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然可以……”

金毛鳥正要一口應下,被林傾歌毫不留情的打斷。

“一隻剛剛相認就遭到主人嫌棄,還連續被踹了三次的小醜鳥,竟然敢大言不慚說要為主人和彆的女人牽線搭橋?”

金毛鳥僵了一下,突然回想起之前在暗夜閣的遭遇,當即委屈巴巴的哭鬨起來。

“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迷惑了我的主人,他怎麼會對我如此狠心,嗚嗚……”

藍伊人嘴角抽搐了一下,隨手把金毛鳥扔回林箬橫懷裡。

金毛鳥撞上林箬橫的胸膛,瞬間眼冒金星,還好林箬橫眼疾手快將它接住,它纔不至於摔到地上。

緩過神來,它怒視著藍伊人,“你怎麼敢這樣對待我?我可是朱雀大人……”

藍伊人嗤之以鼻,“一隻小醜鳥,還真把自己當朱雀了?而且你的主人那麼嫌棄你,我還能指望你什麼?”

“你!”金毛鳥氣結。

藍伊人懶得再搭理它,一轉頭又去糾纏林傾歌,“我算是明白了,其他人都靠不住,你纔是最可靠的,要不你就答應我吧,隻要你介紹我跟玄衣公子認識,我可以任你差遣。”

林傾歌唇角微勾,“你再問多少遍,我的答案也是一樣的,你彆癡心妄想了。”

藍伊人語塞,心更塞。

說話間,一行人已經走了一個多時辰。

但越是往前走,周圍的氣溫就越高,彷彿一瞬間就來到了烈日炎炎的季節。

藍伊人三人已經熱得滿身大汗,衣衫都被汗水浸濕。

隻有林傾歌和金毛鳥還是若無其事的樣子。

藍伊人見狀,有些狐疑的問道:“你不熱嗎?”

“還行吧。”林傾歌語氣淡淡。

“那你呢?”藍伊人看了一眼金毛鳥,“你也不熱?”

“不熱啊。”金毛鳥煽了煽翅膀。

“這是什麼情況?”藍伊人困惑不解。

他們都快被烤熟了,為什麼林傾歌和金毛鳥一點感覺都冇有?!

“我可是上古神獸朱雀,哪裡會被離火這點餘溫影響?”

金毛鳥說著,轉頭瞥了一眼林傾歌,“至於這女人,大概是因為有靈丹護體吧。”

藍伊人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林傾歌和這隻鳥一點都不熱!

又走了兩刻鐘,一行人來到山腳下。

此時,藍伊人三人已經汗如雨下。

“不行,我受不了了,再繼續往前,我一定會被烤成乾屍的。”藍伊人停下腳步,“這離火我還是不看了,小命要緊。”

林箬橫氣喘籲籲的說:“我也受不了了。”

林菲菲附和道:“我也一樣。”

金毛鳥鳥頭一伸,“林傾歌,要不我們兩個自己去吧,離火就在這山上了。”

林傾歌沉默了一瞬,她當然想去見識一下這離火,因為她總覺得這東西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似乎曾接觸過一樣。

不過,這三人……

藍伊人看出林傾歌的顧慮,開口道:“你儘管去好了,這兩個人交給我,我保證不會有事。”

林箬橫隻是囑咐道:“妹妹,你自己小心,萬一碰到什麼危險,不要硬拚,先回來跟我們會合再說。”

林菲菲也說道:“傾歌姐姐,萬事小心。”

林傾歌聞言,也不再猶豫,帶著金毛鳥往山上走去。

藍伊人三人不在,林傾歌倒是終於有機會向金毛鳥詢問一些關於蕭衍的事了。

她低聲問道:“小傢夥,以前的蕭衍是什麼樣的?跟不是也像現在這樣冷酷陰沉?”

“當然不是。”停在林傾歌肩上的金毛鳥搖頭晃腦的說:“主人以前對我可是很好很溫柔的!”

雖然更詳細的,它都想不起來了,但它就是知道主人很溫柔,反正不會踹它就對了。

“溫柔?”林傾歌的腦海裡突然閃過夢境中那張跟蕭衍一樣的,溫潤如玉的臉龐。

沉吟了一瞬,她開口道:“其實你沉睡的時候,蕭衍來過玄天山。”

“什麼?我主人出現過?那你怎麼不把我叫醒?你是想霸占我的主人嗎?”金毛鳥氣急敗壞。

林傾歌淡淡瞥了它一眼,“就算你醒了,難道你就能阻止我霸占蕭衍嗎?”

金毛鳥一時無言以對。

雖然不想承認,但它確實無力阻止。

它委屈巴巴的說:“我的主人呢?我想見見他。”

林傾歌抬手摸摸它的鳥頭,“你也彆太傷心,他已經離開這裡了,因為接近玄天山,他的身體會不舒服。”

“前幾日,我聽說玄天山的聚靈陣出現異常波動,所以我懷疑是聚靈陣影響了他。”

“你說,他會不會跟魔族有什麼牽扯?比如,他是不是魔族中人?或者,他有魔族的血脈?”

金毛鳥煽了煽翅膀,有些激動的說:“雖然以前的事情我記不清了,但我非常確定,主人他跟魔族毫無關係!”

它語氣很肯定,但林傾歌還是心存懷疑。

她質問道:“你都說以前的事記不清了,那為何還如此確定他和魔族毫無關係?”

金毛鳥縮了縮脖子,“好吧,我跟你說實話,其實是因為上古神獸是不可能跟魔族定下契約的,所以他能成為我的主人,就說明他不可能跟魔族沾邊。”

林傾歌沉默了片刻。

倘若金毛鳥所言不虛,蕭衍確實跟魔族毫無關係,那麼聚靈陣就不是導致他身體不適的原因,可真正的原因會是什麼?

“莫非蕭衍是被這離火影響的?”林傾歌猜測道。

“當然不是。”金毛鳥搖了搖頭,“這離火無法影響我,同樣也無法影響主人。而且,離火存在於聖境裡,是不會對外麵的世界造成任何影響的。”

林傾歌微不可察的擰了擰眉。

看來這個問題暫時是找不出答案了。

說話間,一人一鳥成功抵達山頂。

山頂上有一個很顯眼的環形坑,有熊熊烈火在坑裡燃燒。

金毛鳥飛到環形坑旁,用翅膀煽動坑裡的火。

“你最好彆亂來,當心變成烤鳥。”林傾歌好心提醒了一句。

“哼。”金毛鳥不以為然,“我堂堂上古神獸,怎麼可能因為這點小火變成烤鳥……”

它話音未落,翅膀尖尖突然著火了。

“啊!救命!我的毛!我的翅膀!好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