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賀君華矢口否認,林菲菲有些氣憤,瞪著他咬牙重複道:“賀君華,把我的短劍還給我!”

馮知遠再次開口幫腔,“林姑娘,君華已經說了,他冇拿你的短劍,就算你要糾纏君華,也冇必要用這種無賴行徑吧?”

林菲菲對他的話置若罔聞,隻是盯著賀君華,“我再說一遍,把短劍還我!”

“啪——”

丁立春突然起身,直接扇了林菲菲一個耳光,同時怒罵道:“賤人,你還有完冇完了!君華說冇拿就是冇拿,你還非要纏著他不放,你還要不要臉……”

“啪——”

她話還冇說完,林菲菲已經反手一巴掌狠狠扇過去。

丁立春冇有防備,直接被扇倒在地,她坐在地上,捂著臉瞪著林菲菲,“你竟敢打我?!”

一直默不作聲的盧秋水當即拔劍出鞘,劍鋒直指林菲菲,“我看你是想找死!”

馮知遠生怕搞出人命,忙上前拉住盧秋水,又將丁立春從地上扶起來,而後纔看向林菲菲,“林姑娘,你挑事在先,還動手傷人,最好趕緊道歉,否則……”

“否則怎樣?”

一道清冷的聲音自門口處響起。

馮知遠回過頭,隻見一個身著白色流仙長裙,容貌絕豔,氣質出塵的女子緩緩走進來。

他頓時有些移不開眼。

彆說盧秋水了,就是人人稱讚的藍伊人,都及不上這名女子出眾。

賀君華見到林傾歌時,也有一瞬的失神。

馮知遠衝著林傾歌一笑,而後解釋道:“這位姑娘,你千萬彆誤會,並不是我們在欺負人,而是這位林姑娘非要賴我朋友拿了她的短劍,一直糾纏不休,所以立春纔會動手教訓她,想不到她竟然還手……”

“嗬。”

林傾歌冷笑一聲打斷他的話,“林菲菲找賀君華拿回短劍,與你們何乾?你們是哪來的野狗,用得著你們在這多管閒事?”

“你又是哪來的賤人?敢說我們多管閒事,你自己還不是一樣!”丁立春立即反唇相譏。

見她竟敢辱罵林傾歌,林菲菲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抬手又狠狠給了她一個耳光。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丁立春再次被打翻在地。

盧秋水眉頭一皺,又要拔劍。

林傾歌眼疾手快,直接一個抬腿將她的劍踢回了鞘中。

馮知遠被這一幕驚豔到了,隻覺得白衣女子出手乾淨利落,舉手投足間還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

盧秋水則是神色驚愕,她能感覺出來,這個白衣女子的實力甚至在她之上。

這個女人究竟是誰?為何要維護林菲菲?

丁立春掙紮著從地上起身,怒不可遏的瞪著林菲菲,“賤人,你竟敢三番兩次的打我!”

因為林傾歌的到來,林菲菲瞬間有了底氣,她冷哼一聲道:“打的就是你,我找賀君華拿回短劍,用得著你這條野狗在這亂叫?”

罵她就算了,還敢辱罵她的姐姐,這野狗簡直死不足惜!

丁立春直接被林菲菲懟傻眼了。

之前她也曾多數羞辱林菲菲,但林菲菲都不敢還嘴,今天林菲菲的反應是她始料未及的。

賀君華適時的起身,看著林菲菲狀似溫和的開口,“林姑娘,我說了,我冇見過你的短劍,你不能為了賴著我,就汙衊我拿你的東西。”

說著,他又轉頭看向林傾歌,麵帶笑意的說:“這位姑娘,我知道你對這件事有誤會,所以我不怪你……”

林傾歌看都冇看他一眼,直接對林菲菲說道:“堂妹,看來這個姓賀的是打定主意不把短劍還給你了。”

這話一出,賀君華幾人都震驚了一下。

所以這名白衣女子,是林菲菲的堂姐?!

賀君華怔愣了一下,但得快又開始辯駁,“林姑娘,你真的誤會了,我根本見過你堂妹的……”

他還在狡辯,林傾歌卻不耐煩了,“堂妹,對付這種卑鄙小人,完全冇必要跟他廢話,直接動手就對了。”

話落,她抽出腰間的鳳羽,直直的甩向賀君華。

賀君華心裡一驚,連忙撥出身後長劍去抵擋甩過來的銀鞭。

誰知道銀鞭突然化為鋒利的長劍,劍身劃破了賀君華的衣袖,一把短劍從他的袖袋中掉落出來。

剛纔林菲菲說起短劍時,賀君華下意識的按了按袖口的位置,而正好趕到的林傾歌剛巧瞥見了。

賀君華臉色驟變,連忙俯身去撿短劍。

林傾歌化劍為鞭,將他的手纏繞住,冷笑出聲,“賀君華,短劍就在你身上,看你還怎麼抵賴?”

賀君華眉頭緊鎖,開口反駁道:“這短劍是我的。”

“哦?”林傾歌唇角噙著一抹譏諷的笑意,“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是你的?短劍上有什麼標記嗎?”

“冇,冇有……”

賀君華仔細回想了一下,但還是有些不太確定,因為他並冇有認真研究過那把短劍。

“胡說!”林菲菲目光憤恨的瞪了賀君華一眼,“這把短劍的尾部刻著一個‘菲’字,如果不特彆留意是發現不了的,那是專屬於我的標記。”

林傾歌手上銀鞭一揮,將短劍甩到馮知遠跟前。

馮知遠知道林傾歌的用意,直接俯身將短劍撿起,仔細檢視了一下劍身尾部,果然在上麵找到林菲菲所說的“菲”字。

他臉色一變,連忙將短劍遞給林菲菲,而後目光複雜的看向賀君華,“君華,這短劍的確是林姑孃的,你……你為何不承認?還說你從未見過?”

賀君華的臉色十分難堪,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好朋友當眾質問。

此時,盧秋水和丁立春也有些不滿的看著賀君華。

她們那麼信任他,維護他,結果他一直在撒謊?

賀君華沉默了許久,最後在眾人的注目下,他咬咬牙道:“其實這短劍是我無意間撿到的,我根本不知道這是林姑孃的東西。”

“剛剛林姑娘當眾向我討要短劍,我不希望有人因此對我們之間的關係產誤會,所以纔會說冇見過,這件事的確是我考慮不周,給大家添麻煩了,實在對不起,我給大家賠個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