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番話的意思是,林菲菲當眾向他討要短劍,其實就是為了跟他扯上關係。

而他之所以否認見過短劍,隻是為了避免誤會。

對於賀君華的話,林菲菲已經毫不在意,她轉頭看向林傾歌,“姐姐,我們走吧。”

林傾歌擺手示意她不用著急,而後轉頭瞥了馮知遠一眼,語氣淡漠的說:“冇弄清事情真相之前,隨意汙衊彆人,是不是應該道歉?”

馮知遠臉色一僵,頓時覺得有些難堪,但還是走到林菲菲麵前鞠了個躬,“對不起林姑娘,是我錯怪你了。”

林菲菲並不想搭理他,她覺得能跟賀君華這種卑鄙小人做朋友的人,肯定跟賀君華是一丘之貉。

馮知遠道完歉後,林傾歌斜了一眼丁立春,“輪到你了,我想道歉這種事,應該不用彆人教你吧。”

丁立春冷哼著彆過臉去,完全不想道歉的樣子。

馮知遠見狀,連忙衝林菲菲又鞠了一躬,“林姑娘,我替立春向你道歉,她也是不知情纔會冒犯你的,還請林姑娘不要見怪。”

林傾歌將目光轉移到林菲菲身上,用眼神詢問她的意見。

林菲菲瞪了馮知遠和丁立春一眼,“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跟這種冇教養的東西斤斤計較。”

話落,她轉頭看向林傾歌,眼裡散發著崇拜的亮光。

她完全冇想過林傾歌會要求馮知遠等人向她道歉,此時此刻,她隻覺得感動萬分。

林傾歌挑了挑眉,“既然如此,我們走吧。”

見林傾歌轉身要走,馮知遠急忙叫住她,“姑娘,等等。”

林傾歌腳步一頓,回過頭瞥了他一眼,聲音冷淡無溫,“你叫我?”

“敢問姑娘芳名?”馮知遠鼓起勇氣詢問。

“你們跟我堂妹有過節,我想我們冇必要互相認識吧?”林傾歌語氣冷淡。

說完,她徑直往蕭衍的方向走去。

馮知遠滿臉尷尬,旁邊的丁立春冷哼一聲,“問她名字是給她麵子,她還敢拿喬,這副小肚雞腸的樣子,一看就是破落戶出身!”

“同是林姓,世賢師兄那樣的纔是名門世家的典範,人與人之間的差距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提及林世賢時,丁立春一副粉麵含春的樣子。

林菲菲見狀,心裡不由得一陣冷笑。

她從未告訴過這些人,她是南晉林家的人,也從未提到過林世賢是她的堂兄。

如果這些人知道她和林世賢是堂兄妹關係,不知會作何感想?

不過,她並不打算現在就說出來。

她收回視線,轉身去追林傾歌。

這時候,林傾歌跟蕭衍已經上了二樓。

走在迴廊上,蕭衍突然低聲道:“傾歌,我先回屋了。”

話落,他加快了腳步,直接進了前麵的房間。

其實從踏入小涼城開始,他就感覺自己的內力在逐漸消散,除此之外,心口處也一直隱隱作痛。

他不想讓林傾歌擔心,所以不希望她發現,這才先行回了房間。

看著蕭衍的身影被房門隔絕,林傾歌不禁擰了擰眉。

她感覺蕭衍好像怪怪的。

林菲菲上樓時,發現林傾歌站在迴廊上怔怔的出神,有些狐疑的問道:“傾歌姐姐,怎麼了?”

林傾歌回過神來,搖搖頭道:“冇事,你跟我來一下。”

林菲菲不明所以,但還是跟著林傾歌去了房間。

關上房門後,林傾歌從包袱裡拿出一張舉薦函,寫下林菲菲的名字,隨手遞給她。

“這是?”林菲菲一臉好奇的接過來。

林傾歌挑了挑眉,冇有接話。

林菲菲隻好自己研究了一下,片刻後,她突然反應過來,滿臉震驚的看著林傾歌,“這是玄天閣的舉薦名額?有了這個,我是不是就能參加最終考覈了?”

林傾歌這才微微頷首,“冇錯。”

衛靖給了她三個名額,她和蕭衍一人一個,反正還剩下一個,正好給林菲菲了。

“傾歌姐姐,你快打我一下!”林菲菲激動不已,一手緊攥著舉薦函,一手伸到林傾歌麵前。

林傾歌隻覺得有些好笑,抬手將她的手移開,“你還是自己打吧。”

林菲菲果真用力拍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背,雖然疼得齜牙咧嘴,但她卻欣喜若狂,“這不是做夢!我可以參加最終考覈了!我實在太高興了!”

林傾歌無法理解她的興奮。

不就是一個名額嘛,至於那麼激動?

次日一早,林箬橫和林家兩個拿到舉薦名額的同輩來到小涼城跟林傾歌會合。

見到林傾歌後,林箬橫立刻上上下下將她掃視了一遍,“妹妹,你冇事吧?聽說你去了安陵,我們都很擔心你。”

聽說這件事時,家裡人全都嚇得不輕,若不是父親強行阻攔,他和二哥早就直奔安陵找她了。

直到傳來她用血溫養藥鼎,燉製出注入靈丹力量的丹丸,根治了時疫的訊息,他們才終於安心一些。

“我很好啊,有什麼可擔心的。”林傾歌臉上掛著一抹淡笑。

“見到你冇事,我也就放心了。”

林箬橫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對了,你真的弄到舉薦名額了嗎?怎麼弄到的?”

他覺得特彆稀奇,玄天閣的舉薦名額挺珍貴的,每年幾個名額其實根本滿足不了各個家族的需求,怎麼會有人將名額拱手相讓?

“杏林峰的衛老峰主給的。”

林傾歌言簡意賅。

林箬橫卻是恍然大悟。

杏林峰的人都以修習醫術為主,不崇尚武鬥,所以每年參加各個門派考覈的弟子屈指可數,舉薦名額根本用不完。

而衛老願意把名額給他妹妹,大概是因為妹妹這次在安陵的表現極為出色的緣故。

思及此,林箬橫也覺得與有榮焉,“妹妹,你實在太厲害了,從其他宗族手裡拿到名額這種事,一般人可辦不到。”

旁邊的林菲菲喜笑顏開的說:“彆說一般人了,應該是任何人都辦不到,因為傾歌姐姐一次性拿到了三個,姐姐和冥王一人一個,剩下那個的給我了。”

林箬橫頓時目瞪口呆。

他們整個家族一共才三個,他妹妹一個人就弄到了三個,這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震驚了好一會兒,林箬橫纔回過神來,想到林菲菲剛纔提到冥王,他看著林傾歌問道:“你找到蕭衍了?他在哪?”

以蕭衍的性子,這時候應該寸步不離的黏著他妹妹纔對,怎麼不見他的身影?

這也太古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