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極道獸皇 >   第10章

眾人呆若木雞,難以置信的看著兩個人。

“孟元,孟陽。”

“他不是逃走了嗎?竟然還敢回來。”

“這廢人來這乾嘛?”

短暫的死寂之後,廣場瞬間炸鍋。

半個月前發生的一切整個寒江城誰人不知?

淪為廢人的孟元,從天而降。

這一幕帶來不小的衝擊,他要乾嘛?

“快,去通知林家。”人群中,有機靈的立刻衝出隊伍往林家方向奔去。

“孟元,你還敢露麵,不知道林家在找你嗎?”城主府一位武者冰冷的盯著孟元,臉上滿是森冷譏笑。

以前,他們需要仰望孟元。

可現在,麵對一個廢人,隻需要俯瞰。

這種感覺,令人陶醉。

“寒江城,我回來了。”

孟元心底默默吼了一聲,隨即冷冷道:“去通知城主,我要開啟靈月挑戰賽。”

語出驚人。

幾若平地驚雷起。

眾人滿目恍惚,猶若聽錯了一樣。

“什麼?”城主府武者目瞪滾圓,下一刻彷彿是聽到了全世界最大的笑話一樣大笑起來:“孟元,就憑你這廢人也想開啟靈月挑戰賽?數百年來隻有兩人闖過,這兩位曾經都是踏入靈境的絕頂強者,你算什麼東西?”

“你不會覺得你這廢人將來還能踏入靈境吧?哈哈哈。”

大笑聲在廣場上激盪,眾人都紛紛露出憐憫嘲弄之色。

“你若想死,就在這等著林家人來吧。”城主府武者滿目玩味,林家找孟元已經快找瘋了,能看到林家親自折磨曾經的寒江城第一天驕,感覺妙不可言。

唰!

孟元眸子發寒,身子一晃,驀然消失在原地。

“你敢動手?”城主府武者大吃一驚,怎麼都冇想到孟元竟然敢對他動手,但他剛反應過來,就看到一隻大掌,撲麵而落。

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怎麼可能這麼快?

該死,太快了。

城主府武者心內咆哮,剛來得及捏拳,就感到脖子一痛,似被一隻有力的鉗子狠狠禁錮,痛到窒息,滿麵漲紅,拚命的掙紮。

“孟元,你找死。”

“快給我放手。”

其同伴驚駭怒吼。

“還不去通知城主?”孟元像提著一隻小雞一樣提著對方,冰冷的眸子掃向開口之人。

凶唳狂暴的眼睛,讓後者透體發寒,彷彿被一頭恐怖凶獸盯上,喘不過氣來。

“你簡直瘋了。”

其同伴嚥了口吐沫,一咬牙,扭身往城主府奔去。

這時,四週一片嘩然。

“這怎麼可能?”

“他不是被天元學院強者親手給廢了嗎?”

“廢人能一掌擒下聚氣境中階的城主府武者?”

“見鬼了。”

騷亂洶湧如潮,眾人目瞪口呆,這太不可思議了。

孟元麵無表情,隨手扔掉手中的武者,衝著站在遠處的孟陽使了個眼色。

孟陽微微點頭,孟元已經吸引了所有的注意,他則準備擇機離開。

先把訊息告訴家族。

“孟元,我要弄死你。”倒地的武者憤怒暴起,一拳轟向孟元。

“找死。”

孟元眼中凶光一閃,平靜的一拳砸去。

嘭!

城主府武者慘叫墜落。

四週一片死寂。

“他真的恢複了,這怎麼可能?”

若說先前眾人還無法肯定,可現在親眼目睹那聚氣境中階的武者被一拳打飛,心緒仿若五雷轟頂,震驚的無以複加。

他是怎麼恢複的?

這時,劉武從城主府大步走出,當看到真的是孟元,眼中明顯閃過一抹驚容。

這小子竟然冇被林家找到?

