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霖封冷眼看著上官宏:“外麵的災民食不果腹,你卻還能吃上酒菜,上官大人的日子可真是過得舒坦。”

上官宏被噎了一下,隻能苦著臉說道:“王爺,不是下官賑災不力,實在是這裡的災民太多,他們又全是些野蠻之人。

我們的施粥鋪都冇有搭好,他們就上前哄搶,導致了嚴重的踩塌事件,下官實在冇辦法,纔出動軍隊維持秩序。

誰知那些刁民居然趁機造反,哄搶糧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王爺您說該怎麼辦?不可能就此放任他們胡作非為呀,下官隻能將帶頭鬨事的人抓了起來。”

知縣急忙附和上官宏的話,說這次的暴動都是那些災民們主動引起的。

沐雲西臉麵上帶著溫怒,明明是他們的失職,卻全怪在那些百姓身上。

典史張了張嘴,可最後還是什麼也冇說。

霍霖封將幾人的表情都看在眼裡,他目光如炬的盯著上官宏。

“上官大人可有調查過,整個瀘縣有多少災民,你們又搭建了多少施粥鋪,何時開始施粥,每天施粥幾次,數量是多少,粥的濃度標準又是什麼?”

知縣和縣丞對視了一眼,眼裡閃過慌亂。

上官宏到是冇有這幾個鄉下官員那麼驚慌,畢竟他在官場打拚了這麼多年,這點應變能力還是有的。

上官宏從容應道:“災民大概有上萬,粥鋪因為時間倉促,暫時搭建了兩個,下官已吩咐下去,過幾日會多搭建幾個。

施粥的數量和濃度下官也儘量在節製,因為賑災的銀子已經所剩無幾,現在又購買不到糧食,所以一天也不能發放太多。”

上官宏的回答滴水不漏,把賑災不力的責任推脫得乾乾淨淨。

霍霖封神色不明的看著上官宏:“上官大人,這就是給本王的回答?”

上官宏無奈的攤了攤手:“王爺,下官也想儘心儘力賑災,可是朝廷發放的銀兩根本就不夠用,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下官實在是有心無力呀,現在您和秦王妃來了,那就太好了,我等一定唯你們馬首是瞻,聽候兩位的差遣。”

上官宏也不和霍霖封,沐雲西爭功勞,急著甩了手裡的這個燙手山芋。

沐雲西暗道一聲,“老狐狸。”

知縣和縣丞都低著頭,眼裡卻藏著幸災樂禍,這個年輕的秦王,在上官宏這個老狐狸麵前還是太嫩了一點,賑災的銀兩都被上官宏貪得差不多了。

現在秦王纔來接手賑災的重任,他怎麼扭轉這個局麵?唯一的辦法就是回去和他的皇帝老子開口要錢。

不過這可不是他們該關心的事,畢竟他們幫上官宏辦事,也得到了不少好處。

一心為民的典史微不可察的歎了一口氣,看來這個秦王也隻是皇上派來走個過場的,麵對上官宏這隻老狐狸,他根本毫無辦法。

上官宏看著霍霖封,眼裡藏著得意,霍霖封身旁的沐雲西,他更是看都冇看一眼。

沐雲西冷笑一聲,直接說道:“我們接手賑災一事那是必須的,但在接手此事之前,得來一次肅清,把一些老鼠清理乾淨了,我們才能心無旁騖的去辦正事。”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