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雨柔:突然想掀桌怎麼辦?

因為意外,被迫打斷演戲的司雨柔,不僅停止了哭聲,也忘記了配合司正義的演出。順便說出,她願意代替司凰嫁太子的意願了。

而等著司雨柔配合他演戲的司正義,等了三秒鐘,也冇等到一個人站出來配合他,頓時他就火了…

轉頭就看到了,正笑意盈盈的看著他的司凰。然後,整個小院就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中!

昨天他們都得到了訊息,說司凰死了。可怎麼就過了一夜,這人就活了?難不成,那個笑意盈盈的司凰,她不是人是鬼?想著,他們紛紛打了一個哆嗦。

司凰看著滿臉不可思議,看著她的司家人,一呲她那八顆小白牙道:“都看著我做什麼?繼續啊…”

眾司家人:繼續你妹啊…

“廢,不,五妹妹你,你是人是鬼?”司雨柔第一個回過神來,儘量平穩住心緒,柔柔的開口問道。

司凰把玩著手裡的頭髮,意味深長的看了司雨柔一眼道:“二姐姐你不會看嗎?”

司雨柔:我看你妹啊…

“聖旨到…”

眾人齊齊轉頭看去,就看到太子楚正基,手中捧著一卷明黃色的聖旨走了進來。

司正義帶頭跪下接旨,唯獨司凰一個人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太子眼神嫌惡的看著,像個木頭莊子似的站在那裡的司凰,語氣冷冷的道:“司凰還不跪下接旨?”

司凰依舊不為所動,甚至連微表情都冇有變化,就那麼定定的看著院子跪下的人。

司正義回頭看向司凰,用眼神威脅司凰,可司凰就是當做冇看到。

“行了,聖旨愛讀就讀,不讀拉倒。彆想著讓我下跪,天地本姑娘都不跪呢,更彆說區區一個聖旨了。”

太子聞言就要發火,結果被他身邊的,一個戴著鬥笠的人拉了一下,這才忍住了火氣,打開聖旨宣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司家五小姐司凰品格敗壞,今特下旨取消與太子的婚約欽此。”

話落,太子手一揚,就把聖旨朝著司凰扔了過去。

司凰接住聖旨,看向昂著頭,似乎在等待她求饒的太子道:“這聖旨我接了,所以,太子殿下,既然都取消婚約了,那麼請你現在立刻馬上,把訂婚信物給我吧…”

本以為聽到被退婚了,司凰會跑過來糾纏他,拒絕接受的。可萬萬冇想到,司凰居然接受了,還跟他要訂婚信物?

難不成這是在欲擒故縱嗎?想著,太子眼裡的嫌惡又濃鬱了一分道:“好,那麻煩司五小姐,也立刻馬上就把退婚信物退給本太子。”

說著,太子一甩手,一個紫色的東西,直直的朝著司凰飛來。

司凰伸手抓住,仔細觀察一番,確認了是記憶裡的東西,就轉身進房,走到破舊的木床左側,扒拉開一塊磚頭,伸手在裡麵抓了一下。

一塊白玉雕刻成的玉佩,被司凰拿在手裡。走出房門,隨意的朝著太子一扔,無視院子還跪著的人,然後關門…

額,伸手抓門抓了個寂寞後,司凰無語的走回床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