一般人不知道孟元逃了,他卻是一清二楚,對孟天奇這種做法嗤之以鼻。

為了一個廢人,把孟家陷入如此局麵,簡直荒謬愚蠢。

“城主,我要開啟靈月挑戰賽。”

“我若闖過,孟家可擁有參加靈月大典的資格。”

“我想,我依舊有這個資格吧。”

孟元直勾勾的盯著劉武。

靈月挑戰賽設立的目的,便是為了給寒江城一些因為意外而失去資格的存在最後一個機會。

但難如登天。

石碑上數百年來兩個名字便是明證。

“你恢複了?”劉武看了一眼地上的武者,眼中滿是震撼之色。

“我恢複不恢複,與靈月挑戰賽有關係嗎?”孟元漠然道,對劉武冇有絲毫的恭敬。

劉武臉色一沉,壓著心中震撼,冷冷譏笑道:“不愧是曾經的寒江城第一天驕,你要找死,我成全你。”

在他看來,就算孟元得了什麼機緣恢複如初,可想闖過挑戰賽,簡直是癡人說夢。

“滴血入令。”

劉武冷漠的扔出一枚令牌,上麵鐫刻著一輪彎月。

此令便是開啟挑戰賽的憑證。

孟元撿起令牌,滴血落下。

嗡!

那黯淡的彎月瞬間吸收鮮血,一下變的明亮。

“他竟然真的挑戰。”眾人駭然。

“這傢夥到底是怎麼恢複的?”劉武微眯著眼睛,內心翻湧如潮,能恢複破碎氣海的靈物,或許存在,但都隻存在於傳說之中。

“林家來了。”突然有人大叫。

孟元側目看去,隻見一群人從遠處奔來。

“孟元,你竟然還敢現身,給我跪下償命。”為首的是林家大長老之子林雷,也是除了林劍辰之外林家天賦最好的。

林雷盯著孟元殺氣騰騰,神情猙獰炙熱。

孟元,我還得感謝你殺了林劍辰,否則我怎可能享受到如此的資源?甚至是要成為林家的繼承人。

擒下你可是大功一件,成為繼承人機率更大。

林雷默默想著,臉色微微潮紅。

林家一群人將孟元圍了起來。

孟元嘴角一翹,冷笑道:“你動我一下試試?”

“找死。”

“一個廢物也敢在我麵前張狂?”

林雷大怒,暴射而出,他要親自動手,把孟元狠狠踩在腳下:“我要讓你認識到,如今的寒江城,我纔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怎麼,都當本城主是擺設嗎?”

一聲怒吼,震耳欲聾。

林雷如遭雷擊,臉色蒼白,心神恍惚。

“城主大人,您……”林雷身形戛然而止,驚恐的嚥了口吐沫,錯愕的看著劉武。

劉武為何要阻攔?

劉武冷冷道:“孟元已經開啟靈月挑戰賽,誰也不可動他。”

“什麼?”林雷瞪大了眼睛,仿若見鬼般的瞪著孟元:“你,廢人,竟然敢開啟挑戰賽?”

下一刻。

林雷忍不住譏笑起來。

“笑死我了。”

“死到臨頭原來還想換著花樣的去死,孟元,你會的有點多啊。”

孟元埋著內心殺意,驀然看向劉武:“城主大人,還請準備開始吧。”

“去,準備靈月挑戰賽。”

劉武衝著麾下侍衛喝道。

“是,城主。”

侍衛恭敬領命,迅速衝入城主府。

人群中,無人關注的孟陽悄然離開。

“少爺,現在怎麼辦?”一個林家武者湊到林雷跟前問道。

“去通知族長他們。”

“彆忘了孟家也通知一聲。”

林雷冷冷說著,滿臉嘲弄:“等孟天奇看到你將死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發狂?若是發狂衝上去那就最好了,誰也阻止不了你們孟家自取滅亡。”

靈月挑戰賽,要麼死,要麼闖過。

誰敢阻攔,便是與城主府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