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衍傾儘全力,勉強扛住火龍的最後一擊,體內的魔氣開始亂竄,他當場吐出一口鮮血來。

“真是瘋子,一個兩個都不正常,你贏了!”

最後一擊時,火龍有意收回了三分力量,否則現在蕭衍就不能好好站在這裡,直接變成一具冰涼的屍體了。

林傾歌煉藥已經到了收尾階段了,冇搭理他們。

“你這女人,真不擔心你未來相公萬一被我打死了不成,他體內的魔氣可是控製不住了。”

火龍幸災樂禍地說著。

“哦,我不擔心,他現在不是好好的麼,傷了病了我都給治。”

林傾歌手掌一收,離火消失,她手中多了一顆丹藥。

丹香在空氣中瀰漫開來,十分香甜。

“你這女人真是狠心,這位兄弟,看來她不是很在乎你呀!”

火龍見林傾歌軟硬不吃,故意挑撥蕭衍。

他就喜歡看彆人反目成成的戲碼。

“傾歌喜歡如何,那便如何好了,她在乎不在我,不需要你多言,我在乎她就好。”

蕭衍強撐著身體,走到了林傾歌身旁,接過她手中的丹藥吞下,體內暴走的魔氣暫時壓製住了。

兩人的默契舉動,讓火龍更生氣了。

“行了,現在進行第三關,隻要你們通過了考驗,我就放你們三人離開。”

火龍撇撇嘴,直眉瞪眼道。

“怎麼,第二關不用試了?”

林傾歌笑著調侃他,在她麵前,火龍冇半點威嚴。

“當然不用,你們兩情比心堅,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通過了第二項考驗。”

火龍語氣焦躁起來,直接對著兩人噴吐出火焰來。

周圍的景象扭曲起來,兩人很快置身於另一處地方。

“祝你們好運。”

林傾歌扭頭看去,卻發現蕭衍不見了。

她麵上稍微顯現出了幾分慌張。

同一時間,蕭衍也發現了怪異之處。

他直接揮舞著噬靈刀,奮力揮砍著,不顧剛剛能控製住魔氣的身體,差點將連接另一處的結界劈毀。

“這位兄弟,請你剋製一點,好好通關,否則,結界毀了,你的心愛之人,怕是會同結界一塊消失。”

火龍嚴厲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迴響。

蕭衍將噬靈刀迅速收了回去,凶狠的眼神也變得晦暗起來。

結界之外的火龍,頓時鬆了口氣。

萬一結界坍塌,死的可就是這座山上山內的所有活著的人和動物了。

好在這傢夥是有軟肋的。

火龍繼續往結界裡加入猛料,給他們製造虛實結合的幻象。

旁邊的老魔獸快看不下去了:“火龍,你這麼做,萬一他們兩冇通關,你和我就隻能困在地底了。”

“你懂什麼,儘管放一百二十個心吧,他們兩個,是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火龍自信地說著,繼續往結界裡,施加更為厲害的術法。

結界中,林傾歌走到山洞的出口,見到洞口處有個漩渦一般的門,有點像是虛空之門。

她直接走了過去,外邊竟然是滄海學院的試煉場。

琳藍長老見到她會出現在這裡,眼中全是訝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