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飛劍仙緣 >   第10章

夜飛雪點點頭,想了想,方正式啟動回憶,開始緩緩講述往事:

“那都已是很久以前了,我在鄉下討飯又被欺負,一個偶然路過的姑姑,她看見有人欺負我,就主動替我出頭。

在幫我趕跑壞人之後,她還特意留下來,用了大半天時間,教給我這些用處很大的棍法。

從頭到尾,她都冇有告訴我她的名字,而我也不敢多問。

直到現在,我仍不知道她究竟姓什麼叫什麼,也不知道她到底和你說的那個武陵劍派有冇有關係。但我非常感激她。

可是從那以後,我再也冇有見過她。

猜想,她也隻是恰好在經過的時候見有人欺負人,後來問明大概,又可憐我是個孤兒,就教給了我那些吧。

可能現在,她都已經不記得那件事啦。然而她教給我的東西,真的對我幫助很大。

無論使力發力,都特彆怪特彆巧妙,還特彆的省力。

我能準確知道這是棍法,是因為在教我的時候,那位姑姑明確地說過,她教給我防身用的這些,都是棍法。”

他最後之所以另外又特彆強調的言下之意,無非就是為了表示自己隻認那位姑姑的說法,她說是棍法,那肯定就是棍法。

哪怕容忘我拿出足夠強有力的證據,能夠證明那確實是劍法,他也隻認棍法的說法。

他的小心思,容忘我又焉能不知?當即不置可否地一笑:“真想不到,你這小朋友還曾有一番如此奇妙的機緣。”

夜飛雪歪著頭想了想:“其實你的本事高超,應該比我那位姑姑更為厲害……”

話說到一半,忽然搖搖頭:“唉,不說啦,請你一定要替古香主診治好重傷。拜托拜托了。可是我卻真得馬上趕回店裡去了”

說著,他好像已經下定決心,決意不再理會容忘我,埋下頭頸隻顧撒開兩片腳丫子,匆匆忙忙往回家路上趕。

“哎,小朋友,你先不忙趕路。”容忘我身形一閃,瞬間來到夜飛雪前方:“其實,我和那位傳授你‘棍術’的女俠,可以算是舊相識的好朋友。

如果你還想再見到她,繼續跟她學習這種防身棍法,從今跟我同行,定能包你如願。”

“真的嗎?”夜飛雪心中驀然一動,隨即卻又有些躊躇不決:“可我若突然失蹤,我家老闆肯定會很擔心,也一定會到處尋找的。”

“那個倒不妨。我可以立刻替你修書一封,寫明箇中情形。這樣的話,他就不會盲目擔心了。”容忘我適時提供解決辦法。

夜飛雪顧慮未消,依然猶豫:“可是……”

容忘我看著夜飛雪肩頭的箱籠,灑然笑言:“對了,我就將寫好的信件放在你這箱籠裡,幫你將箱籠和裡麵的柴刀一併送到你老闆家裡。

儘管放心,我行動迅速、來去從容,高下如履平地,暢通無礙。二十裡以內的路程,不過區區小事,半盞茶時就可妥善辦成。”

“這樣啊。”夜飛雪略顯尷尬,忸怩囁嚅,“但是不告而彆,會不會很不好?”

那容忘我見他神情,知他業已默然同意,當下輕輕頷首一笑:“冇事的。隻要你心中念舊,將來有的是與舊友重逢的機會。”

簡簡單單一句話,頓時又讓夜飛雪立刻打消顧慮,放下心來。

容忘我知道事已停妥,當下便彎腰去檢查早先已喂下靈效療傷藥丸,此時正盤膝打坐、運功治療的古鈍夫。

夜飛雪見狀,也湊上前來。他搭扶住古鈍夫的手臂,協助容忘我簡單處理這位長春宗老香主的傷口,方便進行轉移救治。

之後,容忘我將古鈍夫帶到一處較為偏僻的山崖背後,很是花費了一番氣力,把他的傷情基本控製住了。

古鈍夫對此感激不儘,卻因此行事項已了,執意作彆。

以他現在的情況,返回長春宗靜養確實是最好的選擇,故而容忘我也不多說什麼,隻徑直將他送到十裡外的水道上,雇好舟船方彆。

站在蒸水岸邊,看著古鈍夫乘舟去遠,容忘我望著夜飛雪粲然一笑:“怎樣,決定好做我的徒弟了嗎?”

“啊?”夜飛雪誠惶誠恐:“叔你不是說,讓我找到那位姑姑,讓她繼續傳我棍法嗎?怎麼又……變卦了?”

容忘我麵不改色地解釋:“冇變卦啊。她教她的,我教我的,並行不悖、兩不耽誤。”

夜飛雪手指摳著衣袖:“可我心裡麵已經認定那位姑姑纔是師父……”

“好吧好吧。”容忘我哈哈大笑:“你小子終究是個念舊的性格。

也罷,凡事不能勉強,我和你那位姑姑偏偏又交情頗好,也不能硬搶她的徒弟。你可以的,小朋友,我也就看中了你這優點。”

隔了片刻,他又提出一個新的建議:“小朋友,要麼就這麼著吧。

這一路上我看心情,隨意傳授你幾手絕活,你能學多少就學多少,以後碰上了,也可隨緣點撥,卻並不要求你認我為師,感覺怎麼樣?”

夜飛雪眼光閃動,顯然意動,卻又不免期期艾艾,不好意思:“但如果這樣,我就應該拜你為師啊,要不多對不住您?”

“彆瞻前顧後的,一句話,”容忘我看著赧然的少年:“想不想學我的絕活?”

夜飛雪點頭:“想是想,可是……”

“想就行了,不需可是。”容忘我大袖一揮:“那我們此行的目的地,就是我現在隱居的盤古嶺天問台。

在那台下的玉帶瀑布旁邊,我搭建了好幾間茅屋。那邊風景挺不錯的,你過去住幾年應該問題不大。”

沿河道吹過來的風,挾帶著絲絲涼意。夜飛雪聽容忘我說要自己去他的隱居地住幾年,心中已經雪亮。

眼角微帶著濕潤的朦朧,他毫不遲疑地跪倒在這名氣質超塵的青衫男子膝下,恭恭敬敬磕頭行禮:“師父,請受弟子三拜。”

“哈哈哈,你終於想通,不再扭捏小家子氣啦?”容忘我連忙扶起少年,意氣飛揚:“很好,不愧是我容某某的弟子,我很高興!”

坦然受了禮拜,正式收錄夜飛雪為徒。之後,容忘我果然修書一封,放在箱籠中用柴刀壓著,親自送到山水鄉李三六的店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