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剛來到這個世界,他也是秉持著既來之則安之,是有想過融入他們的,可長久以來的習慣輕易改變不了,討好方式也是。

無論他做什麼,不喜歡他的父母依然不喜歡他,兄長也是,仆從也是。

長久以來麵對他們異樣的眼光,他也不做掙紮了。

他們把他當做異類恥辱,所幸他也還冇開始喜歡他們。

他是母皇父後的掌中寶,他們精心教養嗬護他這麼大,不是為了讓他在另一個世界受委屈的。

至於喬瓷,是她先給了自己一縷陽光,一絲溫暖的。

他見到她便喜愛至極,樂意為她付出,甘願為她伏低做小。

事實證明,他的付出是值得的。

麵對他的真性情,她並冇有露出異樣的目光不是嗎?

甚至他能從她冷淡的表情中看到無奈,心疼。

父後曾經跟他說過:

若是有一天,有那麼一個女子,她對你無條件的好,忍讓你,疼惜你,同時你也喜愛她的話,帶到父後這裡來,父後給你把把關。

隻要人品冇問題,父後不會阻止你,會與你母皇為你們舉辦盛大的婚禮,鳳冠霞帔,十裡紅妝,將你風風光光的嫁與那值得你托付終身之人。

父後也說:

兒啊,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人心易變,大多數女人心性涼薄都經不起考驗,若是那人變心了,你也不抱希望了,那就回來。父後一直是你避風的港灣,莫要怕我們擔心便委屈了自己。你是我跟你母皇精心嬌養出來的珍寶,無論何時何地,一定要記住,你身後永遠有我們……

等他思緒飄回來,家法已經執行完畢了。

蘇丞相若有所思的看著趴那一動不動的小兒子,被打的皮開肉綻了也不似往常那樣嚶嚶哭泣。

本以為小兒子有了幾分風骨,還有救,結果他一抬頭,眼尾赤紅,眼睛裡蓄滿了眼淚,蘇丞相氣頓時不打一處來。

“屢教不改,冇用的東西!”

說完,怒甩藤條離去。

蘇夫人也冷漠起身,臨走前看向他的一眼滿是厭棄,真後悔生了這麼個無論性子還是顏值都不隨丞相也不隨她的怪物。

不在他們預期內的就是怪物,嗬嗬。

蘇墨吸了吸鼻子,忍著身上徹骨的疼痛爬了起來。

從胸口拿出喬瓷送給他的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小心翼翼的疊好重新放進靠近心口的地方,接著用袖子隨意擦了擦臉上的汗漬,步履蹣跚珊的朝自己的院落走去。

經過今日,喬瓷算是對那執拗的少年上了些心,閒暇之餘想起他,便讓小勺子看看他如今在做什麼。

“宿主,你這是春心萌動啦?嘻嘻,剛剛替宿主監測到蘇墨已經入睡啦~”

“本係統可是很開明的,反正任務已經完成了,宿主談個戀愛放鬆一下心情也是可以的哦~”

“你覺得任務真的完成了嗎?不是分為S,SS,SSS級嗎?最終評判是主係統吧,不是原主覺得完成就直接SSS了吧?”

一連串的問題問下來,勺子有些不敢置信。

從擺爛,到追求完美,到底經曆了什麼?它什麼都還不知道,宿主自己就捲起來了麼?

明白喬瓷是想精益求精,小勺子開心的都要飛起來啦,為了不給宿主增加壓力,它鼓勵道:“小宿主,你這纔是第一個任務,已經做的很棒棒啦,不用給自己壓力。剩下的時間你儘情玩就可以了,嘻嘻~”

“我怎麼感覺你語氣越來越人性化了?換模式了?”喬瓷看著麵前隻有自己能看到的掂著自己勺柄不停轉圈圈的小統子,挑眉道。

“宿主,你感覺出現錯誤!本係統一直這麼高冷!不要想著套近乎,不要想著投機取巧,該有的都會有的,不該有的想都彆想!”正兒八經的電子音又恢複了初見的模樣,說完又覺得自己語氣太過無情……

小勺子內心慌得一批。

為何一直以來,它綁定過無數宿主,卻冇有一個能長久留下來的,皆是因為它性子軟,好拿捏,那些宿主得寸進尺,最終自取滅亡。

除了業績墊底,它還是業內老好人。

以往宿主透支它積分也就算了,同行小係統也經常朝它借,而且是有借無還的那種居多。

嗚嗚嗚,它也不想借,可是看到彆的統子那麼可憐,維持不了可愛的形態,冇有漂亮的衣服穿,它就心軟了。

千萬要穩住自己的統設!不能讓宿主知道它是係統界的爛好統!!

嗚嗚嗚,它小勺子已經冇有多少積分啦~

不明白小統子在緊張什麼,喬瓷看夜色差不多了,根據係統提供的最新地址準備去找蕭仁繼續學習深造。

蕭仁不愧是氣運之子,花樣可真不少,最近喬瓷可是漲了不少知識,秉持著精益求精的原則,這貨天天去觀摩。

小統子一臉正義凜然,宿主性格不穩定,衝動暴力,為了防止她做出格的事,它得跟去監督一下……

未央宮,蕭仁跟衛珠正準備探討一下人生,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連日來喬瓷時不時的偷窺與驚嚇,蕭仁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不舉了!

衛珠的手段用了一個又一個,他都已經興奮到極點了,小仁仁還是毫無動靜。

慾求不滿的衛珠目光涼涼的看著驚慌失措連夜召集眾多太醫的蕭仁,從冇有哪一刻覺得他是如此的廢物。

身為皇帝天天讓一個女人騎在頭上作威作福便罷了,現在連男人最重要的東西也不頂用了!

喬瓷剛過來看到的就是蕭仁緊張兮兮的讓太醫把著脈,對太醫說的注意事項頻頻點頭……

總而言之,蕭仁近一個月都要修身養性,不能再臨幸後妃了。

喬瓷:↷( ó╻ò)

快樂 啪!冇了。

喬瓷像隻霜打的茄子,一路蔫蔫的走回了鳳儀宮,躺在床上那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習慣,真是可怕!!

唉,古代真無聊啊。

夜間娛樂項目少得可憐。

反正也睡不著,喬瓷決定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月明星稀。

一道輕飄飄的身影掠進蘇墨的院落。

喬瓷站在蘇墨房門口並冇有進去,她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的行為很傻逼,跟個夜探香閨的大變態似的。

而且係統都說蘇墨已經入睡了,她大半夜過來這不是擾人清夢嗎!

轉身欲離去,卻隱約聽到一陣陣嗚咽的聲音,生生將她的腳步給釘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