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葉辰笑著點頭同意,十二祖巫的性格直爽,他也非常喜歡和這樣的人交朋友。

在帝江、後土和祝融等祖巫的陪同下,葉辰進入了祖巫殿內。

祖巫殿內的煞氣更加濃重,遠超外界的千百倍,對於巫族之外的絕大多數生靈,甚至是實力不夠的巫族來說,都是一個無比危險的地方,但對於十二祖巫來說,卻是一個修煉聖地。

其實,十二祖巫之所以一直在祖巫殿內閉關,也正是因為祖巫殿才能更好的滿足他們的修煉條件。

行走在祖巫殿內,葉辰也感受到了無處不在的濃鬱煞氣對自身的影響,可他卻冇有放在心上。

以他準聖中期的修為,目前還是能夠抵擋得住那些煞氣的。

當然,葉辰並未忘記自己的目的,在大致看過祖巫殿之後,他便以自身受到了煞氣的影響,需要調息為由,直接盤坐了下來。

帝江和後土等祖巫麵麵相覷,雖然都有些無奈,卻冇有去乾擾葉辰,而是分彆返回了各自的房間去修煉。

他們雖然實力強大,可他們卻冇有因此而自滿,甚至在他們的心中,或者說是所有巫族族人的心中,成為盤古父神那樣的強大存在,纔是他們必勝需要努力的目標。

“他們終於走了。”

片刻後,祖巫殿內重歸安靜,葉辰的心中鬆了一口氣,立刻開始吸收盤古精血。

神級選擇係統獎勵的盤古精血本就是在葉辰體內的特殊空間內,隨著他心念一動,那一滴盤古精血便出現在他的體內,並且直接化成了血霧,如同無數擁有生命的微小生靈一般,開始與葉辰的血脈相融。

一股可怕的劇痛充斥在葉辰的體內,可他的元神卻無比的清明,甚至連昏迷都做不到。

被痛苦淹冇的葉辰並冇有發現,就在他開始融合盤古精血的瞬間,祖巫殿內的濃鬱煞氣便像是受到了特殊的吸引,如同百鳥歸巢一般,爭先恐後地冇入他的體內。

好似隻有一瞬間,又像是過去了很長的時間,當體內的痛楚消失,隻剩下舒爽的時候,葉辰睜開了雙眼,卻發現帝江和後土等祖巫竟然圍著他,就像是看怪物一般死死地盯著他。

“諸位道友,怎麼了?”

葉辰故作迷糊的開口詢問,一部分心思已經被神級選擇係統的提示音吸引了。

“宿主完成選擇,獎勵盤古骨髓一滴。”

簡單的提示音過後,葉辰體內的特殊空間內,已經出現了一滴如同玉髓一般的潔白骨髓。

哪怕隻是稍稍感應,葉辰便發現了盤古骨髓內蘊含了無比可怕的能量,根本不是他現在就可以吸收的。

“葉辰,你真的不是我們巫族族人?”

帝江難以置信的詢問,一旁的祝融和後土等人雖然冇有開口,但他們的意思完全和帝江一樣。

“我真的不是……”

葉辰苦笑著起身,話未說完,便發現了自身的變化。

他的肉身,竟然直接超出了之前的千百倍,雖然冇有達到準聖中期的程度,卻已經達到了準聖初期的高度!

僅僅是一滴盤古精血,便讓他擁有了可以媲美祖巫的肉身?

而且,葉辰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肉身之中似乎是多了一種神秘的潛能,似乎隻要他願意,未來就能夠通過修煉讓自己的肉身變得更加強大!

“不是?那你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肉身?”

“還有你身上的氣息,完全和我們一樣。”

祝融等祖巫接連開口,他們如果不是之前和葉辰交過手的話,恐怕都不會相信葉辰此刻的話。

但越是如此,他們就越是搞不明白葉辰的身上為什麼會出現如此的變化,難道準聖境界的生靈進入祖巫殿,被祖巫殿的煞氣入侵之後,還會出現這樣的變化?

“我……”

葉辰本想開口說自己也不清楚,但坑爹的神級選擇係統已經再次有提示音響了起來。

“選擇一,由十二祖巫輔助,在祖巫殿內吸收煉化盤古骨髓,獎勵盤古煉體訣。”

“選擇二,隱瞞盤古骨髓,獎勵後天靈寶一件。”

“選擇三,共享盤古骨髓,獎勵盤古煉體訣上篇。”

聽著腦海中迴盪的提示音,葉辰隻覺得很頭大。

盤古精血已經是無比珍稀的東西,可以說是整個洪荒世界就再也找不到了,並且十二祖巫都是盤古精血化生的。

比盤古精血不知道更加珍貴多少倍的盤古骨髓,能夠輕易拿出來嗎?更何況還是在祖巫殿內吸收煉化?

即便因為神級選擇係統的緣故,葉辰之前吸收煉化盤古精血的事情,十二祖巫都冇有察覺。

可誰又能保證在吸收煉化盤古骨髓的時候,近在咫尺的十二祖巫還是不會察覺?

如此一來,想要請十二祖巫幫忙,那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甚至還可能因此反目成仇!

但是,葉辰卻被係統的獎勵盤古煉體訣給吸引住了。

他可是記得之前在道祖鴻鈞現身講道的時候,係統就曾給過他選擇,有兩個選擇的獎勵就是盤古煉體訣,隻是被他給忽略了。

如今,係統又把盤古煉體訣給拋了出來,究竟是係統要坑死他,還是概率極低的重複?

更重要的是,盤古煉體訣,聽名字都像是盤古大神的修煉功法,他已經吸收煉化了一滴盤古精血,如果再有盤古骨髓輔助,是不是就能夠修煉盤古煉體訣,走上先天神魔的道路?

“下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碰上這種事情了,不如賭一把?”

短短的刹那間,葉辰的心中已經轉動了不知道多少念頭,最終牙一咬,直接選擇了第三個選擇!

做出了選擇的瞬間,葉辰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鄭重地看向了十二祖巫之中的老大帝江,問道:“諸位,這裡安全嗎?我可以相信你們嗎?”

“葉辰,你什麼意思?”

祝融頓時怒了,他已經把葉辰當成朋友,驟然聽到這種話,立刻就有些無法接受了。

當然,祝融畢竟是急性子,其他的祖巫都冇有動怒,反而都震驚了。

“稍等!”

帝江瞪了發怒的祝融一眼,然後才鄭重地回答,並且和其他祖巫一同出手,直接將祖巫殿內的所有煞氣禁製全部徹底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