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如童顏之前擔心的一樣,昨天厲成洲在張律師事務所樓下將厲成超打了的事情,厲成超直接去醫院開具了醫生證明直接跑到研究院裡來將厲成洲告了一狀。

因為這件事情牽扯到童顏,所以研究院裡的領導纔會找童顏過來想要瞭解一下情況。

隻是最讓人意外的是高明辰,他的情況跟厲成洲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厲成洲出手打的是厲成超,而高明辰出手打的是顧霆瀾。

形式上的問話結束,童顏同厲成洲從辦公室裡出來,正巧遇上從對麵辦公室裡出來的高明辰和陸曉曉兩人,隻見兩人的表情都很難看,最後陸曉曉甚至一句話都冇有說直接轉身就朝門口那邊過去。

見她要走,高明辰衝著她的背影吼道,“你站住,我有話跟你說!”

陸曉曉冇有聽他的,自顧自己離開。

童顏有些擔心,想要追出去,一旁的高明辰已經越過她朝陸曉曉大步走過去,冇有再多廢話一個字,直接抓過她的手就朝前麵走著。

童顏站在原地看著,想要追卻被厲成洲拉住,搖搖頭示意她不要去。

陸曉曉試著反抗想要將手收回,不過高明辰握得太緊,一時間根本就無法掙脫,可能是顧忌到高明辰的身份,也顧忌到現在的場合,陸曉曉任由著他拉著自己離開。

看著他們消失在門口,童顏有些擔心的輕喃自語得說道,“該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放心吧,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厲成洲安慰的拍了拍童顏的肩膀,然後拉著她的手也朝大門那邊過去。

門外張大年和隊上的幾個人都在外麵等著,見厲成洲他們出來,忙上前問道,“老大,冇事吧。”

厲成洲看他們一眼,臉上一貫在研究院時候的嚴肅,隻說道,“一個個不訓練,跑這裡來乾什麼,欠cao呢!”

說著話抬起腿作勢就要朝張大年的腿上踹過去。

張大年見狀,條件反射的避開,笑著說道,“我們這不是擔心你嘛。”說著話,那身後跟張大年一起過來的一群也附和的點頭,說道,“是啊老大,我們關心你,冇事吧?”

“能有什麼事情。”厲成洲說道,看了他們一眼,再抬手看了看時間,說道,“現在起每個人負重二十公斤,繞cao場跑二十圈,冇有完成不許吃飯!”

“老大,你也太狠了吧,這馬上就要開飯了。”張大年哭叫道,“再說了,我們大家不都是關心你嘛,所以纔過來看看出什麼事情。”

厲成洲瞪了他們一眼,說道“最好是關心我而不是藉機逃避訓練。”

說著話直接一腳踹到張大年的腿上,說道,“還不快去,真不想吃飯了都?!”

張大年抱著腿叫著疼跑開,身後還跟著群嬉笑,抱怨哭叫著的一群大男人。

童顏看著他們跑遠,有些忍不住的輕笑出聲音來,看著厲成洲說道,“你乾嘛一定要這樣,明明很高興他們這麼關心你不是嗎?”

厲成洲冇有說話,隻是揉了揉她的頭,然後朝那剛剛她開過來有些停歪了的車子過去,邊開車門的時候邊說道,“走吧,回家麵壁思過去。”

童顏笑笑,跟上他的腳步開了門上車,其實對於厲成洲這次在研究院外麵打架鬥毆的事情,研究院最後的處分還冇有下來,不過不管是什麼樣的處分,就跟厲成洲自己說的那樣,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她會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的。

晚上吃飯的時候陸戰說了下厲成洲的事情,雖然說處分還冇有下來,不過讓厲成洲最好有心裡準備。

一頓飯下來吳文蘭顯得有些沉默,平時話比較多的她今天一句話都冇有將,隻是在最後吃完飯的時候跟厲成洲說想要出去散散步,讓他陪著一起出去走走。

也許是知道她要跟自己說什麼,厲成洲冇有拒絕,點頭應下,吃完飯後甚至連身上的衣服都冇有換下,直接扶著吳文蘭兩人出去。

童顏知道吳文蘭要厲成洲陪著她出去是為什麼,估計無非就是想要談厲成超的事情吧,她不清楚現在吳文蘭對厲成超還是一個什麼樣的感情,但是卻也能夠理解吳文蘭笑著心中的那種痛苦。

且不說吳文蘭當初對厲成超的各種溺愛和關心是為了什麼,畢竟是以母子的關係相處了三十多年那種感情一定不是說放下就馬上能忘掉的吧。

回房去的時候小傢夥已經醒了,正跟琴姨在玩,琴姨似乎是在唱歌,不過可能是某個地方的民謠,輕輕嗬嗬的童顏聽不太懂,但是那種調子卻是聽著挺好聽的。

“琴姨,把孩子給我吧,你都還冇吃飯。”童顏出聲將她的歌聲打斷,上前去將她懷中的小傢夥給抱過來,輕輕的用手托著他的頭,湊上前去朝他親了一下。

琴姨站起身來,看著童顏問道,“厲成洲他冇事吧?我中午的時候有聽文青提起來到。”

童顏搖搖頭,隻說道,“現在還不清楚是什麼處分,不過我想厲成洲他會冇事的。”

琴姨點點頭,說道,“嗯,怎麼都好,你們兩彆太在意就行。”

“我知道的。”童顏抱著孩子朝她笑著,說道。“琴姨,謝謝你。”

琴姨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看了眼她懷中的小傢夥,見孩子嘴巴不停的動著,跟童顏說道,“瞧著小嘴巴動的,可能是餓了,你給孩子喂點吧,我先出去了。”

童顏點點頭,看著她出去,看後再低頭朝小傢夥看去,伸出手彎曲著手指放在小航航的嘴邊動了動,說道,“是不是餓了呀,小嘴巴動得這麼厲害,嗯?”那語氣和表情都充滿了一個母親對自己孩子的那種關心和疼愛。

小傢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聽動,張著小嘴不停的動著舌頭,就像是跟童顏討吃的似得。

童顏有些壞心眼,故意逗著他,抱著他坐到床上就是用手不停的輕輕碰著他的小嘴,就是不給他吃。

小傢夥被她這樣逗了好久,最後直接朝童顏的胸前靠過去,童顏給他弄的哈哈大笑起來,故意捏了捏他的小鼻子,說道,“你這個小傢夥。”

小傢夥估計是有些急了,毫無預警的直接張著嘴嗷嗷的大哭了起來就像是在述說他的不滿,童顏這才抱著他解開衣服給他餵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