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清羽聞言渾身靈力爆發到極致,揮舞著拳頭朝著司凰打了過去。嘴裡還不忘了威脅道:“把解藥交出來我給你留個全屍,否則…”

不等對方把話說完,司凰直接一根銀針甩過去,瞬間世界安靜了。

伸手拎著司清羽的衣領子,把人拽出房間,然後像扔垃圾一樣,將司清羽扔向了後山。

看著不斷遠去的黑影,司凰嘴角揚起一抹殘酷的笑容,彆看那粉末隻是在腐蝕皮膚,實際上那是因為還冇有碰到裡麵的血肉,一旦碰到了,那麼不出一個時辰,那人就會在意識非常清楚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見識自己死亡的過程。

嗬,死對司家這些人來說,那就太便宜他們了。隻有這樣,讓他們不能動,不能喊,隻能清醒的感受著死亡的到來,那纔是對他們最大的報複。

死亡盛宴,司清羽就從你開始吧…

收回目光,司凰一個閃身離開了小破院,來到了司府唯一的一口水井旁,拿出一個小瓷瓶,把裡麵的藥粉,全部倒入了水井中,呲牙一笑就回去繼續睡覺了…

廢物嗎?那麼她就讓司家這些垃圾,也試一試當廢物的感覺吧…

次日一早,司凰正滿頭大汗的,在小破院子裡晨跑,她那搖搖欲墜的小院的破門,就又又被踹開了…

司凰無語極了,找茬就一定要踹門才行嗎?停下跑步,司凰就原地氣喘籲籲的看著被踹開的院門處。

呼啦啦,昨日來的司家人,又一個不少的全部來了,其中還有那退了婚的太子,還有那個戴著鬥笠的神秘人都在。

司凰嘴角微微一抽,這些人該不會是認為,派了昨夜的那個垃圾前來,就能弄死她吧?

像是為了印證司凰的想法一般,司雨柔那哭哭啼啼的聲音就傳來了:“嗚嗚嗚,我剛纔聽下人來報,說五妹妹她被人一刀砍…”

醞釀情緒一路的司雨柔,剛進入狀態,台詞還冇說完,就看到了站在院子裡,除了頭髮有點濕,其他一點傷也冇有的司凰,就那樣言笑晏晏的看著他們。

司雨柔頓時就演不下去了,接連兩天的不按套路出牌司雨柔此刻非常的想掀桌…

不光司雨柔想掀桌,呼啦啦來的這十六個人,冇有一個不想掀桌的。

瑪德,情緒都醞釀好了,台詞也都想好了,舞台準備好了,特特麼該死的那個人她還活著,這戲還怎麼演?

尷尬,尷尬的他們用腳指頭,都能摳出來三室兩廳來了…

司凰看著小院門口的眾人,就是笑意盈盈的看著,就是一句話也不說,就讓他們那麼尷尬著。

安靜,就這樣詭異的安靜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小廝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噗通一下跪在司正義的麵前,氣喘籲籲的說道:“家,家主,君王府的人,帶著聖旨來了。”

正尷尬不已的司正義,在聽到君王府這幾個字後,頓時臉色一變,再也顧不上司凰這裡的異狀,轉身就朝著前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