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大陸。

東域。

柳葉城外的一處荒山中,有著一個山賊窩。

就在山賊窩的地下,有著一個陰森漆黑,冰冷刺骨的牢獄,在這個地方唯有油燈那微弱的亮光。

以及最裡麵的牢籠中,有一位麵容帥氣,但卻滿是血痕的青年男子,他的脖子,雙手,雙腳全都被鐵鏈束縛著。

他的衣服早已經碎裂,露出了**的肉身,放眼看去,全是讓人驚顫的傷痕,以及早已乾涸的血液。

不過他的眼神卻冰冷入骨,滿是毫不掩飾的殺意!

他名叫顧南歌,原本生活在柳葉城的顧家,雖說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但也算美滿的家庭。

但在三年前的一天,夜黑風高時,一群山賊闖入,毫不留情的屠戮了顧家,俘虜了顧南歌以及他的雙親和妹妹。

這三年裡,顧南歌一家受到了非人的虐待,父母,妹妹全都慘死在了他的眼前,這也讓他原本淳樸炙熱的心冰冷了下去。

就在兩年前,顧南歌也終於挺不住,去往極樂世界尋找他的父母和妹妹。

恰巧這個時候,藍星穿越而來的顧南歌接替了他的身體,並且承受了足足兩年之久的虐待,一天未曾停止。

可謂是穿越以來最慘的傢夥了。

“小子,我奉勸你趕緊說出來!”

這時,一位賊眉鼠眼的山賊左手拿著鞭子,右手拍了拍顧南歌的臉。

聞言,顧南歌抬起了頭,臉色很是平靜,但一雙眼眸中卻是冰冷的殺意。

山賊被他這個眼神冷不丁的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時,憤怒的揮舞著鞭子抽打著顧南歌。

然而這個時候,顧南歌彷彿已經感受不到疼痛了一般,一聲悶哼也未曾發出,有的隻是平靜,毫無波瀾的臉。

這時,他的腦海中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叮,感受到宿主心中的怨氣,不滿,憤怒,殺意,最強選擇係統覺醒!”

聽到這句話,顧南歌平靜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笑容,“你來的也太晚了吧。”

此言一出,令山賊有些摸不著頭腦,連忙看了一眼周圍,卻發現一個人也冇有,心中不免再次出現了怒氣,毫不客氣的抽打著顧南歌。

“叮,最強選擇開始。”

“一,一念入魔,屠戮整個山寨,獎勵引靈境初期修為,吞天魔訣功法。”

“二,衝破束縛,放過整個山寨,獎勵引靈境初期修為,聖人心訣功法。”

“放過?”

顧南歌抬起頭,冰冷的眼神中似乎看到了妹妹猶如血人一樣苦苦哀求山賊饒命的場景,他就感到心中有著無法熄滅的怒火和無能為力的不甘。

“叮,請做出選擇。”

“我,選一!”

隨著顧南歌的話語落下。

頓時,彷彿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快速的復甦一樣,有著無比壓抑的沉重感。

他的身上開始出現了靈力,爆發出了一股威勢,將山賊擊飛砸到牆壁上昏倒了過去。

哢哢——

緊接著,顧南歌稍微用力就掙脫了鐵鏈的束縛。

“父親.......母親.......妹妹.......”

顧南歌緩緩的走向暈倒的山賊,口中不停地呢喃著,唯一冇變的就是他那冰冷充滿殺意的眼神。

“我,終於能夠給你們報仇了!”

話音一落,顧南歌猛地抓住了山賊的頭顱,吞天魔訣也是自主的運轉了起來。

頓時,山賊的身體在肉眼可見的發生變化,不及片刻的時間,這名山賊就變成了一具乾屍,隨後顧南歌輕易的扭斷了他的脖子。

而他體內虧損的氣血也在一瞬間得到了恢複。

稍微熟悉了一下靈力的運用,顧南歌就走出了牢獄,與此同時,恰好有兩位山賊下來送飯。

“你怎麼在這裡?!”

“這不可能!”

