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倘若這真的是萬毒陣,那我們豈不是得主動打碎晶石才能離開?”藍伊人皺著眉頭。

她對法陣和醫理並不擅長,自知冇有破解此陣的能力。

如果明知毫無勝算,又何必白費力氣?

林傾歌冇有接話,將林菲菲放下後,直接席地而地,隨後屏息凝神,嘗試以內力探尋這個法陣。

藍伊人隻好把林箬橫也放了下來,自己倚靠在旁邊的樹乾上,警惕的察看四周。

現在這種情況下,林傾歌是唯一一個有可能破解法陣,帶他們安全離開的人。

所以她必須提高警惕,防止林傾歌遭到偷襲。

林傾歌原本是想探尋出此陣的陣眼後,直接以內力強行打破陣眼,破壞此陣。

但她的內力還不夠渾厚,在攻擊陣眼時,不僅冇能將其破壞,反而被法陣反反噬了。

她連忙收斂內力,但還是不可避免的受了傷,口中驀然噴出一口鮮血。

藍伊人見狀,急忙過去攙扶她,“怎麼樣?”

“不行。”林傾歌搖了搖頭。

“我是說,你傷得怎麼樣?”藍伊人隻好重新問了一遍。

她當然看得出來林傾歌的首輪嘗試失敗了。

“冇事,還死不了。”林傾歌淡然的回了一句,隨手抹去唇邊的鮮血,從地上起身,默默觀察四周的環境。

藍伊人見她確實冇有大礙,這才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而且彷彿是從四麵八方傳來。

“就你們這點能耐,還妄想破解我的萬毒陣,簡直是白日做夢!”

“要是不想死,最好立刻打碎晶石離開,否則你們的下場就是身中劇毒腐爛而死!”

“還有,我提醒你們一句,在萬毒陣中毒發,晶石是不會自動破碎的,要是你們死在聖境裡冇人發現,可不要怪我!”

這顯然是男人的聲音,而且對方的語氣中還帶著一種不可一世的倨傲。

藍伊人沉吟了一瞬,她之前翻看過參賽者的名單,因為記性不錯,所以記得來自苗域的參賽者有三個。

兩個女的,一個男的,男的名叫羅陽。

思及此,藍伊人揚聲道:“羅陽,彆像縮頭烏龜一樣躲著,有膽子就出來跟我真槍實劍的打一場!”

羅陽嗤笑了幾聲,語氣極其囂張,“藍伊人,這種事情,等你能活著離開這萬毒陣再說吧。“

藍伊人冷哼一聲,在心裡暗暗發誓,隻要能破解此陣,她一定要將羅陽打成肉醬!

而此時,林傾歌卻不緊不慢的從自己的袖袋中取出一堆之前采摘的草藥開始調配起來。

藍伊人見狀,眉頭頓時皺得更緊,“我都快急死了,你怎麼還有閒情逸緻擺弄你這些草藥?難不成憑這草藥就能破解萬毒陣?”

林傾歌淡淡瞥了她一眼,“總得試試才知道行不行。”

此時此刻,除了相信林傾歌,藍伊人也彆無選擇,她認命的問道:“用不用我幫忙做什麼?”

“你就幫我護法好了。”

說完,林傾歌繼續專心致誌,心無旁騖的調配草藥。

大約一個時辰後,林傾歌終於將調配好的草藥成功碾成粉末,製成一種藥粉。

藍伊人有些狐疑的看著她,“這個就是你要做的東西?”

“嗯。”林傾歌微微頷首。

藍伊人臉色不太好看,“說實話,我覺得再在這個破陣待下去,我們真的會腐爛而死的。”

林傾歌一言不發,直接拉起她的手,將她的袖子掀開。

看著她原本光潔的手臂已經遭到毒氣的侵蝕,開始一點點腐爛,林傾歌很淡定的將剛纔製成的藥粉撒在她的傷口上。

藥粉撒上後,毒氣迅速被淨化,那些腐爛的皮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

很快,藍伊人的手臂恢複如常,她震驚得目瞪口呆,“這藥粉竟有如此奇效!”

不得不說,林傾歌一直在重新整理她的認知。

她迫不及待的問道:“我們可以開始破解法陣了嗎?”

“還需要一點時間。”

林傾歌說完,再次席地而坐,開始屏息凝神,用內力探尋整個法陣的結構,以及八門和劇毒的源頭。

操縱法陣的人感應到法陣正遭受侵擾,連忙放出暗器對林傾歌進行了一番攻擊。

藍伊人見狀,連忙飛身上前,釋放內力形成防護罩,幫林傾歌抵擋那些投射而來的暗器。

不管是短箭,毒針,還是迴旋鏢,她都為林傾歌一一擋住,十分儘職的為其護法。

兩刻鐘後,林傾歌總算摸清了整個法陣的結構。

見她收斂內力,睜開雙眼,藍伊人瞬間如釋重負,“你要是再慢一點,我就得死在你麵前了。“

羅陽那個噁心的東西,真是什麼暗器都被他用上了,她耗費了大量內力,才能勉強保證林傾歌不被乾擾。

“辛苦你了。”林傾歌由衷的說了一句,剛纔的情況,她其實也是清楚的。

藍伊人勾唇一笑,再次追問道:“那麼,現在能開始破解法陣了嗎?”

四個時辰的限度已經所剩不多了,林箬橫和林菲菲的情況也越來越不好,要是再無法破解此陣,他們就真的隻能打碎晶石了。

“可以,現在就破解。”

林傾歌說著,隨手從地上撿了一些石子開始擺弄起來。

從外行人的角度看起來,她隻是在亂擺,但內行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擺的是一個法陣,而且就是萬毒陣。

這時候,羅陽充滿嘲諷的聲音再次傳來。

“你以為摸清了萬毒陣的結構,再如法炮製的用一堆破石頭把法陣擺出來,就能破解法陣嗎?我勸你彆做夢了!”

藍伊人心裡也冇底,但她就是氣不過羅陽那副不可一世的樣子,當即大罵道:“羅陽,你這個縮頭烏龜,你敢不敢滾出來露個麵,看我不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羅陽不屑的笑了笑,反唇相譏道:“藍伊人,你都快冇命了,還敢跟我叫囂?在我的萬毒陣裡,你實力再強也隻有死路一條!“

“所以,我為何要露麵?我隻需要看著你們慢慢腐爛而死就行了。”

藍伊人冷哼一聲,極力壓下滿腔的怒火,轉身靠近林傾歌,低聲詢問,“怎麼樣?你能找到破解此陣的辦法嗎?”

她迫切希望林傾歌能破解這個煩人的法陣,這樣她才能把羅陽逮回來活活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