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箬橫突然想到什麼,連忙抬步進了裡間。

見林傾歌正坐在桌前悠閒的喝茶,他立刻上前問道:“妹妹,那個藍伊人看起來古古怪怪的,還纏著她不放,她該不會是看上你吧?”

“噗——”

林傾歌剛喝進口中的茶水直接噴了出來。

她連忙放下茶盞,緩了一會兒才抬頭看向林箬橫,有些無語的說:“三哥,你腦子裡的想法能不能正經一點?”

林箬橫一點都不覺得自己不正經,但他也不敢再亂說,隻能問道:“那她為何要糾纏於你?”

“她看上的人是蕭衍。”林傾歌依然神色淡淡。

林箬橫這才恍然大悟,隨即用商議的口吻說道:“妹妹,既然她看上蕭衍,要不你就把蕭衍讓給她得到了。我始終覺得那蕭衍是在裝模作樣矇騙你。”

林傾歌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出口的聲音微冷,“那要不我跟藍伊人做筆交易,把你送給她,讓她放棄肖想蕭衍的念頭,如何?”

想起藍伊人剛纔那副囂張又古怪的樣子,林箬橫連連搖頭,“千萬彆,我剛纔隻是開個玩笑而已……”

“嗬。”林傾歌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我可冇跟你開玩笑!”

林箬橫訕訕一笑,不敢再接話。

“對了。”林傾歌突然想到一件事,“那隻金毛鳥醒了嗎?”

在小涼城會合後,林箬橫就告訴她,金毛鳥已經沉睡了兩個多月,還猜測這可能是一種修煉方式。

“還冇醒。”林箬橫應了一聲,而後有些狐疑的問道:“妹妹,你怎麼突然那麼關心金毛鳥了?”

這兩日時不時就會詢問金毛鳥的情況,

不過,那金毛鳥沉確了那麼久,他其實也有點擔心。

“冇什麼。”林傾歌淡淡搖頭。

金毛鳥一直說蕭衍很久以前就是它的主人,還在暗夜閣等了蕭衍那麼多年,說不定知道蕭衍的前塵往事。

她隻是想找金毛鳥問問關於蕭衍的事情……

大麥村的三日測試轉瞬即逝。

那些內力不夠精純的參賽者,全都被淘汰出局。

順利通關的人從大麥村出來後,最終考覈終於正式來臨。

參賽者可以自由組隊,四人為一組,進入聖境進行考覈。

進入聖境前,所有參賽者會領到一枚晶石,這枚晶石會為持有者擋住致命攻擊。

但相對的,晶石一旦破碎,參賽者就會從聖境裡消失,回到外麵的世界,也就等於淘汰出局。

倘若參賽者覺得自身安全受到威脅,也可以自己將晶石打碎,離開聖境。

在聖境中,參賽者可以采摘各種稀有草藥,獵殺魔物,獲取奇珍異寶,以及擊敗其他參賽者來累積分數。

直到聖境裡僅剩一組成員,或者十天之後,聖境自動消失,這場考覈就算結束。

最後以所有參賽者累積下來分數的進行排名,前九十九名可以正式成為玄天閣的弟子。

宣佈完這些規則後,參者賽們分彆領取晶石,隨後就是自由分組環節。

林傾歌當然是跟林菲菲和林箬橫一組,但這樣一來,他們組就還差一個人。

“妹妹,我們組還有一個空缺,你有冇有想要邀請的人選?”林箬橫開口詢問。

“並冇有。”林傾歌淡淡道:“隨便找一個就行。”

要是規則允許,她覺得他們三人一組也可以。

就在他們商議的時候,藍伊人正從不遠處朝他們走來。

途中一直有人向藍伊人拋出組隊的橄欖枝,不過都被她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最後,在眾目睽睽之下,藍伊人走到了林傾歌麵前,笑容滿麵的看著她,“林傾歌,我知道了,你是林世賢的妹妹對吧?”

昨日回去後,她想了整整一夜,終於想明白為何覺得林傾歌這個名字很熟悉了。

她時常待在玄天閣,因此也跟林世賢打過交道,而林世賢每次張口閉口都會誇讚他的妹妹。

林傾歌這個名字,她從林世賢那裡聽到過不下百次,偏偏昨日一時想不起來。

也難怪溫潤爾雅的林世賢一提到妹妹就滿臉寵愛,原來他妹妹當真長得如此好看。

“是又怎麼樣?”林傾歌眉梢微挑。

藍伊人也不拐彎抹角,直截了當的說:“我要加入你們的隊伍。”

“我拒絕。”林傾歌語氣淡淡。

藍伊人眉頭微皺,“你根本不在意剩下的組員是誰,為什麼要拒絕我的加入?”

她剛剛過來時,就已經留意到林傾歌毫不在意的表情。

林傾歌挑眉不語,想不到這藍伊人倒是觀察入微,一針見血。

旁邊的林箬橫湊到林傾歌耳邊低聲道:“妹妹,要不就讓她加入吧?”

他覺得,藍伊人畢竟是這次考覈中的佼佼者,有了她的加入,他們隊伍應該能獲得更好的排名。

“你決定吧。”林傾歌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反正她根本不在乎剩下的組員是誰。

林箬橫這纔看向藍伊人,“我們同意你的加入,我叫林箬橫,林傾歌是我的親妹妹,這位林菲菲是我的堂妹。”

藍伊人看了看兩人,很快收回視線,明顯對他們不感興趣。

因為她真正感興趣的,是那名玄衣男子。

之所以接近林傾歌,也是因為林傾歌跟玄衣男子關係匪淺的緣故。

其他參賽者都對藍伊人的選擇感到很意外,同時也對林傾歌等人產生了好奇。

為何藍伊人拒絕了眾人的邀請,卻主動要求加入林傾歌那一組?這其中到底有什麼緣由?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

丁立春雖然並不期待藍伊人成為他們的組員,但也不想看到藍伊人跟林菲菲等人成為一組。

因為有了藍伊人的加入,他們進入聖境後,要收拾林菲菲等人就會變得棘手很多。

想到這點,丁立春就按捺不住走上前,“藍姑娘,你確定要加入他們這一組嗎?他們這組的林菲菲,可是在複賽就被淘汰過一次的,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手段弄來了舉薦函,這纔有了參加終賽的資格。你跟這種人組隊,就不怕他們拖你後腿嗎?”

藍伊人起初對林菲菲毫無興趣,直到這會聽到丁立春的話,這纔有了幾分興致。

她看了一眼林菲菲,直接問道:“你真的在複賽被淘汰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