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是同一組的成員,所以進入聖境後,林傾歌、林菲菲、林箬橫、以及藍伊人自然降落在同一個地方。

林傾歌環視了一圈四周的環境後,轉頭詢問藍伊人,“你之前進入過聖境嗎?”

藍伊人點點頭,“倒是來過幾次,不過每次環境都是不同的,基本冇有重複過。”

林傾歌若有所思。

“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林菲菲開口詢問。

林箬橫則提議道:“我們先分頭看看,但彆走太遠,如果瞧見什麼稀有草藥或者奇珍異寶,可以收集起來,要是碰到危險,馬上發射信號彈。”

林傾歌頷首表示讚同,隨後率先往右手邊的方向走去。

藍伊人見狀,連忙追上去。

走了一段距離後,林傾歌突然停下腳步,蹲在一堆花草中進行觀察。

藍伊人覺得很無聊,又開始說之前的話題,“林傾歌,你還是認真考慮一下我剛纔的提議吧,隻要你介紹我跟玄衣公子認識,我一定會顧念你的恩情,堂堂正正跟你競爭,要是你執意不介紹我們認識,我就……”

“就怎麼樣?”林傾歌抬眸瞥了她一眼。

藍伊人理直氣壯的說:“我會不擇手段,不計一切代價,把他從你身邊搶走!”

“你這是不擇手段的找死吧。”林傾歌淡淡回了一句。

藍伊人不以為然,接著說道:“你想殺我可冇那麼容易,我好歹也是這次考覈的熱門人選……”

林傾歌摘下一顆小果實,站起身來看著藍伊人,用命令的口吻說道:“把嘴張開。”

藍伊人下意識的張嘴。

林傾歌手一抬,準確無誤的將果實扔進她的嘴裡。

“這是什麼?”藍伊人含著果實,眉頭微皺。

“好吃的。”

一聽林傾歌說是好吃的,藍伊人便直接嚼了嚼嘴裡的果實,然後一口嚥了下去。

不得不說,這東西的確好吃,酸酸甜甜,生津潤喉。

見她嚥下去,林傾歌纔開口補了一句,“不過這東西吃下去之後,一盞茶的時間內會說不出話。”

藍伊人一驚,然後發現自己真的什麼都說不出來,隻能發出細微含糊的聲音。

“唔唔……”

藍伊人哼哼了兩聲,又凶巴巴的對著林傾歌比劃了一個斬首的動作。

意思是,馬上幫我解開,否則我就弄死你!

“解不了的。”林傾歌挑了挑眉,輕笑著說:“反正隻是一盞茶的功夫,很快就結束了。”

藍伊人聞言,差點當場炸毛。

對於她這種話癆來說,一盞茶的時間不能說話,簡直就跟要了她的命一樣。

這林傾歌實在太對分了。

她發誓一定要把那名玄衣男子弄到手,氣死林傾歌!

一想到把玄衣男子弄到手後,玄衣男子會柔柔弱弱的靠在她身上,輕聲細語跟她說話。

藍伊人就忍不住笑出聲來,“唔唔唔……”

林傾歌瞥了一眼剛纔還怒氣沖沖想弄死她,這會卻突然眉開眼笑的藍伊人,不由得開始懷疑藍伊人的腦袋是否正常?

當然,她冇興趣知道藍伊人為什麼傻笑。

她發現這個地方確實有許多稀有草藥,所以打算采摘一些,帶到外麵煉製成丹丸。

反正采摘下來的東西,隻要不放到玄天閣用來統計分數的乾坤袋裡,就可以收為己用了。

少了藍伊人在旁邊吵鬨,林傾歌采摘草藥的速度快了很多。

一盞茶的功夫過去,她正好把周圍的稀有草藥全都摘了個遍,而藍伊人也總算能發出聲音了。

“林傾歌,你太過分了吧,竟敢這樣算計我!”

藍伊人忿忿不平的跑到林傾歌麵前將她攔住。

林傾歌神色淡然的看著她,“話可不能這麼說,我話還冇說完,你就已經把東西吃下去了,怎麼能怪我?”

藍伊人一時語塞,好一會兒才咬牙擠出一句:“我告訴你,我不會再跟你客氣了,我一定會把玄衣公子弄到手,讓他溫溫柔柔的靠在我身上,氣死你!”

林傾歌身子微微前傾靠近藍伊人,唇角勾起一抹淺淡的笑弧。

看著她那張精緻的小臉,藍伊人竟然有些移不開眼。

然而這時候,林傾歌卻突然冷冷說道:“隻要我還活著,你就不用癡心妄想了!”

藍伊人這才猛然回過神來。

意識到自己被林傾歌的容貌迷惑了,她不禁覺得有些懊惱。

想不到她竟然也有中美人計的一天!

就在她暗自懊惱時,林傾歌已經轉過身接著采草藥去了。

“你采摘這些小玩意,能得到幾分?還不如去擊敗幾個其他組的參賽者。”藍伊人語氣不屑。

林傾歌直接無視她,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

很快,藍伊人就發現了奇怪之處,“林傾歌,你不把采摘到的東西放到玄天閣分發的袋子裡,是無法得到分數的。”

林傾歌冇有搭理她,還是繼續摘草藥。

藍伊人見林傾歌反應那麼淡定,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莫非她是故意不放進袋子裡的?

因為袋子裡的東西換成分數後,到時候就會被收進玄天閣的庫房裡,為玄天閣所用。

所以,她是打算將采到的草藥據為己有?

“林傾歌,你……你是想偷偷霸占玄天閣的東西?”藍伊人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林傾歌神色淡然的回道:“這裡是聖境,而且這些東西是我自己辛辛苦苦摘的,怎麼能算是玄天閣的東西?”

“你,你這是狡辯!”藍伊人瞪大了雙眼,“難道你不怕我把這件事上報玄天閣?”

林傾歌唇角微勾,不疾不徐的說:“你剛纔吃下去的果實叫沁言果,這果實不僅有讓人噤聲的功效,還能平白增長一成的內力,這玩意就算在聖境中也是極為罕見的。”

“照你剛纔的說法,這也是屬於玄天閣的東西,可你卻擅自把它吃了,嘖嘖……”

藍伊人聞言,暗暗運轉內力,發現自己的內力果真白白增長了一成。

現在好了,她莫名其妙成了林傾歌的同夥。

要是告發林傾歌,她也會受到牽連。

她有些氣憤的瞪著林傾歌,“林傾歌,你這是存心設計,故意拖我下水,你卑鄙,你無恥!”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