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河水怎麼也有些涼了呢?

“主人,這是冰毒發作了。看樣子還挺嚴重的,要是一個時辰內冇有人幫忙,這人估計就凍成冰棍了…”

司凰一聽那還得了?想她司凰前世,一切都獻給了祖國,連她最愛的美男都放棄了,重活一次,她再也不要壓製本性了…

於是,司凰她伸出了兩隻罪惡的魔爪,在強忍著寒涼,在男神身上摸了兩遍以後,穿好濕漉漉的,縫著好幾個補丁的長裙,才扛著她的男神走上了岸邊。

看著被她放倒在地上的男神,悠悠的歎了一口氣,“誒,縱然我想救你,可是我冇有傢夥事啊…”

綠幻:“主人,那二層小樓裡的丹房中,應該有你需要的傢夥事…”

頓時,司凰眼睛一亮,“快,讓我進去…”

綠幻:主人她啥時候愛男色了?

“進出,隻要主人你想一想就可以了…”

司凰瞪眼:“那你不早說…”

綠幻:委屈屈…

眨眼間,司凰來到空間,立刻撒丫子跑進二層小樓。目標明確的找到丹房…

劈裡啪啦,哐啷啷…

一陣忙活,司凰找到了一副金針,一副銀針。隻是,金針打開拿不出來…

看著眼饞的金針用不了,司凰退而求其次的,拿著可用的銀針離開了空間…

司凰離開後,綠幻晃動著小身子,來到了丹房中。看著淩亂的丹房,綠幻默默的開始懷疑人生中…

它家主人歸來後,終究是變了多少?

空間外,司凰看著衣服上已經開始結冰的男人,心裡那叫一個慌啊…

趕忙生火,扒男神衣服。異能運轉,將一根根銀針吃力的紮進男神身體。

一共九針完畢,司凰本就不是很好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無比…

但,喜慶的是,男神的身體,漸漸的開始融化了起來…

呼哧…呼哧…

司凰跌坐在地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看著臉色慢慢恢複的男神,嘴角不由的勾起一個完美的弧度。

這麼帥的男人,可不能成為冰棍,必須活在陽光下,被所有仰望纔對…

為了早點看到男神睜眼的樣子,司凰不顧早就透支的身體,又是將異能運轉出來,在銀針上遊走一圈…

然後,透支超額的司凰幸運的暈倒了…

西斜的太陽,漸漸的下沉,河岸邊上一大一小的身影,分彆躺在地上。直到太陽落山,第一個醒來的卻是,司凰心心念唸的男神…

君墨染看著被扒光的身子,還有上麵停留的幾根銀針,一雙波瀾不驚的眸子裡,帶了絲絲疑惑。

大手一揮,銀針被他抓在掌心。緩緩坐起身,就看到了,在他的身邊,多了一個小女孩。

看了看手裡的銀針,再看看緊閉雙眼的小女孩,君墨染心底多了一絲疑問。難道他這次突然毒發,是被這個小女孩所救?

盯著手裡的銀針幾個呼吸,君墨染接受了他被一個小女孩所救的事實。

看了看黑下來的天色,君墨染大手一翻,一條紫色的蓮花手鍊出現在掌心,猶豫了一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