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白雲琉璃衣可恢複能量,當能量恢複後,依舊可以抵擋化形境的全力一擊!”

“且,白雲琉璃衣具有隱藏自身修為的作用!”

“牛逼牛逼!”

顧南歌摸了摸白雲琉璃衣,默默的發出了感歎。

難怪啊,擁有係統的人,無一例外都站到了頂點。

與擁有外掛的我對戰,你將毫無勝算!

“接下來.......就是討債的時候了!”

顧南歌眸中閃過一絲殺意,但也冇有因為實力提升之後,就膨脹的自認為天下無敵。

“狗子,我昏迷了多久?”

顧南歌眼眸微眯,開口問道。

“今日乃第四天。”

“已經四天了嗎.......”

顧南歌坐在石岩上,暗自沉吟道:“這也意味著,山寨的事情已經瞞不住了。”

“當他們看到山賊和劉管事的屍體後,必然會認為我是被其他強者救走的。”

“如此一來,或許整個柳葉城都將陷入警戒中,而且說不定周圍還有城主的人在巡邏。”

頓了頓,顧南歌緩緩的站了起來,淡笑道:“看來,接下來的路可不怎麼好走啊。”

“狗子,有冇有麵具之類的東西?”

“叮!檢測到狗宿主的想法,現已發放千幻麵具。”

“叮!千幻麵具可隨狗宿主的想法任意變幻,且具有不可被窺視的效果。”

“嗬嗬,這倒是挺不錯的。”

顧南歌摸了摸手中的白色無臉麵具,隨即意念一動,一張大眾臉出現在麵具上。

當他戴上之後,麵具猶如吸附在他的臉上,變成了他的皮膚一樣。

任何人都看不出變化。

著實奇妙!

“僅憑白雲琉璃衣的低調奢華程度,加上普通的麵具便可輕易的混入柳葉城。”

顧南歌嘴角微微掀起,淡淡一笑,道:“如今有了千幻麵具,將會更加容易!”

“不過,在這之前,還得做一件事才行.......”

一個時辰後,顧南歌出現在一處小山村不遠處的山巔上。

在他的周圍,全是一些無名墓碑。

在他的麵前,則是三個剛剛搭建起來的無名墓碑。

而這,也正是他父母以及妹妹的墓碑。

之所以不刻名字,也是以防萬一。

如果被城主的人找到,那必然會將墓碑掀起!

顧南歌可不希望,自己的親人死後,還會受到騷擾。

“狗子,能否佈下迷幻陣之類的?”

這個則是為了防止附近的村民,畢竟他這一來就將三個墓碑刻在了最高處的山巔上。

難免村民會心生怒氣。

“可以!”

係統這一次也冇有糾結稱呼的問題,很是爽快的就答應了下來。

“謝了,搭檔。”

顧南歌微微一笑,但眼底深處卻有著一抹憂傷。

穿越前,他就是一個孤兒。

冇想到穿越後,雖然有了親人,但都一一慘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又一次的成為了孤兒。

當真是命運捉弄,笑看人世百態。

砰砰砰.......

或許是心中的悲傷,又或許是原身留下的執念,讓他跪了下來,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告辭了!父親,母親,小妹.......”

顧南歌轉過身去,臉色猛然變得冰冷,一手將麵具戴上,低聲喃喃道:“此後,我名零!”

零,意為孤身一人。

也意為,一切都將從零開始!

..........................

兩個時辰後。

柳葉城大門外。

很明顯,光是看守城門的人就有六個,比之前多了四個人!

而且顧南歌還察覺到城牆上還有著隱晦的視線。

“果然如我所想的一樣。”

顧南歌暗自輕笑一聲,隨後如常人一般,隨著進城的隊伍緩緩前行。

“什麼名字,年齡,來柳葉城所為何事?”

一名長相嚴厲的男子,拿著一張白紙和毛筆,將每個人說的話都記錄了下來。

“老奴名漢升,今年已有六十五歲,來柳葉城隻為生存。”

一位身材瘦小的老者,顫顫巍巍的說著。

生怕被周圍的士兵帶走。

男子又仔細的端詳了片刻後,也是將老者送入了城中。

柳葉城雖然不是頂級城鎮,但至少也是三流勢力,比起其他不出名的城鎮要好上許多。

這也是為何每天都有人想要進入柳葉城的原因。

很快,就輪到了顧南歌。

“嗯?”

男子看著身穿白雲琉璃衣,麵容普通但卻帶著一絲威嚴的顧南歌,也是眉頭一皺。

他也算是有些閱曆的人了,第一眼就認為此人不可招惹。

原因也很簡單,光是白雲琉璃衣就十分不凡,普通人家根本穿不起。

其二,則是以他引靈境的修為,竟然看不穿顧南歌的修為。

說明顧南歌的修為在他之上!

說不定就連城主都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即便如此,他還是硬著頭皮詢問道:“名字,年齡,為何前來?”

“沐風,二十歲,四處遊曆而來。”

顧南歌從容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曆,麵容冇有絲毫的表情變化。

見狀,男子也是抬了抬手,讓他進入城鎮。

等到顧南歌進入城鎮後,也是對另一名將士吩咐道:“現在由你來接替我的位置。”

說完,他進入城鎮,此事必須要向城主彙報。

城鎮內,顧南歌察覺到身上依舊有隱晦的視線後,也是身影一閃,來到一處小道上。

緊接著,他手放在麵具上,變幻成一個氣質翩翩,麵容略顯帥氣的麵容。

而後,再將白雲琉璃衣進行變更,換成了黑色。

如此一來,他才走出小道,徑直的進入一間名為悅來的客棧。

“小二,住店。”

顧南歌隨手間取出銀兩,淡淡的道。

“得嘞,這上麵請。”

小二領著顧南歌來到三樓最裡麵的房間。

“客官,這就是您的房間。”

“嗯。”

顧南歌微微頷首,旋即推門而入,擺手示意小二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