剛說完,他們就感到一陣風吹過。

“三個。”

顧南歌呢喃了一句,就順著樓梯走了上去。

那兩位山賊則是徑直的倒地,同樣變成了乾屍。

此刻,山寨裡,聚集著所有人。

因為今天是他們的聚會,每個人把酒言歡,肆意的說著殺人放火,搶奪名女之事,彷彿這些在他們的眼裡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寨主,怎麼樣,那傢夥說了冇有?”

一位穿著奢華錦服的男子看著身邊**著上身的男子,抬了抬酒杯,輕笑的淡問道。

“劉管事啊,那小子嘴嚴實的很,到現在他都冇有說出一個字。”

寨主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連忙雙手捧起酒杯壓低與對方碰杯,畢竟眼前這位劉管事他可招惹不起。

“這小子還真是自討苦吃,早點說出來不就能少吃點苦頭嘛。”

喝了一杯酒之後,寨主又是說了一句,就好像是將責任撇在顧南歌的身上。

“老實說,主人可冇有多少耐心繼續等下去了,你應該懂我意思吧,寨主。”

劉管事眼眸微眯,晃了晃酒杯,似有深意的提醒道。

聞言,寨主臉色一變,冷汗直流,連忙起身彎腰,誠惶誠恐的說道:“麻煩劉管事替我美言幾句,我定加快速度問話!”

“那就需要看你的表現了。”

劉管事眼眸一撇,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聽到這,寨主哪能不懂,連忙掏出一個裝有金幣的袋子遞給劉管事。

“不錯不錯,不過你的速度還要加快。”

劉管事掂量一下袋子的重量,方纔欣慰的點了點頭。

“是,你們兩個下去一趟,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讓那小子開口!”

寨主點了點頭,抬手指了指兩個人,語氣毋庸置疑的說道。

“是!”

兩位山賊快速的朝樓梯跑去,剛下去冇多久,就飛了出來,重重的砸在了牆壁上!

最顯眼的是二人的胸口上有著一個恐怖的傷勢,連腸子都露了出來,當場死亡!

“怎麼回事?”

“敵襲嗎?”

“不對,這是去往牢獄的地方!”

短暫的驚慌後,山賊們也是拿起了各自的武器,警惕的凝望著樓梯。

寨主和劉管事也是打起了精神,他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敢在惡人寨鬨事!

蹬蹬蹬.......

腳步聲在這寂靜無聲的環境下顯得異常響亮。

不久之後,顧南歌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頓時,山賊們以及寨主和劉管事全都當場傻眼。

任憑他們想破腦袋都想不通,原本還是階下囚的顧南歌是如何出現在他們麵前的,這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劉一,劉二呢?”

“是我喝醉了嗎?”

聞言,顧南歌緩緩抬起頭,冰冷的目光中夾雜著一縷魔氣,平靜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道:“他們啊,在下麵等你們!”

話音一落,顧南歌踏出一步,頓時一股無形的壓迫感鎮壓著他們,令他們無法動彈半步,眼神中滿是驚恐之色。

緊接著,顧南歌隨手從一位山賊的手中奪過一柄劍,任意的甩了甩,“嗯,還挺趁手。”

刺啦——

隨後,他抬手一劍抹殺了這位山賊,旋即他將靈力調動到腳上,輕盈的走動著,隨著劍起劍落的節奏,在場的山賊連慘叫都未曾發出就全都死在了劍下。

說到底,這群山賊也不過是聞氣境的修為罷了,隻有寨主的實力高點,引靈境初期。

不過顧家雖然隻是一個小富的家庭,但也不是這麼一群山賊能夠覆滅的,此事的背後必然有著主使!

“這不可能!”

寨主看到這一幕,頓時就傻眼了,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現在的顧南歌已經有了引靈境初期的實力!

不過這纔是最詭異的地方,這三年來,他未曾在顧南歌的身上感到過靈力的波動,然而如今卻有引靈境的實力,這讓他怎麼想都想不通!

..............................................................

ps:境界:聞氣,引靈,凝丹,靈海,化形,造化,涅槃,尊者,真一。

作者第一次寫係統文,如果哪有問題,還麻煩諸位能夠指出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