片狹小的空間裡,不斷炸開,晃得人睜不開眼睛來。

林傾歌毫不擔心地坐在一塊石頭上,竟悠閒自在地開始用離火煉丹。

同蕭衍還在打鬥的火龍,同被困在岩漿中心的老魔獸對她頗為無語。

怎麼能有人在這種時候,還能怎麼淡定,太不合乎常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