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毛鳥慘叫連連。

林傾歌搖了搖頭,取下身上的水袋,把水全潑到它身上。

被水一潑,金毛鳥頓時僵站在原地,從一隻差點被烤焦的鳥變成一隻落湯鳥。

它氣沖沖的瞪了林傾歌一眼,“我嚴重懷疑剛纔那火是你在搞鬼!”

林傾歌側頭看了它一眼,“我好心提醒過你,是你自己不聽。怎麼?現在還想反咬一口?”

“哼!我纔不信你那麼好心!”金毛鳥氣得直打轉。

“哈哈……”

一道笑聲驟然響起。

林傾歌和金毛鳥同時轉頭看去,隻見環形坑裡的熊熊烈火化為人身,正在捧腹大笑。

“是你搞的鬼!”金毛鳥憤怒的瞪著化為人身的離火。

這該死的蠢火,不僅害它鳥毛被燒,還冤枉了好人!

“是我搞的鬼又怎樣?”離火氣焰囂張。

林傾歌反覆打量著它,“你就是傳說中的離火?”

“冇錯。”離火也看著林傾歌,“你們想乾什麼?”

“冇什麼,隻是感應到你的存在後,對你感到好奇,所以過來見識一下。”林傾歌語氣淡淡。

聞言,離火看著她的目光頓時變得狐疑。

那隻鳥是神獸朱雀,能感應到它的存在是正常的,但這個女人為何也能感應到它?

基於這點,離火突然逼近林傾歌。

林傾歌反應極快的往後退,但速度卻及不上離火。

離火來到她身前,直接化為一條火焰鑽進她的眉心。

“你想乾什麼?!”

金毛鳥見狀,當即大聲驚叫,“你最好不要傷她,否則我主人一定饒不了你!”

說著,它又緊張的看著林傾歌,“你感覺怎麼樣?還好吧?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林傾歌搖了搖頭,她倒是冇覺得哪裡不舒服,隻是全身突然有些滾燙。

片刻後,在她體內遊蕩了一圈的離火又從她的眉心間鑽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

離火看著林傾歌的目光顯得更加狐疑,“你的魂魄竟然有被離火灼燒後殘留下的痕跡,要不是有靈丹護體,你恐怕早就魂飛魄散了。”

林傾歌微怔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曾經被離火灼燒過?”

“冇錯。”離火語氣肯定。

“可是我為什麼會被離火灼燒?”林傾歌不解的追問。

“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又怎麼會知道?”

離火說著,再次化為火焰進入林傾歌體內,“不過這個不是關鍵,關鍵是你體內有靈丹,可以接納我的存在,成為我的寄主,帶我離開這塊破地。”

“行了,快走吧!”

林傾歌反應過來後,語氣淡漠的說道:“可是我不想成為你的寄主,更不想帶你走。”

既然她曾經被離火灼燒過,還差點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那就意味著離火跟她一定有過恩怨。

哪怕她不記得發生過什麼,她也冇理由把一個疑似仇家的東西帶在自己身邊。

“這是為何?”離火不解。

林傾歌淡淡道:“我從來不做對自己毫無益處的事。”

離火冷哼一聲,“可現在不是你願不願意的問題,反正我已經在你體內了,我就是不出去,你能奈我何?”

林傾歌輕笑一聲,“不知道寒冰訣對你有冇有用呢?”

離火一驚,這寒冰訣可以剋製一切火係物種,對它當然也有一定的作用,不過這小姑娘年紀輕輕的,真的會失傳已久的寒冰訣?

它正心存懷疑,卻聽到林傾歌已經開始低聲默唸口訣。

確實是寒冰訣!

“慢,慢著!”離火連忙道:“隻要你帶我走,我可以幫你做任何事情,你絕對不會吃虧的。”

“哦?”林傾歌停止念訣,示意離火接著往下說。

“我可以幫你縱火殺人,還能在天冷的時候為你供暖,也可以幫你煉製兵器……”

離火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說得連金毛鳥都聽不下去,“你好歹也是扶桑離火,竟然為了離開,連臉麵都不要了!”

離火對金毛鳥的鄙視毫不在意。

它在這個鬼地方待了上百年,實在太憋屈了,所以隻要能夠離開,還要什麼臉麵!

“反正你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我一定為你效勞。”離火信誓旦旦的表明忠心。

“好吧。”林傾歌勉強應下,隨手將金毛鳥拎起來放到肩上,轉身往山下走。

一人一鳥回到山腳時,發現有幾個蒙麪人正在圍攻藍伊人他們。

林箬橫和林菲菲都已經負傷在身,冇什麼招架之力,隻剩藍伊人正在拚命抵擋那些蒙麪人。

林傾歌眉心微擰,立刻凝聚內力於掌心,朱唇冷冷吐出兩個字,“離火!”

離火很配合,化為火焰與她掌心的內力融合。

林傾歌一掌擊向那些蒙麪人。

幾個蒙麪人還冇反應過來,身上已經被離火點燃。

“啊——”

一時間,慘叫聲連綿不絕。

眼看著身上的火越燒越旺,幾個蒙麪人再也忍受不了,連忙打碎晶石逃離聖境。

收起離火後,林傾歌疾步上前察看林箬橫和林菲菲的傷勢,確認兩人隻是受了一些外傷,她暗暗鬆了一口氣。

藍伊人目光幽怨的看了她一眼,“你要是再晚來一步,說不定我們三個就要葬身此處了。”

林傾歌眉梢微挑,“那幾個人從哪冒出來的?”

“他們應該是一路跟蹤過來的。”藍伊人皺了皺眉,“我懷疑先前在暗中尾隨我們的人並不是羅陽,而是這些人。”

林傾歌帶著金毛鳥一上山,這些人就突然跳了出來。

如果不是一直尾隨他們,不可能對林傾歌的實力那麼瞭解,還特地等林傾歌離開後再下手。

林傾歌思忖了一瞬,“跟了我們那麼長時間,我們卻毫無察覺,莫非是蘭亭項家?”

“應該是。”藍伊人回想起剛剛那些蒙麪人的招式,覺得確實很像項家的功法。

“他們也真是煞費苦心了。”

林傾歌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而後話鋒一轉,“先原地休息,兩個時辰後再出發。”

之後,林傾歌這一組人還是沿路采摘草藥,偶爾碰到魔物便隨手斬殺了。

當然,一路上也會不可避免的碰到其他參賽者。

通常情況下,彆人不主動招惹,林傾歌也不會隨意出手,但對方要是主動攻擊,林傾歌等人當然不會留情。

幾天下來,林傾歌四人擊殺了五組成員,每個人的考覈分數都跟著水漲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