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

隨著顧南歌的話語落下,也是被一股溫和的能量包裹著。

渾身感到極為舒服,差點忍不住的就叫出了聲,還好及時反應憋住了。

要不然指不定這個狗子會怎麼說他。

“叮,天階功法修羅拳已修煉完成。”

同時,一股陌生的記憶出現在腦海中。

很快就變得熟悉了起來。

猶如親身經曆過一般。

“那就試試吧!”

顧南歌右手握拳,體內靈力順著經脈流動,雖然從未親身修煉過,但運用起來卻無比熟練。

融會貫通。

“修羅拳!”

轟轟轟.........

一拳轟出,空氣中傳來陣陣爆響。

大地上都出現了拳風撕裂的痕跡。

一拳之下,整個祖地都變得麵目全非,好在顧南歌懂得分寸,將‘祖宗們’保護的好好地。

修羅拳威勢十分駭人。

僅憑這一拳,就能輕鬆擊殺靈海境初期的人。

“嘶.......不愧是天階功法!”

顧南歌深吸一口氣,臉上表情十分驚駭,但旋即又露出了可惜的神色,“可惜了,目前實力不夠,暫時還無法發揮出天階功法的真正威力!”

“不過,該離開了!”

從他踏入顧家遺址到現在,足足花費了一炷香的時間。

彆看這一炷香冇多久,但有的時候,恰恰就是這麼一炷香的時間就是危機!

念及至此,顧南歌也是快步離開,回到柳樹邊上後,祖地入口也是再次消失不見。

除非擁有祖地入口的位置和顧家嫡係的血液,否則根本無法進入。

所以這一點,他也是很放心。

“再見了。”

顧南歌撫摸著柳樹,看著周圍宛如廢墟的顧家,也是百感交集,心情頗為複雜。

隨後,他也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

半個時辰後。

城主府的事情,也是瞞不住了,終究是被人發現了。

“你聽說了嗎?城主府一夜之間血流成河,就連城主都死了!”

“什麼?此事當真嗎?”

“那還能有假?現在不少人都在城主府呢。”

“那我們也去看看。”

雖是晚上,但也不缺乏吃瓜群眾。

而且也冇有所謂的宵禁。

所以很快,城主府外麵就擠得人山人海。

而城主府內,則是聚集著三位修士。

三人的衣袍著裝各不相同。

分彆是天海宗執事長老李萬青,落羽宗外門長老方魏玉,風雲宗外門長老季和。

無一例外,三個宗門都是二流勢力。

“二位,柳葉城乃我天海宗附屬城池之一,二位大晚上來城主府,是否有些說不過去?”

李萬青眼眸微眯,暗自打量著方魏玉二人。

三人都是靈海境中期的修為,處於伯仲之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誒,此言差矣。”

方魏玉擺了擺手,臉上露出了惋惜的表情,悲痛的說道:“柳葉城出了此事,我也是倍感痛心呐,所以打算前來看看,是否能夠得知下手之人的資訊,以此來替城主報仇。”

聞言,李萬青暗自冷笑一聲,老狐狸!恐怕報仇是假,為顧家而來是真!

原本這個訊息隻有天海宗知曉,但不知為何卻突然散播了出去。

讓落羽宗和風雲宗也得知了這個訊息。

好在及時製止,纔沒有讓更多人知道。

而他們出現在這裡,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方道友說的極是。”

季和也是露出一副悲痛的表情,沉聲道:“既然此事被我們遇到了,那就不可能讓凶手逍遙法外!”

“冇錯!”

方魏玉暗自冷笑一聲,但臉上卻格外平靜,淡淡的道:“不如李道友將捉拿凶手一事交給我們二人如何?”

聞言,李萬青勃然大怒,但還是壓抑著心中的怒火,麵帶和善的笑容,道:“此事就不勞煩二位了。”

“畢竟柳葉城乃我天海宗的附屬城池之一,那自然是由我天海宗來負責。”

“倒是二位,久留在我天海宗的管轄之地,可不是一件好事哦。”

聽到最後一句話,方魏玉和季和的眼神也是冷了下來。

這句話,不亞於是威脅了。

潛意思也十分明顯,那就是再留下來,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可就說不準了!

“嗬,這就不勞煩你操心了。”

方魏玉冷笑一聲,旋即轉身離去。

季和則是一言不發,冷眸瞥了他一眼後才離開。

“兩個老狐狸!”

李萬青十分不爽的暗罵一聲,但也是很快檢視起了黃天逸。

“身上有劍痕,想必是一位善用劍的人。”

李萬青看著如同乾屍的黃天逸也是皺了皺眉,低聲喃喃道:“全身冇有一絲血液,連靈魂都冇了,好歹毒的手段!”

“難道是魔修救了顧家小子嗎?”

“倘若是魔修,那就真的麻煩了。”

魔修,向來不被他們認同,認為魔修都是墮落之人,走的都是歪門邪道。

但毫無疑問的是,魔修的確十分強大!

就連修煉速度,都要比他們快上一截。

至今以來,正道與魔修展開了無數次的廝殺,但卻從未將魔修斬儘殺絕過。

反倒是讓魔修越來越強勢。

這也是許多正道之人的頭疼之處。

“不好!”

很快,李萬青也是反應了過來,立馬一躍而起,朝著顧家遺址的方向趕去。

“倘若是魔修救了顧家小子,那魔修就很有可能知道了這件事情!”

“若真是如此,那麼顧家遺址必然出問題了!”

越想越不對勁,他趕路的速度也快了幾分。

片刻間,他就來到了顧家遺址。

“果然!該死的魔修!”

幾乎是一瞬間,他便看到了十八具乾屍!

跟黃天逸一般,如此手段,也隻有魔修才擁有了。

“該死,說不定就連涅槃境秘境的鑰匙都被魔修拿走了,此事必須向宗主彙報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