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急。”

林傾歌唇角微勾,淡淡吐出兩個字。

隨後,她拿出剛纔調製的藥粉,撒在用石子擺出來的法陣上,並開始向法陣注入自己的內力。

法陣接收了內力後,邊緣突然開始變得清晰起來。

羅陽的聲音再次從四麵八方傳來,但不同於之前的嘲諷和囂張,這次他的語氣十分震驚,甚至帶著幾分顫抖。

“移花接木?!”

“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會這種術法!”

林傾歌冷笑一聲,“區區萬毒陣,何以為懼!破!”

話音一落,那個用石子擺出來的法陣突然被一陣耀眼的光芒籠罩,緊接著,空氣中的煙霧被驅散,四周那些被毒氣侵染的樹木也恢複如常。

藍伊人環顧了一圈,震驚之意溢於言表,“萬毒陣消失了?”

“冇有消失。”林傾歌雲淡風輕的說道:“簡單而言,就是我從羅陽手裡把萬毒陣的操控權奪過來了。”

移花接木,顧名思義就是用相同的法陣取代其他人的法陣,奪取對方的操控權。

藍伊人更加震驚,“這麼說,你現在能操控這個法陣了?”

“冇錯。”林傾歌微微頷首,隨即結了個手印,同時口中低聲唸了一串法咒。

法咒唸完,一身藏藍色長袍的羅陽從一棵大樹上掉落下來,重重摔在林傾歌和藍伊人麵前。

羅陽抬起頭,驚愕的看著林傾歌,眼裡儘是無法置信,“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用李代桃僵?”

這種術法,連他的曾祖都冇有把握能用得出來。

而麵前這名女子,看上去也不過十幾歲,怎麼會對法陣如此精通?

林傾歌神色淡然,居高臨下瞥了他一眼,“你們羅家祖傳的萬毒陣,真是浪得虛名。”

言簡意賅的一句話,瞬間擊碎了羅陽長久以來的高傲,他驀地低下頭,滿眼頹唐。

林傾歌轉頭看向藍伊人,淡淡道:“這個人由你解決吧。”

話落,她抬步朝還在昏迷中的林箬橫和林菲菲走去。

藍伊人剛纔被羅陽氣炸了,現在林傾歌肯把人交給她處置,她當然求之不得。

見藍伊人氣勢洶洶的逼近自己,羅陽瞬間有些慌亂,“你……你想怎麼樣?”

“你覺得呢?”藍伊人勾了勾唇,直接一腳踹過去。

“啊——”

羅陽被踹得在地上滾了幾圈,忍不住慘叫出聲。

藍伊人當然不會就這樣輕饒他,衝過去就對著他一頓暴打。

羅陽佈下萬毒陣時消耗了大量內力,而林傾歌奪取法陣操控權時,又讓他受了內傷。

所以,這時候的羅陽根本無法抵擋藍伊人的攻擊。

他隻能任由藍伊人暴打。

“讓你氣我,讓你得意,讓你狗眼看人低,喜歡當縮頭烏龜是吧,我把你打成死龜……”

藍伊人一邊暴打羅陽一邊罵他。

“藍大小姐,藍仙子,我錯了!是我不對,我道歉,你饒了我吧!”羅陽被打得連聲求饒。

“饒了你?”藍伊人冷哼一聲,又狠狠踢了他一腳,“你在做什麼春秋大夢!”

林傾歌分彆為林箬橫和林菲菲診脈,見並無大礙,便給兩人餵了丹丸,任由兩人繼續昏睡。

而後,她纔將目光轉移到另一邊,這時候羅陽已經被打成豬頭,看起來狼狽不堪,但藍伊人顯然不想就此放過他。

片刻後,羅陽被藍伊人一腳踹飛,正好摔落在林傾歌的腳下。

林傾歌垂眸看著慘叫連連的羅陽,淡淡道:“都快被打成肉醬了,還不願意打碎晶石離開?就算你死撐著留下,等你能動彈了,考覈應該早就結束了吧。”

羅陽有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

現在的小姑娘實在太可怕了吧!

林傾歌用移花接木反將他一軍就不說了,這藍伊人看樣子是真想打死他啊!

倘若繼續這樣捱打,他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思及此,羅陽連忙主動打碎晶石。

被淘汰的同時,也幸運的保住了一條小命。

見羅陽跑了,藍伊人還有些不甘心,“算他溜得快,否則我一定打得他變豬頭!”

林傾歌有些忍俊不禁,“他剛纔那個樣子,跟豬頭也冇什麼區彆了。”

打完羅陽後,藍伊人心裡的火氣這才消退了,她看了一眼昏睡中的兩人,“你哥哥和你堂妹冇事吧?”

“冇事,差不多快醒了。”

林傾歌話音剛落,林箬橫和林菲菲正好轉醒過來。

“還真醒了。”藍伊人又被林傾歌準確的判斷震驚了一下。

林箬橫有些茫然的看向林傾歌,“妹妹,發生什麼事了?”

“中了一個法陣罷了,現在已經解決了,如果冇覺得不舒服,我們先離開這片樹林再說。”

林傾歌輕描淡寫,說話間還隨手將法陣撤了。

於是,四人重新出發。

從樹林裡出來時,有三名參賽者在等著他們,分彆是兩個男的和一個女的。

那個女的直接質問道:“你們把羅陽怎麼了?”

“與你何乾?”藍伊人冷哼出聲。

那女子皺了皺眉,“我是羅陽的妹妹,我們還是一組的,你說關我什麼事?”

藍伊人瞬間反應過來,她倒是記得羅陽有一個嫡親妹妹,名字叫羅月。

她瞥了一眼羅月,嗤笑一聲道:“你哥哥羅陽被我們暴打了一頓,最後受不住打破晶石離開了。怎麼?你是想為他報仇嗎?”

“藍伊人,我看你是活膩了!”羅月咬了咬牙,滿臉憤恨,“彆人忌憚你,我可不怕!”

話落,她就要上前跟藍伊人動手。

然而,另外那兩名男子卻同時將她攔下。

“羅月妹妹,這種小事不需要你親自動手,藍伊人交給我們來收拾就行。”

話落,身穿青袍的男子撥出腰間大刀,直接攻向藍伊人。

藍伊人立刻拔劍出鞘,擋住他的進攻。

兩人過了二十來招,青袍男子逐漸招架不住。

這時候他才發覺自己小看了藍伊人,藍伊人的實力還真不是浪得虛名的。

情急之下,他連忙朝另外那個灰袍男子遞了一個眼神。

灰袍男子接收到示意,當即飛身上前,打算合力拿下藍伊人。

林傾歌見狀,抽出腰間的鳳羽化為長劍,一個閃身來到灰袍男子身前,劍峰直接刺向他的心口。

一連串動作快得眾人有些反應不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