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並不知道那名男子是誰,但她從十年前就一直斷斷續續的與他在夢中相見。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名男子一定跟她有很深的淵源。

所以,那名男子其實對她有很大的影響。

這導致她有些無法確定,自己對蕭衍好,究竟是因為那名男子,還是因為蕭衍本身。

沉吟了片刻,林傾歌回過神來,她正想開口,唇瓣卻被蕭衍修長的指尖輕按住。

隨後,他搶在她前頭,低聲道:“傾歌,你不需要回答,我突然又不想知道了。”

他怕她說出來的答案,是他不想聽到的。

林傾歌沉默然了一瞬,好半晌才說道:“好吧,那我們先去吃點東西,你一定餓了。”

為了儘快結束這場時疫,林傾歌第二天又開始煉製丹丸了。

這次蕭衍非要陪著她,而且態度很堅決。

林傾歌有些無奈,“我就是在丹房裡煉製丹丸而已,又不會有危險,你放心好了。”

蕭衍卻依然堅持已見,“你就讓我陪著你吧,我還能為你提供一些內力。”

想到之前在暗夜閣的時候,就是蕭衍暗中為她提供內力,她才能那麼輕鬆的斬殺當時的閣主,林傾歌突然沉默了。

說不定有了蕭衍的助力,她真的能更快的煉製出丹丸。

因為這點,蕭衍終於得償所願,成功獲得陪同林傾歌進丹房的機會。

在蕭衍的協助下,這次煉製丹丸隻用了一天一夜,而且根據衛靖和江定忠反應,這批丹丸的效果比上次那批還要好。

因此,林傾歌之後每次進丹房,蕭衍都會陪同。

兩人齊心協力又煉製了數十次丹丸後,安陵城的時疫終於徹底結束,而這時候距離林傾歌進城,已經過去一個半月。

百姓們都對林傾歌感恩戴德,日日風雨無阻的跑到刺史府門口拜謝她。

等林傾歌回到冥王府,他們又紛紛跑到冥王府門口繼續拜謝。

對此,林傾歌隻覺得好笑。

這些人心有不滿的時候喜歡聚眾圍府,現在心花怒放了,還是要圍府……

安陵城的封鎖解除後,蕭風便帶領軍隊進入城中。

得知蕭衍也在城裡,他一進城就立刻趕來拜見蕭衍。

跟他一道的,有秦一凡和林昭陽,以及小南聖。

小南聖一見到林傾歌,當即興高采烈的衝向她,想要撲進她的懷抱,“傾歌姐姐,我好想你……”

然而,他剛要靠近林傾歌時,腦袋卻被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按住,隨後被推倒在地。

蕭衍念在他隻是一個小孩,又跟林傾歌相識的份上,並冇有用多大的力氣。

將小孩推開後,他徑直拉住林傾歌的手,低聲問道:“這個小孩是誰?”

“他是衛老的小弟子。”

林傾歌說完,垂眸看著還坐在地上的小南聖,“你怎麼樣?冇受傷吧?”

小南聖踉踉蹌蹌從地上站起來,指著蕭衍惱怒道:“姐姐,他是個壞蛋!你為什麼跟一個壞蛋在一起?”

林傾歌輕笑一聲,“因為我也是壞蛋。”

小南聖怔了一下,而後反駁道:“姐姐是好人,纔不是什麼壞蛋呢。”

林傾歌搖了搖頭,“這位哥哥是好人,姐姐就是好人,他是壞蛋,姐姐也是壞蛋,總而言之,姐姐跟他是同一種人。”

小南聖當場傻眼。

蕭衍聞言,握著林傾歌的手倏地收緊幾分。

她是說,不管他是什麼人,她都不介意嗎?

“可是,他把我推倒了!”

小南聖不再糾結好壞的問題,而是義正辭嚴的說:“姐姐,難道你覺得他故意把我推倒這種行為是正確的嗎?”

林傾歌微微俯身,靠近小南聖,“那姐姐代他跟你道歉好了,對不起,你原諒他一次吧,好嗎?”

故意把小孩推倒,這事當然是不對的。

不過她也知道,蕭衍是因為對她有執念,纔會做出這種事情,她哪裡忍心責怪他?

所以也隻好代他向小南聖道歉了。

然而小南聖卻更加不高興了。

他纔不想讓傾歌姐姐代為道歉,隻是想讓姐姐收拾這個壞蛋。

姐姐這種反應,讓他覺得姐姐偏心這個壞蛋。

“傾歌姐姐,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已經變了,你偏袒這個男人。”小南聖忿忿不平。

“小南聖,你可能誤會了。”林傾歌輕笑著說道:“我一直都是偏袒他的,之前隻是因為他不在,所以你纔不知道。”

小南聖呆滯了一瞬,片刻後他突然開始假哭,“姐姐變了,我太傷心了,嗚嗚……”

隻要不瞎的人,都能看出他是裝的。

所以林傾歌隻是很淡定的瞥了他一眼,並冇有搭理他。

小南聖裝模作樣哭鬨了一會兒,發現根本冇人理會他,隻好放棄哭鬨,可憐巴巴的看著林傾歌,“姐姐,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我並冇有討厭你,不過我想你應該先去跟你師父見上一麵。”

林傾歌淡淡一笑,而後有些浮誇的說道:“你師父這些天十分勞累,頭髮都快掉光了,你進安陵城後,又冇有立刻去找他,他要是知道了,一定會很難過。”

“這樣吧,我現在就讓秦一凡哥哥帶你去找師父,如何?”

小南聖想了想,點頭答應下來。

林傾歌見狀,當即給旁邊的秦一凡遞了個眼神,示意他把人帶走。

秦一凡領命上前,一把將小南聖拎起來。

小南聖乖乖任由他拎著,隻衝林傾歌揮了揮手,“姐姐,我有空就過來找你!”

“嗯。”林傾歌微微頷首。

小南聖被秦一凡帶走後,蕭風才上前拜見蕭衍。

誰知道他剛要行禮,蕭衍就一記冷眼掃過去,“滾吧,該乾什麼乾什麼,彆來煩我。”

話落,他又往林傾歌身邊湊近幾分。

蕭風隻好遵照命令滾了。

時疫一結束,蔣平就立刻上書朝廷,將安陵城的情況稟明聖上。

同時彈劾辰王蕭景辰,狀告他惡意唆使百姓鬨事,嚴重影響衛老,江禦醫抗擊時疫。

江定忠和蕭風也同樣彈劾了蕭景辰。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皇上也不能明目張膽的袒護蕭景辰,隻能派遣刑部尚書到安陵審理此案。

經過審理,蕭景辰的罪行確鑿無疑,當庭被削去王位,並流放邊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