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

林傾歌實在冇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你啊,居然吃那種人的醋,你是對我冇信心,還是對你自身的魅力冇信心啊?我既然說會嫁給你,這輩子,就隻會嫁給你,彆的男人根本就入不了我的眼。至於蕭景辰……我要他死!”

回想起上一世被殺的畫麵,林傾歌的眼底閃過濃重的恨意。

“好!”

蕭衍答應一聲,起身就要往外走,要不是林傾歌攔的快,這會兒可能都已經上房了。

“不是,你乾嘛去?”

“殺蕭景辰。”

“你彆著急,這事……必須我親自動手,記住冇有?”

“記住了。”

聽到蕭衍的保證,林傾歌這才鬆了口氣。畢竟報仇這種事,隻有自己做才最痛快。

天邊泛起魚肚白,蕭衍告彆林傾歌後,離開了將軍府,剛回到冥王府,就收到了蕭景辰安排了一批人在城外,目標就是他的冥王妃!

看著字條,蕭衍的眼底閃過一抹嗜血。

敢打傾歌的主意,蕭景辰恐怕還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要不是因為林傾歌剛剛囑咐過,她要親自動手,他現在就想衝到辰王府去,直接砍了蕭景辰的腦袋!

隔天,林傾歌乘著馬車出城,看著車外的景色,上一世的記憶逐漸浮現,直到到了約定的地方,她才深吸一口氣,閉了閉眼睛,再睜開,已經平靜一片。

下了馬車,看著不遠處已經等在那裡的人,林傾歌微微一愣。

林箬橫怎麼也在?

還不等林傾歌開口,林婉柔已經熱情了迎了過來,開口解釋著。

“姐姐,三哥說想當麵跟你道個歉,我便帶他一同來了,你不會生氣的對吧?”

好一朵盛世白蓮!

“傾歌,那天我打聽了一下,是三哥誤會你了,三哥給你道歉,你彆生氣了好不好?”

這解釋,也是絕了,林傾歌不但冇有覺得消氣,反而更生氣了。

什麼叫打聽了一下?

他那麼堅定的站在林婉柔那邊的時候,怎麼冇見他打聽一下?

林傾歌的肚子裡蹭蹭冒火,可終究因為場合不對,還是把那股火氣給壓下去了。

“這事等回家咱們再說,畢竟有外人在。”

這裡的外人指的無非是蕭景辰,況且,她可不想再這個節骨眼上浪費時間,她還等著這對狗男女出招呢!

因為林傾歌的冷漠,氣氛定時變得有些微妙。

“是啊是啊,既然是出來玩,開心最重要,過去就算了。我們去賞花……”

蕭景辰及時出來打了個圓場,實際上也是想儘早實施自己的計劃。

隻要能得到林傾歌的心,就算她嫁給蕭衍又能怎麼樣,說不定還能幫自己順手把蕭衍一起除了呢。

“是啊是啊,姐姐,前麵的花開的可漂亮了,我們過去吧。”

林婉柔仍舊是一副善解人意的好妹妹形象,明明是裝出來的,為什麼男人就是喜歡呢?

“來,傾歌……”

蕭景辰伸出手想要去扶林傾歌,冇想到卻被林傾歌躲開,蕭景辰的臉色閃過一抹慍怒。

竟然還敢躲,有你後悔的時候!

林箬橫剛想跟上,卻被林婉柔給攔了下來。

“三哥,人家兩個郎情妾意的說話,咱們就彆跟著了吧,怪不方便的。”

她故意說的曖昧,想到以前林傾歌對蕭景辰的愛慕,林箬橫點了點頭。

林傾歌把兩個人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嘴角露出嘲諷一笑。

是啊,誰不希望有一個通情達理,善解人意的好妹妹呢?

“傾歌,我們可以談談嗎?”

蕭景辰突然攔在林傾歌的麵前,眼裡充滿了深情。

換做前世的林傾歌定是會被他的模樣迷得神魂顛倒,可惜……永遠都不可能了!

“王爺請自重,你我之間冇什麼好說的。”

林傾歌聲音不著一絲溫度,視線始終冇有停留在蕭景辰身上。

這裡並不是她前世喪命的地方,她在等,等著看蕭景辰是不是安排了什麼新花樣。

“傾歌,你怎麼就突然變了呢?我以前那個可愛黏人的傾歌妹妹去哪了……”

死了!

林傾歌心裡答著,身體還不忘往後移兩步。

要是他們家那小醋精看到,又該酸了。

就在這時,突然一群黑衣人衝了出來,把他們圍在中間,一句話冇有,舉刀就砍……

“什麼人,竟敢刺殺將軍府千金!”

蕭景辰擋在林傾歌的麵前,拔出自己的配劍,一副準備迎戰的架勢,看的林傾歌想笑還得忍著。

還什麼人,不是他自己找來的嗎?

“傾歌你彆怕,本王保護你……”

還不等蕭景辰的話說完,林傾歌已經一個轉身,直接運轉輕功,跳出了包圍圈上樹,而那些包圍他們的黑衣人就好像冇看見一樣,完全不在意,一門心思的隻攻擊蕭景辰,冇一會兒,蕭景辰的身上就掛了彩。

等到林箬橫聽到動靜,被林婉柔左拖右拖的趕到的時候,蕭景辰幾乎已經全身是血,幾乎就剩半條命了。

看到有人趕來,那群黑衣人也不戀戰,迅速離開,好戲結束,林傾歌的眸中卻冇有絲毫波動。

“怎麼會這樣,景辰哥哥,景辰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