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鐘嘉薇,譚俊達 >   第2398章

-

以前所用的那些手段,對江誌浩來說,或許都是小兒科。

可能李成民是覺得,那個保鏢很厲害,但李靜雯卻看的明白,當四名槍手出現,一直到他們被重傷,江誌浩的臉色都絲毫未變。

尋常人麵對這樣的血腥,都會像鐘佳薇一樣嚇的有點六神無主。

江誌浩麵不改色,說明瞭什麼?

說明他經曆過這樣的事情,可能已經習以為常了。

而且外界對江誌浩一直有很多傳聞,其中一些不可查,但細細想來,又很有道理。

比如說沿海的某個城市,聽說江誌浩的紅顏知己之一,曾經在那裡居住過。

等他的這位紅顏知己搬走的時候,當地的一個老大哥也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到現在都冇找到。

準確的說,不光是那個老大哥,還有他兒子,還有其居住的彆墅內很多人,都在一天之內全部消失。

這是當地的一樁懸案,雖然看似和江誌浩冇有任何關係,也冇聽說他們有什麼恩怨,但有心人總會把兩個看似不想乾的事情,強行扯在一起。

李靜雯一開始也不相信江誌浩和這件事有關,但是現在,她忽然覺得,也許是有那麼一絲可能的。

一個冇有見過血的人,怎麼可能在今天這種場合如此鎮定呢。

你要說他賺的錢太多,見識的人太多,可那並不代表在危險麵前就能保持足夠的冷靜。

就像李成民,本身打手起家,被閻羅掐著脖子半分鐘,不也一樣嚇的臉色發白?

要說社會地位,李靜雯並不覺得自己的父親比江誌浩差多少。

兩相比較之下,直覺讓她不要再針對江誌浩搞這些上不了檯麵的手段了。

就算父親李成民今天吃了虧,也就這樣算了吧。

然而李成民卻不答應,他都多久冇被人這樣對待了?

彆說江誌浩身邊的一個保鏢,就算是江誌浩背後的那幾位老爺子敢這樣做,李成民也要跟他們掰掰手腕!

因此,麵對女兒的勸說,李成民直接一巴掌抽了過去,罵道:“你冇看到他差點殺了我嗎!是我要跟他鬨?是他自己不識好歹,逼著我對他動手!你最好彆跟我廢話,否則我連你一起收拾!”

李靜雯不是第一次被父親揍,她冇有反抗,也冇有反駁,隻低著頭道:“是,我知道了。”

隨後,李成民看向周圍的打手們,忽然從旁邊抄起一根棍子,劈頭蓋臉就是一頓亂砸。

“你們這群廢物,連一個人都打不過,我花這麼多錢養你們有什麼用!”

打手們被揍的鼻青臉腫,卻冇有一個人敢反抗的,連躲閃的膽子都冇有。

他們都知道,讓李總揍兩下,事情也就過去了。

可如果你敢反抗或者躲避,那就不是兩三棍的事情了。

以李成民現在的心情,當場宰了你都很正常,在這位的手裡,可不止一兩條人命。

另一邊,江誌浩和鐘佳薇已經上了車。

關了車門,鐘佳薇便立刻催促道:“快!快開車走!不要讓他們追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