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管是死是活!”青燕嘶吼道,“讓你救就下水!這麼多話作甚?”

“你是不想顧你主子死活了?”

那暗衛摸了摸鼻子,除了主子的外他們不想聽彆人的命令,特彆是他國女子的命令。

青燕喊了一圈,都不見有人下水,‘誒呀’一聲悶頭紮進水裡。

她剛下水就看到三個黑影衝著她遊來。

水下漆黑一片,看不清人臉五官,青燕遠遠隻瞧見幾團黑乎乎的朝她撲。

雙手撲騰時指縫間還有毛茸茸絮狀物刮過。

該不會是水鬼吧!

青燕當場僵住四肢,連基本的揮動胳膊鳧水都不會了。

另一邊,江晚寧好不容易遊到青燕邊,輕拍了她一下,卻好像摁了某個開關,把青燕刺激的亂撲騰,直接一腳把江晚寧踹出兩米多遠。

“水鬼啊!”

青燕手腳並用慌亂怕到岸邊,雙手相互搓動著,她剛纔好像摸到一個滑膩的東西,十分像水猴子水鬼。

其他人見她驚懼的模樣,也開始有些犯怵,盯著水麵不敢動彈。

“不然我們走吧。”有暗衛說。

主子在他們眼前消失好幾天,生死未卜,他們實在是冇有等待下去的信唸了。

思明不依,把青燕拉上來後自己跳了下去。

這次他的腿剛下水,就有什麼東西抓住他的腳踝將他往下拽。

思明也慌了,開始蹬腿奈何他的兩條腿都被人拽住了。

“快!快拉我上去!”

岸上人見狀況不對,連忙將人往上來。

思明上岸,他腳下拽著的人也被拽了上來。

梁鈺喘著粗氣吐出一口水,斷斷續續道:“冇淹死也被你踢死……”

說罷頭一歪暈了過去。

青燕愣了一瞬撲倒他身上,“死鬼!終於找到你了!”

當時山崩裂時她是聽到梁鈺喊她的聲音的,但回過頭來什麼人影都冇看到。

恰好她當時站著的石塊並冇有跟著一起崩裂,躲過了一劫,而後回去找人幫忙尋人的。

思明見是活人抓住他,心裡覺得有希望,又潛水下去。

這次他將正折返回去救江晚寧的謝辰瑾給帶上了岸。

緊接著便是奄奄一息的江晚寧。

甫一上岸,江晚寧拽著青燕,說出了同樣的話:“差點被你踢死……”

青燕這才反應過來剛纔差點釀出大禍,她鬆開梁鈺急忙找人抬人拿棉布給謝辰瑾與江晚寧擦拭頭髮更衣以彌補自己的過錯。

一通忙活後,幾人原路返回。

山下受山崩的影響,原有的那些冇毀壞的房屋完全倒塌,這附近的百姓們再無任何可棲息的地方。

更要命的是,那些從山而落的山石太大太重,他們連搬走它們原地重建家園的機會都冇有。

謝辰瑾調整好隊伍後,決定帶著這群人一起去大涼境內安居。

這些人本就是大涼和犬戎人長久通婚的族群,對大涼並不排斥,家被毀了也不用收拾細軟財產,當場就跟著謝辰瑾隊伍身後往大涼走。

與此同時,追擊不窟而去的祝言折返回來帶來了另一個好訊息……-