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傾歌拿著水袋返回時,就看到藍伊人正纏著蕭衍自言自語。

她直接飛身上前,落在蕭衍麵前,瞥了一眼藍伊人,語氣淡漠的說:“他不會告訴你名字的,更不會記住你。”

說完,她把手裡的水袋遞給蕭衍。

林傾歌回來後,蕭衍的視線就一直停留在她身上,他接過水袋喝了幾口又遞了回去。

“不喝了?”林傾歌輕聲詢問。

“嗯。”蕭衍低低的應了一聲。

林傾歌收起水袋,在他旁邊坐下來,拉起他的手為他診脈,“感覺怎麼樣?有冇有好點?”

“已經好多了。”蕭衍身子微傾,很自然的將腦袋靠在林傾歌的肩上。

看著兩人親昵的舉動,藍伊人不由得皺了皺眉。

這兩人看起來明顯是很親密的關係。

如此絕色的男子,竟然已經有情妹妹了?

藍伊人心裡像被一塊大石堵住,突然就有些難受。

倘若這位情妹妹容貌欠佳,那事情還比較好解決,偏偏這情妹妹長得如花似玉,宛如九天仙女下凡,連她都覺得有些心動,更不要說那些男子了。

可她真的一眼就沉迷在這位公子的神顏中,現在又愛上他這種病嬌的模樣。

這麼特彆的公子,她當然要搶過來!

不過想將他搶到手,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看兩人的樣子,似乎也是要去參加考覈的。

思及此,藍伊人出聲問道:“二位也是要前往玄天閣參加考覈嗎?”

如果是,她就不必急於一時,反正會在玄天閣相見。

“你怎麼還冇走?”林傾歌抬頭瞥了一眼藍伊人,語氣帶著明顯的不悅。

妄想勾搭蕭衍的女人,她纔不會給好臉色!

藍伊人聽出了林傾歌的不耐,但還是不死心的說:“隻要你回答我,我就馬上離開,怎麼樣?”

“是又如何?”林傾歌神色淡漠。

藍伊人卻笑臉相迎,“冇什麼,後會有期。”

話落,她飛身上馬,策馬而去。

她決定在玄天閣守株待兔!

藍伊人離開後,看到信號的蕭卓正好帶人趕到。

有蕭卓一行人的護送,林傾歌也安心了不少,所以她決定按照原計劃,前往玄天閣參加考覈。

但蕭衍卻依依不捨的拉著她的手。

“為了查詢曼陀羅華之毒的解除方法,我還是得去一趟玄天閣。”林傾歌神色認真的解釋。

蕭衍沉默了一瞬,最後還是將她放開,隻是落在她臉上的目光透著幾分不捨。

林傾歌抬手輕撫他的臉龐,柔聲道:“你乖乖回京都等著我,不要亂跑。”

“知道了。”蕭衍點頭答應下來。

林傾歌這纔看向旁邊的蕭卓,吩咐道:“把你家王爺安全帶回京都,一旦有什麼意外情況,第一時間給我傳信。”

蕭卓沉默不語。

這種事情他如何答應?

王爺要去什麼地方,又不是他們這些屬下能夠控製的!

“嗯?”林傾歌眉梢一挑,出口的字音帶著一絲明顯的威脅。

這時候,蕭卓已經接收到自家王爺投射而來的冰冷目光。

他頓時覺得後背一陣陣發涼。

莫非王爺是要他答應下來?

想到這點,蕭卓立即向林傾歌行禮,畢恭畢敬的回道:“王妃放心,屬下定會竭儘全力,護送王爺安全返回京都。”

見他答應,林傾歌又轉頭囑咐了蕭衍幾句,然後才道彆離開。

目送她一路遠去後,蕭衍收回視線,俊龐上的溫和神色瞬間被冰冷取代。

蕭卓見自家王爺恢覆成原來的樣子,整個人立刻緊繃起來,小心翼翼的請示道:“王爺,我們是否即刻返回京都?”

“在小涼城外給我找一間彆院落腳。”蕭衍聲音冰冷。

玄天閣一定有與他相剋的東西,而且這東西對他的剋製實在不小,小涼城不能再待下去了。

但在城外應該對他冇什麼影響。

“是,王爺,屬下這就安排。”蕭卓頷首應下。

蕭衍沉吟了一瞬,又吩咐道:“把司徒安帶過來。”

他無法確定玄天閣裡究竟是什麼東西與他相剋,隻能把司徒安找來,看看能否有所發現。

“如果……”蕭卓欲言又止,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問道:“如果司徒先生不肯來怎麼辦?”

“要是他不肯來,就直接把他的寶貝全毀了。”蕭衍不假思索,語氣冷厲。

蕭卓在心裡為司徒安捏了一把汗,希望他不要自討苦吃吧……

林傾歌前進了一刻鐘後,在路上碰到了折返回來的林菲菲。

她狐疑的問道:“你怎麼往回走?”

“我有點擔心你們,就跟箬橫哥哥打了個招呼,回來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林菲菲解釋完,又問道:“冥王呢?他怎麼樣了?”

“他的屬下來接他了,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林傾歌淡淡回道。

得知蕭衍走了,林菲菲纔敢上前拉住林傾歌的手,“那我們趕緊走吧,要是遲到可就麻煩了。”

林傾歌冇說什麼,任由她拉著自己走。

兩人抵達玄天山山腳時,有不少人正在排隊進行登記。

隊伍分成兩組,一組是參加複賽並順利通過的,這組人隻需要拿出參賽時的身份銘牌進行登記,就能確認參與最終考覈。

另一組則是帶著舉薦名額來的,這組人的舉薦函需要經過驗證,確定是真的之後,就能拿到身份銘牌,獲得最終考覈的資格。

林箬橫他們已經通過驗證,進入待考覈的隊伍中。

就在林傾歌和林菲菲按照規矩開始排隊時,旁邊突然傳來一道嘲諷的聲音。

“咦?這是林菲菲吧?複賽被淘汰的人,竟然還有臉跑到這裡來?”

林傾歌轉頭看去,發現出言嘲諷的是丁立春。

她冷瞥了丁立春一眼,“有規定說複賽淘汰的人,不準用舉薦名額參加最終考覈嗎?玄天閣的規矩,輪得到你這種貨色指手畫腳?”

“我……你……”

丁立春一時語塞,臉色也有難看。

她哪有對玄天閣的規矩指手畫腳,她隻是不信林菲菲能拿到舉薦名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