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case?那可是烏泱泱一大片的喪屍啊。吳小曼目測冇有一百也有八十,要是自己被扔到這群喪屍裡……想到這裡不禁打了個冷顫。天皇大帝如來佛祖孫悟空,一定要保佑慕姐姐平安!

車外的兩人好像一點也不懼怕喪屍,徑直衝進喪屍群。頃刻間,火光電閃風鳴齊發,如同夏日焰火般絢爛多彩。車裡的幾人還是頭一次感受到這樣的戰鬥,原本想象中的緊張激烈就在眼前化為灰燼。

“他們真的好凶猛啊!”

“昨天見他們燒樹,今天燒喪屍。原來火異能這麼強!”

“我大師姐就是最厲害的!等我長大後我也要跟她一樣保護大家!”

“奇怪,他們在找什麼?”好奇的吳小曼見喪屍都已經消滅,安心下了車。“慕姐姐,你們在找什麼?我來幫忙。”

慕雪然抬起手晃了晃掌心裡的晶核,“這個。”

“好的,我幫你撿!”看到一旁的路灝天那張陰沉的臉上佈滿防備,吳小曼偷偷吐了吐舌頭。好可怕!不過是撿幾顆石頭而已,怎麼好像自己要搶他東西似的?

仔仔細細的挑選出灰白色的石頭,又用手帕小心擦拭乾淨,這才全部遞給慕雪然。

“這些是什麼呀?慕姐姐,我能知道嗎?”

既然決定組隊一起自駕去B市,至少還得相處數十天,兩人的修為和空間都急需晶核,組隊期間實在不可能隱瞞得了晶核的作用。

“小曼,你握住它感受一下,就按照你使用異能的方法。”慕雪然耐心引導。

“真的可以!”看著手裡碎成粉末的晶核,吳小曼激動地跳起來。“我感覺體內的異能好像充裕了不少!安陽,老李,你們快試試!”

一旁的賈安陽和老李早就躍躍欲試,在得到慕雪然的點頭示意後,紛紛拿起晶核試驗。

這晶核果真能提高異能!

得到如此驚天的收穫,三人都興奮至極,臉上洋溢著末世以來不曾有過的笑意。既然有了提升異能的方法,那他們一定要努力滅殺喪屍,爭取不拖大佬們的後腿!

對於他們三人加入收集晶核的隊伍,路灝天並冇有什麼意見。反正一路上喪屍多得是,滅都滅不完,他們提升實力對順利前往B城也有幫助。

通過多日的日常相處和對他們的仔細觀察,路灝天心裡也開始有了盤算。三個人的異能雖然普通,但也不是無力自保的普通人,且都冇什麼壞心眼。

賈安陽是個富二代,從小家境優越,跟吳小曼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兩個人都還是大二學生,冇什麼社會經驗,心思十分單純。

而老李雖然看起來沉默寡言,身上時不時露出的槍傷刀疤,看起來有些嚇人。但是平時有什麼粗活累活都是搶著做,分發食物時又是最後一個領取,甚至還經常將自己不多的口糧分給小寶。可以說是個麵噁心善的人。

當然考量中最重要的還是實力問題,三個人加起來都不夠路灝天一個人打。如果敢動什麼歪心思背叛團隊,自己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這段時間避諱著眾人,慕雪然早就啃膩了難吃的壓縮餅乾,既然路魔頭不再反對,索性跟小隊公開了自己的空間。

“這一個月大家共同進退,相信彼此都有了信任和默契,如果大家都願意,不如一起組成小隊。你們可以跟著小寶一起叫我師姐。”

“太好了!其實我早就想這樣叫你了。隻是怕你們嫌我異能差,大師姐好!”聽到這話,吳小曼第一個舉手。

老李和安陽自然也是巴不得能成為大佬的固定隊友,紛紛讚同。

既然都是隊友,慕雪然也不再隱瞞,伸手從空中掏出一個自熱火鍋。“其實我還有空間異能,能儲備各種物資。”

看著憑空出現的自熱火鍋,吳小曼驚訝地張開了嘴,不可置信地摸了摸那盒火鍋。

“這也太神奇了,還有這種異能!火鍋!我的最愛火鍋!”捧著自熱火鍋不捨得撒手,她一臉渴望地看嚮慕雪然。

“慕姐姐,我能吃嗎?我隻要吃一口就好!”

“當然可以,這一盒都是你的。”看著她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慕雪然不禁覺得好笑。

小曼真可愛。

路灝天瞥了她一眼,催促道:“趕緊把爐子食材都拿出來,不是想吃水煮肉片了嗎?”

水煮肉片!這下連兩個大男人都忍不住眼神發亮,居然在這末世能吃到這種美味?

“嘿嘿,路哥哥做飯可好吃了!我要吃可樂雞翅!”忍了這麼些天,小寶早就想念路灝天的好手藝了。

“臭小子,誰準你點菜的,要吃自己做!”

不理會小寶的吵吵鬨鬨,他開始整理起慕雪然不斷掏出的食材。一旁的老李和安陽不敢真的讓大佬一個人為大家做飯,十分積極地打起了下手。

慕雪然從空間掏出一張六人餐桌,跟小曼小寶一起守在桌前翹首等待。

“這也太香了吧!”望著陸續端上來的水煮牛肉、可樂雞翅、乾鍋花菜、小雞燉蘑菇和冬瓜老鴨湯,吳小曼小寶都忍不住抓起筷子,眼巴巴地望著慕雪然。

“開動!”

一聲令下,眾人馬上開始狼吞虎嚥,全然冇了平時相互禮讓壓縮餅乾時的傳統美德。大餐過後,大家抱著肚子聊起天來。

“馬上就要經過淩江跨海大橋了,這是去S城的捷徑,過了大橋就是我跟小曼的家鄉。”

“是啊,大師姐,我……”小曼支支吾吾半天,始終開不了口。

“大師姐是這樣的,我和小曼暑假旅遊遇到末世來臨就困在外地,一直都聯絡不上在家鄉的父母。我們想回家裡看看,萬一他們還活著呢!”

末世來臨已經將近半月,其實他們心裡也清楚,老人家不如年輕人身強體壯,可能早就遭到了喪屍的毒手。隻是畢竟是他們唯一的親人,實在是不死心。

“好吧,咱們就去看看,說不定會有奇蹟。”慕雪然臉上露出安慰的笑容,輕輕拍了拍情緒低落的小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